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经济不景气可能波及美国

2016-01-11

有理由相信中国经济衰退可能波及美国。大部分发达国家经济增长依然乏力,来自制造、交通运输等主要经济部门的数据预示着美国市场将出现麻烦。这不足为奇,因为自从2015年中期中国市场崩盘后,经济压力就在不断上升。2008年危机之后,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占据了全球经济增长的大半江山,但历史告诉我们,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可以从全球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中找出最近各自的麻烦所在,而这些结构性问题是不会很快消失的。

china-economy.jpg

进入2016年,多项指标都显示,这将是美国经济艰难的一年。衡量制造业实力的指数在收缩,建筑业和交通运输业同样不容乐观。美国公司的利润率和销售额在下降,美联储在此情势下作出调升利率的决定,这使美国股市几无可能突破历史高点。总而言之,美国出现衰退的机会看来在增大。

2015年年中的中国股市大跌,成为近期经济出麻烦的催化剂。10月,IMF警告说,由于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增长放慢,出现一场全球性衰退的风险在上升。这些困难之所以威胁全球经济,是因为中国特别是2008年之后已经成为许多商品的主要需求方。中国金融市场震荡也使全球经济动荡不安。1月4日,中国股市大溃败在欧美市场引发了大规模抛售。

近年中国股市、房地产和影子银行系统的快速扩张为2015年中国的暴跌埋下种子。这些泡沫的上升可以追溯到2008年那场全球经济危机。由于全球经济开始长期衰退,各国央行的应对之策是向金融系统注入大量低利信贷。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银行都采取了差不多是前所未有的措施,在公开市场直接收购金融资产。然而这种资金注入并没有带来大规模生产性投资浪潮,或者是恢复充分就业。取而代之的,是大部分资金投向了金融资产、保险和房地产(FIRE)。

发达国家央行的政策促使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出现危险的泡沫。随着资金涌入当地房地产和股票市场,企业和个人借下越来越多的债务,用来为建造住宅、购买股票等一切筹资。这些投资是基于一种不现实的期望,即全球大量存在的低息贷款能推动价格不断上涨。当泡沫在2015年夏天破灭的时候,这些价格开始急剧下跌。数百亿美元资金逃出中国,到9月,当年新兴市场外流资金总计达到近1万亿美元。

长远来看,显然,2015年中国的暴跌并不是孤立事件,而是2008年危机的直接产物,那场危机本身就是FIRE资产泡沫破灭的结果。人们可以感觉到一股资本分别流进、流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资产泡沫崩溃之后寻找更高的收益。这说明,2008年和2015年的大跌并不是反常事件,它们是促成投机泡沫的当代资本主义结构性趋势的产物。

为完全理解这一点,我们需要回望上世纪70年代战后繁荣的结束。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百业萧条,美国、欧洲和日本重新积累了工业资本。但由于传统部门缺少可盈利的投资机会,资本开始越来越多地流向FIRE资产,从而开始了数十年的金融化进程。其所有后果,我们现在都非常熟悉了。然而上世纪70年代之后的世界形势是,全球大部分地方都想进入世界市场,其中就包括未来的经济巨人中国。今天,投资出路变得更少,即使中国经济也经历了自己的金融化过程。

当代资本主义似乎正面临一个困局。其明显制造出危险、不稳定泡沫、以及最重要的资本过度积累的结构性环境仍然存在,而且实际上比任何时候都强有力。很难针对当代资本主义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来建模。凯恩斯认为“大萧条”是资本过度积累的结果,只是由于二战带来了破坏,它才得以解决。

上世纪90年代巨大的资产泡沫破灭后,这些年,日本仍没有实现稳定的中期经济增长。拉里·萨默斯等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对发达经济体来说,稳定增长、充分就业和金融稳定已不再是可行的目标。没有重大的经济结构调整,我们似乎将注定延续当前这种短期繁荣和毁灭性危机的循环。希望即将到来的衰退,能成为人们思考除旧布新的新机会。而眼下,只能说是前路多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