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华盛顿应如何回应“一带一路”

2016-05-10

美国的主要智库开始真正把“一带一路”当回事了。近日,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举办了有关“一带一路”和中美关系的研讨会。CSIS还展开了“重新连接亚洲研究计划”。布鲁金斯学会、美国进步中心、全国亚洲研究局(NBR)等机构学者也开始了对“一带一路”的研究,甚至设立了专门的研究项目。

china-silk-road.jpg

近年来,美国对中国倡议的“过度反应”给中美关系发展带来了阻碍。实际上,华盛顿原本可以有更适当和更聪明的回应方式。对于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美国政府以达不到管理和贷款方面的“全球最高标准”等为借口,费劲地劝说欧洲盟友不要加入这一机制,但最终英国、德国、法国等不顾美国阻力选择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

对此,曾供职于世界银行的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称,美国真正担心的是中国建立的机制会削弱美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英国决定加入亚投行堪称对美国的可贵冲击。沃尔夫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是有益的,也是不可避免的,世界需要新的机制,不会仅仅因为美国不参与就停止前进。

4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华盛顿与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签署了双方首份联合融资框架协议。这份协议可以让这两个机构共同资助开发项目,标志着两家国际机构在应对世界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方面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此前,亚投行还与美国和日本主导的亚开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以及英国国际发展部达成合作共识,共同为项目融资。亚投行预计今年将批准约12亿美元融资,包括支持修建在中亚和巴基斯坦的交通道路。

亚投行更多的是对北京的考验而不是针对美国的所谓胜利。这是中国人首次尝试在国际发展领域提供公共产品,表明了中国对全球治理中多边主义的积极拥抱。中国领导人有充分的动机,支持亚投行以符合“精干、廉洁、绿色”原则的方式发展。亚投行被期待能更有效率,不容忍腐败和促进可持续发展。尤其是,亚投行希望在其注册资本达到与世界银行同等规模时,雇员仅为后者的三分之一。

未来十年全球基础设施融资需求高达10万亿美元,亚投行与世行、亚开行等多边开发机构拥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并不存在竞争。金立群多次强调,美国公司不会被排除在亚投行业务范围之外。曾经在世界银行任职近30年的美国律师娜塔莉·利希藤斯坦很早就被热情地聘请为亚投行的顾问。亚投行重视的是人才资质和能力,而非这个人持哪国护照。

在“一带一路”方面,北京对美国也保持着开放的态度。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明确表示欢迎美国参与到“一带一路”的合作中来。

为了促进阿富汗经济发展以及中亚和南亚地区的经济一体化,美国在2011年提出“新丝绸之路”计划。到了2014年,“新丝绸之路”计划进一步聚焦四个主要领域,即发展地区能源市场、促进贸易和交通、提升海关和边境管控、加强商业和人员联系。这与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目标非常相近,两者存在相互对接的可能性。

事实上,中美近年已经在阿富汗事务上进行了开拓性的合作,现在需要大胆地再向前一步。双方可以共同支持电网等基础设施建设、升级边境设施、推动过境贸易协定谈判等。中美还可以在“中亚地区经济合作”(CAREC)等多边框架下开展合作。去年6月,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与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官员就如何使“新丝绸之路”计划与“丝绸之路经济带”互为补充展开商讨。

北京并不奢望奥巴马政府会热情支持“一带一路”,但希望美国方面认真地对待中美构建全球发展伙伴关系的巨大潜力。“一带一路”为此提供了一个窗口。美国不应对中国提出的任何倡议都过度反应,它们并非零和游戏。正如美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何汉里所言,一个更成功和自信的美国应该更冷静地面对中国的崛起,在国际发展领域,华盛顿不必紧张,它应当有信心采取另一种态度——让中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