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何伟文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副主任兼高级研究员

中美贸易能否在高科技、钢铁和能源领域取得突破?

2017-05-23

中国和美国于5月11日同时宣布,美中全面经济对话框架下的百日行动计划达成10项初步成果。我们可称之为早期收获。这10项成果讲求平衡,有利于美中双方,其中6项成果基本服务于美方,包括对中国出口牛肉、生物科技产品和液化天然气,以及中国开放电子支付、信用评级和债券承销的市场准入。4项服务于中国的成果包括熟制禽肉出口、延长给予上海清算所无行动豁免期限、一致的银行监管标准,以及美国官员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论坛。

S1-何伟文.jpg

无形意义大于有形成果

这些早期收获属于有形成果,但其无形意义却更为重大:向世界展示了中美两国正将其棘手的商业关系锚定在符合双方利益的务实、逐项逐步、解决问题的法治基础上,而非关于汇率操纵、贸易赤字和就业流失的缺乏逻辑基础的粗暴攻击和贸易战威胁上。这将不仅成为未来全面经济对话和管理其他贸易和投资议题的基本方法,也将成为全球贸易不确定性的稳定器。

服务于美国商业的6项成果具有更大的无形意义。其政治意义将远超过牛肉和生物科技等商品出口的增加。农产品虽然只占美国经济的2%,但却在国会和农业州政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笔者20年前曾任旧金山中国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曾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解决美国西北部小麦对华出口(因黑穗病被禁),以及加州柑橘对华出口(因地中海果蝇被禁)问题。对这两项商品的进口禁令最终被取消,在华盛顿州和加州、国会和克林顿政府引发热烈反响。在禁令解除后,中美两国才达成了加入WTO的协议。恢复牛肉出口、允许对华出口液化天然气、对美国金融跨国公司开放市场,将无疑令农业州、能源行业和华尔街开心。而这三者都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票仓。

而服务于中国商业的4项早期收获也具有更大的无形意义。它们进一步确保中国在美投资和银行业务将获得国民待遇。此外,这还显示特朗普政府并没有为了削减巨额贸易赤字而打压中国出口。最为重要的成果是美国官员参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这将成为中美合作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里程碑。即便是“服务于美国”的6项成果对中国也有建设性意义。尤其是在金融领域的3项成果符合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开放的方向,因此或将起到催化剂作用。

B2-何伟文.jpg

后期收获展望

在百日行动计划剩下的时间里,中国和美国预计将处理更为棘手的问题。以下议题应当被确认并推进。

首先,更多高科技产品应被出口到中国。

美国对华农产品出口虽然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但对于平衡双边货物贸易却作用有限。2016年美国对全球农产品出口总额仅为774.8亿美元,仅相当于其出口总额的5.3%。而在这774.8亿美元中,中国进口了195亿美元,占25.2%,进口量是美国农产品第二大进口国加拿大的两倍。即便中国再进口200亿美元,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也将仅减少5.3%。鉴于中国自身已是全球最大的谷物和肉类生产国,中国不可能从美国无限量进口农产品。此外,早期成果让人觉得,在和中国的贸易中美国只擅长提供初级产品(农产品和能源),而美国出口的真正优势在于运输设备、电脑和电子产品、机械产品、半导体、环境商品、新材料。美国在这些领域扩大对中国出口应当实现重大突破。

第二,在液化天然气贸易之后,能源基础设施合作也应跟进。

根据美国能源部统计,美国在2015年出口了17835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其中,液化天然气只有284亿立方英尺,管道输送量达17549亿立方英尺(输往墨西哥和加拿大)。美国天然气无法通过管道输往中国,只能先液化为液化天然气然后再海运。不过,大规模液化天然气出口有赖于基础设施的改进。在这一领域,两国可以找到很好的合作机会。笔者1997年在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工作期间曾参与过一项阿拉斯加天然气对华出口计划。在和中国贸易代表团赴阿拉斯加考察购油事宜期间,我们造访了阿拉斯加北坡的普拉德霍湾。那时,有报道称那里发现了一个巨大天然气田。英国石油公司、阿科石油(Arco,一家阿拉斯加领先的石油工程公司)和其他石油巨头希望发起一项总耗资高达150亿美元的超大型项目。这一项目设想建造一条全新的、与现有石油管道平行的贯穿阿拉斯加的天然气管道,通往南部港口瓦尔迪兹,并在该港建造一座液化工厂。他们希望中国能够参与投资。作为回报,部分液化天然气将出口到中国,同时美国公司也将参与投资建设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接收设施。我们为了这一机会努力工作。但该计划最终未能推进,并且联邦政府随后禁止了阿拉斯加石油和天然气出口。20年后,作为特朗普总统在全美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一部分,我们应当重新考虑合作重建美国能源基础设施。中国参与投资建设美国天然气基础设施,同时部分液化天然气出口到中国,将确保长期、可持续的能源项目惠及双方。

第三,钢铁贸易问题需要有新的解决方案。

中国投资,尤其是在美国“锈带”钢铁行业的绿地投资应当被鼓励。这些投资应当改善目前的设备、发展新技术、创造就业,并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现新市场。与其发生贸易摩擦,两国钢铁行业或可为未来增长寻找新的空间。

第四,应当在“一带一路”沿线展开金融合作。

沿线大规模基础设施和工业投资已经出现了数千亿美元资金缺口。虽然亚投行、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以及中国政府和国有银行贷款已经满足了很大一部分金融需求,但更大部分将来自于私人资本。美国是目前全球最大资本市场,并且在公私合营方面具有丰富经验。在百日行动计划后期,中国和美国可以就“一带一路”沿线具有合作潜力的具体项目展开讨论。双方可以发现巨大的新市场和新机会,从而实现新共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