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当政,数字贸易前景堪忧

2017-01-23

网络和电子商务发展初期,克林顿政府意识到,必须制定一个策略,让全球性的互联网与国家性的法律法规和睦相处。政府官员们没有要求就共享的全球规则进行谈判,而是提出一套所谓“电子商务全球架构”原则。这些原则允许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们通过合作,让互联网这个随时间和空间变化的平台保持可靠、稳定、开放和技术中立。

S9.jpg

1. 决定互联网发展的应该是私人部门和市场力量,而不是政府;

2. 政府应避免实施新的、不必要的规章,或税收;

3. 政府干预应最小化,并且一致,主要方向应该是建立信任、保护隐私和维持网络安全;

4. 各国政府应了解互联网的特性,包括它的分散性,了解多利益攸关方治理而非中央集权控制这一传统;

5. 鉴于互联网的全球性,政府对其应予国际化对待,最好是通过贸易协议来管理电子商务和信息流动。

该架构曾经并依然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它促进了互联网的稳定,推动了数字贸易和经济增长。而且,它对其他国家如何治理这一共享平台产生了显著影响。但特朗普政府可能让这一切面临危险,他和他的团队不那么在乎贸易拓展,而是更强调双边谈判、贸易强制和保护主义。

自这一架构20年前推出以来,它的许多原则一直为政策制定者们所坚守。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反对国家对互联网的控制,这帮助了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许多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普遍意识到,应该由私人部门引领互联网创新。许多政府制定了法律,维护网络信任与稳定。世贸组织中的164个成员同意贸易协定是管理电子商务的适当方式,政府官员在最近诸多协定中纳入了对管理跨界信息流动的表述。

这一架构使许多美国公司得以蓬勃发展。像Alphabet(谷歌母公司)、亚马逊、苹果、脸书和微软,它们不仅是全球贸易巨头,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不过经济学家发现,互联网和技术领域创造的价值中,75%为传统产业公司所获,如纺织、钢铁或化工制造,这些企业通过数字贸易联系到世界市场上的新客户和新供货商。

这一架构还帮助全世界的人和公司因数字技术而获益,不仅改变了参与交易的人,也改变了人以及公司的交易方式。世贸组织统计,2015年全球电子商务市场交易额超过12万亿美元。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出口成为增长最快的贸易领域,1995年到2014年,年均增长速度达到18%。2014年,约12%的全球货物贸易是通过亚马逊、阿里巴巴或eBay等电子商务平台进行的。依靠这些平台,任何能上网的人都可以随时在线销售商品和服务。随着竞争加剧,商品和服务的成本下降,从而使更多人从交易中获利。而且,互联网让更多的个人为自己创造了工作,也许是给Lyft或Uber开车、在Airbnb出租房屋,要么是做从亚马逊的Mechanical Turk或其他网站找到的兼职工作。

但是,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有可能破坏美国对这一美国政策制定者们创立的架构的支持。这位当选总统似乎不了解互联网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不了解为什么开放的互联网对经济增长如此重要,不了解贸易协定如何有助于推动经济增长。例如,据说在2015年的一个集会上,他表示想与比尔·盖茨谈谈“在某些方面关闭互联网”的事。这位当选总统对保护主义政策的信奉,对首个包含数字贸易约束性条款的国际贸易协定——TPP的反对,都令人担忧地说明了其政府的潜在意见。

S5.jpg

但数字贸易和数字经济对美国来说尤为重要。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估计,2014年,数字贸易在提高生产力和降低交易成本方面产生的综合影响,给美国的实际GDP增加了5171亿到7107亿美元(约3-5%),给美国的总就业增加了0到240万个全职岗位(约0-1.8%)。2015年,美国出口了超过3850亿美元的数字化服务(这是数字贸易的一个衡量标准),占当年美国服务出口的54%。

当选总统特朗普意图将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提高到3-4%,同时促进国内就业。除非官员们找到方法鼓励并推动互联网经济与电子商务,否则这一目标不可能实现。而上述架构所提供的,正是实现这一目标的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