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人民币应该升值

2016-07-04

过去一年来,包括IMF专家在内的许多分析人士都声称,人民币汇率已经正常,中国不再需要为保持贸易顺差而有意压低人民币。这种观点或许在政治上取悦很多人,但它是错的。虽然人民币低估程度不如这个十年刚开始的时候,但并没有达到不需要中国政府干预的水平。所以我们看到了不寻常的一幕: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在向增长缓慢的富国输出资本。这毫无意义,同时它也是经济失衡的一个主要原因。

dollar-RMB1-624x416.jpg

基础经济学有关贸易和资本流动的说法是,资本应当来自于增长缓慢的富国,这些国家的资本相对充裕,但回报率低,因此会流向缺少资本但增长迅速的发展中国家。原则上说,资本能在发展中国家获得较高回报,所以,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我们本应见到资本从富国流向穷国。

与资本流向发展中国家同步的,是富国有贸易盈余,发展中国家有贸易逆差。由于贸易逆差,发展中国家即使把大量资金用于基建和聚拢私人资本,也能为民众提供最基本的消费品。

然而实际上,全球贸易走向与这种说法并不契合。虽然资本确实曾经从富国流向穷国,如上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那些年,但也有很长时间它的流向是相反的。只是,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流出的资本,其相对于世界经济的规模从来没有像本世纪这么大。

这种资本流出和它给富国尤其是美国带来的贸易逆差,导致出现巨大的需求缺口。但由于某些原因,即使是担心“长期停滞”(经济总需求长期不足)的经济学家也不愿多谈贸易逆差,他们热衷于推动政府扩大预算赤字,或用其他手段刺激需求,采取措施减少贸易逆差几乎被排除在议程之外。

这就必须用非经济学的考虑来解释了,因为减少相当于1%GDP的贸易逆差,与增加相当于1%GDP的基础设施开支,两者对经济的刺激效果是一样的。不过,虽然后者更可取,能为提高生产力发挥长期作用,但在美国预算赤字受到了政治的严格限制。所以,很难理解经济学家们为什么不把降低贸易逆差作为增加需求的手段。

减少贸易逆差的主要途径是降低美元对其他货币汇率。在这里中国起着关键作用,因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最大。而且重要的是,许多其他发展中国家很可能紧随中国成为竞争对手。这意味着,如果中国让人民币升值,泰国、越南、柬埔寨这些国家也会照做,从而使效果放大。

分析人士在过去两年里指出的一个事实是,中国已经不再通过大量购买美元来压低人民币汇率。其实,在去年的几个节点上,中国还出售了大量外汇储备,防止人民币下跌。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央行的行动不再是将人民币汇率维持在市场水平以下。

中国央行仍然持有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这相当于该国GDP的30%多。而一般对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所谓充足的外汇储备是大大少于这个数额的。IMF最近的一个分析报告认为,中国外汇储备持有量比正常防范危机所需要的高出一倍多。

这对评估币值很重要,因为它不仅是流动问题,也是资本储备问题。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同意,美联储持有的3万多亿资产帮助压低了长期利率。同样的逻辑,中国央行持有比实际需要量大得多的外汇储备,也有助于推升美元对人民币的比价。

中国显然正经历艰难的转型期,没有人预计它会突然大量抛售外汇储备来让人民币升值。但这应该是美国对华谈判中的头等大事,它的目标是明确的,那就是让人民币升值,让贸易更趋平衡。谈判才能解决问题,这意味着美国不得不在其他方面作出让步,例如放宽美国版权专利要求,放宽美国金融业的市场准入,当然也许还有其他可行的让步。

这并不是攻击中国的问题,而是美国推动中国朝它自己承诺的方向走。中国领导人清楚,中国未来的增长必须主要依靠国内消费,这也意味着中国民众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

想像一下,如果十年前,美国在谈判中把其他问题先放在一边,让人民币升值成为首要目标,那么今天的中国会有多好?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们不仅会让中国,也会让全球经济获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