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震 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学所研究员,法学博士

美国能否从阿富汗一走了之

2021-05-08
王震.jpg

4月14日,拜登总统正式宣布今年5月1日前开始从阿富汗撤军,并将在9月11日之前完成全部撤军。尽管目前还不清楚美军撤离阿富汗的节奏、方式等详细内容,但美国真的能从阿富汗一走了之吗?至少笔者对此并不乐观。

首先,阿富汗政治和解前景仍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由于塔利班长期拒绝与加尼政府进行谈判,因而阿富汗现政权并不是美国-塔利班协议中的签字方。尽管塔利班近期迫于压力与加尼政府进行了谈判,但双方并未就未来阿富汗的权力分配、政治过渡、军队架构等达成共识。事实上,美-塔协议的核心仅仅在于保证未来阿富汗不被用于“反对美国与盟友的安全”,以及所有外国军队从阿富汗撤出。美军从阿富汗撤出后,失去外部军事支持且在士气上备受打击的阿富汗政府又如何能寻求塔利班的妥协呢?政治和解与重建是未来阿富汗国家重建的前提,否则很可能会陷入更大的混乱。

其次,美国在阿富汗反恐战争成果的前景也存在很大不确定性。20年来,美国在阿富汗最大的反恐成就不外乎打垮了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并将当年庇护“基地”组织的塔利班赶下了台,阿富汗也因此而不再是全球跨国圣战运动的乐园。不过,20多年来,美军虽然屡屡延迟撤出,但都未能实现根除塔利班或“基地”组织的目标。到如今,反而不得不坐下来与塔利班进行谈判。据媒体报道,塔利班虽然对美国做出了承诺,但仍与“基地”组织保持着密切关系。后者目前在阿境内仍拥有200-500人的武装力量,活跃在昆都士、楠格哈尔、赫尔曼德等11个省份。除“基地”组织外,阿富汗境内还活跃着一大批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根据联合国今年2月公布的数字,目前阿富汗仍是世界上遭受恐怖主义危害最严重的国家。报告认为,“伊斯兰国”组织呼罗珊分支(ISIL-K)在阿境内拥有大约1000-2200名武装人员,主要活跃在库纳尔、楠格哈尔、喀布尔等地。相比之下,阿境内巴基斯坦塔利班(TTP)武装人员则高达2500-6000人,并且与“基地”组织联系密切。阿境内其他恐怖组织还包括规模约在700人左右的“乌兹别克伊斯兰运动”、“伊玛目布哈里组织”,以及伊斯兰圣战组织和来自中国新疆的“东突伊斯兰运动”等。一旦阿富汗陷入新的混乱,这些圣战恐怖组织势必会迅速壮大,并吸引更多跨国圣战分子进入阿富汗,进而对全球安全造成新一轮冲击。

最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或将给拜登政府造成更大的外交危机。其一,美国仓促撤军或会造成2013年“伊斯兰国”组织在伊拉克迅速崛起那样的国际危机。军事上,目前阿富汗的反恐和平叛严重依赖于美军提供的空中侦查与快速打击,一旦美军撤出,阿富汗政府武装的空中优势将不复存在;经济上,根据世界银行估计,目前阿富汗现政府财政开支约75%来自国际援助,一旦失去此类援助,阿富汗军政机构的运作恐将难以为继;在意识形态层面,阿富汗浓厚的伊斯兰文化传统使塔利班等宗教性政治组织的说教更具吸引力。其二,在政治和社会重建尚未完成的情况下,一旦阿富汗陷入混乱,或会造成令国际社会无法置身事外的人道主义灾难,比如难民危机、物资短缺等。显然,无论是激进武装力量在阿富汗境内获得优势,还是发生严重的新人道主义危机,拜登政府都会继续面临进退两难的国际困境。

对美国而言,推翻塔利班在阿富汗的统治并不难,难的是按照美国意愿重建这个具有浓厚伊斯兰传统的国家。虽然拜登政府希望通过阿富汗撤军来延续其全球霸权,但仓促撤军却极有可能引发严重的外交和人道主义危机,对美国的国际地位和形象造成更大伤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尽管拜登政府宣称从阿富汗撤军是为了“应对来自中国的激烈竞争”,但作为阿富汗邻国的中国恰恰是美国在阿富汗重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