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新的中美经济关系?

2017-02-06

这注定是中美经济关系面临重大挑战并可能出现改变的一年。

美国方面的变化,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当选。中国方面的变化,可能来自秋季举行的中共十九大。

S1.jpg

从最初的微不足道开始,中美经济关系在过去30年里呈几何级数发展。其间经历了民主党政府,也经历了共和党政府。我很荣幸,能略尽绵薄,于1992年受老布什总统委派前往北京,与中国同行一起再度召开美中商业贸易联合委员会会议,重新启动了停滞数年的两国经济关系。美中两国、消费者和企业都受益于这一增长。中国成为美国商品和服务的第三大出口目的地,而且根据Oxford Economics为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准备的最新研究报告,这一贸易关系大约支持了美国260万个就业机会。

然而,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竞选期间多次表达对与中国贸易失衡的担忧。他把贸易逆差(对华贸易逆差超过3000亿美元)看作GDP增长的拖累,相信美国为中国损失了数百万就业机会,相信中国存在不公平贸易行为和汇率操纵,并威胁要对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新的关税。他呼吁要重新平衡这种关系。

同时,我们又受到习近平主席日前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讲话的鼓舞,这个讲话推崇“经济全球化”和贸易投资自由。美国商界也赞许习近平主席2013年提出的全面经济改革计划。只是到目前为止,这一计划似乎并未取得多少具体进展。

关键问题是,两国领导人是否说话算数。

以我几十年对美国政治进程的参与看,新总统一旦上任,竞选时的语言便往往会淡化并有所改变。但这次特朗普总统当选,我觉得情况会不同。

身为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表达了千百万美国人心中的沮丧与愤怒。这些美国人认为两党执政的当权者让他们失望透顶。他们投票选特朗普总统,是因为相信他对他所主张的变革是认真的。他在就职演说中强调的变革,也正是他在竞选期间所承诺的。

我认为这次的不同,就在于特朗普总统、他的内阁和顾问履行其变革承诺的决心。这其中包括了重新平衡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而且,正如大家和他本人说的,特朗普总统是一位谈判高手。在字典里,谈判的定义是双方或多方寻求共识并达成协议的过程。所以很可能,特朗普在竞选中说的并且他接下来要做的,是就美国所期冀的经济关系转变与习近平主席开始新一轮谈判。无论怎样,我认为所有人都必须严肃对待特朗普总统的决心。

中国可以在这种重新平衡开始之前做几件事情。

美国市场对中国产品是相当开放的,美国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这种投资在过去几年里已经急剧扩张。但中国市场仍有大约100个行业对外资关闭或者设限,开放这些行业会让两国经济关系的重新平衡有一个良好开端。中国政府提出了相关实施计划,但具体行动却没有跟上来。另外,完成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也是值得努力的目标。

记录在案的还有各种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中国能够也应该降低这些壁垒。

中国部分产业存在产能过剩问题,特别是钢铁业和铝业。它导致这些产品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不同国家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倾销”。就在最近,美国就铝的问题向WTO提出了申诉。中国应当加倍努力,去纠正产能过剩的状况。

中国的公司——特别是国有企业——常常能获得让它们比外国公司更有竞争优势的优惠。美国希望看到中国宣布的改革有所建树,竞争环境因而变得公平。

双方如往年一样定期进行互动也至为重要。如今有大量政府的双边峰会和对话,譬如战略经济对话、美中商业贸易联合委员会,等等。即使新政府要让美国这边重组,这些互动也应该继续下去。同样,也有诸多进行商业互动的商务渠道。关键是,这种接触为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领导人提供了规范而重要的手段,去沟通去处理棘手问题和分歧。

这些对话的调子必须由顶层来定,所以,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的关系。我希望两位元首定期、经常会晤,建立私交。他们有过一次开场白式的通话,所有报道都说那次通话亲切友好,双方表达了合作愿望。我希望他们为了两国利益和全球经济,去寻找可以实现双方合作的路径与议题。在存异情况下,我希望他们能够求同。

一场贸易战,正如一些人预料的,会让两国都受伤,会给其他很多国家带来不确定性。这种做法不属于21世纪这个互联互通世界的任何地方。我相信它能避免。我确实相信,两国元首是务实的,明白其中的利害所在,会展开沟通和谈判,让两国共赢。

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下,新的理解与进步机会永远都在,只要双方愿意抓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