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与法治:向中国投资者发出错误信息

2017-06-23
S2.jpg

6月18-20日,美国商务部主持召开旨在吸引外国投资者进入美国的会议。鉴于其庞大的中产阶级和富裕的人口,美国仍是这类投资的最大接受国。但投资者如今在投资去向上有不少选择,而且其他国家看来更稳定、管理也更佳。何况外国投资者也看到,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领导下,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美国的“法治”在倒退。长期将美国看作稳定增长的市场的中国投资者有可能要重做打算了。

在法治强大的国家,政治官员及代理人、个人和私人企业都会被问责,法律法规皆明确、公开、稳定、公正、平等适用,并保护人们的最基本权利。政策制定者通过可行、公平、有效的方式,制定、管理和执行法律法规,法院系统则提供及时公正的司法手段。市场参与者们知道,即使政策有变,但这些良治规范不会消失。所以在美国,企业投资者们相信,他们不会因为雇用穆斯林、支持应对气候变化或选择把业务迁往海外而遭到歧视。

这种公司和个人会得到透明、公正、负责对待的信任感被特朗普总统的言行破坏了。特朗普去年12月初强调,不会对所有公司征收同样的税,他将利用惩罚性关税来惩罚某些将业务外包到海外的公司。

首先,根据宪法,制定贸易政策是行政与立法部门的共同责任。国会并未表示它要根据生产和雇用决定列出具体公司。因此,特朗普的做法是不民主的,它破坏了美国长期以来公平的道德观,违背了WTO框架下的贸易承诺,而这个国际贸易组织正是由美国缔造来规范这类行为的。虽然总统想留住就业岗位是值得称赞的,但公司管理者们也知道,特朗普政府会以随心所欲或歧视性的方式行事。

其次,特朗普手下的公司并不是良好行为的榜样。特朗普的子公司和特许经营者并没有在美国,而是在孟加拉国、中国、洪都拉斯及其他低工资国家生产眼镜、香水、袖扣和套装。公司高管们或许可以从他的行为看出,他并不守法,也不践行自己的政策。同样的,特朗普拒绝将其家庭资产交付给盲目信托(blind trust),或完全公开他的纳税或投资状况,这也传达了错误的法治信息。没有盲目信托,他便存在利益冲突危险,并让人怀疑行政部门的决定到底遵从的是公众利益,还是他公司或亲信的利益。此等行为也许会让公司高管们以为,这类利益冲突是可以存在的。

再者,由于我们新总统的治理方式不透明、不可预知、不可问责,美国会发现自己很难在国外推广良治。特朗普曾经表示,他的利益高于公众知情权或其他投资者的利益,而这些投资者并不像特朗普及其家人那样,有同样渠道作出好的市场决策。在这里,他的行为再次告诉人们,投资者一直期待的透明、可问责和公平,美国是不会坚守的。

特朗普有关移民的行政命令是他不能公正行事的另一个例子。这位总统没有广泛征求移民专家和机构的意见,他的政府也没有考虑到大量美国公司雇用的绿卡持有人是来自许多被他攻击的国家。微软首席法务官布拉德·史密斯指出,微软本身就是由一位移民领导,而76名公司员工根据行政命令被禁止在90天内进入美国。与此同时,苹果、Facebook及其他公司的高层也公开反对这一命令,指出它会破坏宪法长期以来针对有不同宗教信仰的个人的非歧视原则。

特朗普政府还减少了透明度,使旨在提高行政部门透明度的规则作废,它还拒绝披露白宫的会议。另外,总统对其工作人员发出道德豁免,这些人当中的许多人到他们曾经游说过的机构就职,或成为机构领导者。所有这些政策传达出的公正与良治信息,着实会吓走投资者。

通过这些政策和行动,特朗普总统表明他(以及美国)不再坚守长期以来的良治道德观,如透明、问责制和公平。投资者尤其是中国投资者的回应也许是减少投资,因为他们会认为美国是一个不透明、不可预测以及商业风险日益加大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