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俞邃 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美俄僵局何时了

2021-04-07
美俄.jpg

拜登总统与普京总统1月26日通话,就今年2月5日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至2026年2月5日无附加条件达成一致。两国领导人同意继续保持“透明且持续”的沟通。这让人们猜想两国关系有望打破僵局了。

可情况骤变。3月2日,美国借助俄罗斯反对派纳瓦内利被判入狱事件,强化了对俄罗斯的制裁。俄方则发声反制。这又引起人们疑问:两国关系能够重启吗?

从美俄关系历程的经验教训,大致可看出两国关系重启将具有以下特点。

其一,重启的不可避免性。这是从原则意义上讲。冷战结束30年来,美俄关系时而比较正常,时而趋于紧张。普京上台之初的2001年和2002年,俄美曾达成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协议,声称两国从此不再是敌人,将进入友好合作的新纪元。这样表态是因为俄罗斯走向振兴,需要与美国处好关系,而美国在军控、反恐等问题上也需要俄罗斯合作。美俄关系后来恶化,主要是由于北约东扩进入原苏联版图,且一再推行“颜色革命”。而2014年乌克兰危机又导致俄罗斯乘机夺回克里米亚,从此形成严峻的制裁与反制裁局面。

其实美俄领导人都明白,关系僵局对彼此弊多利少。俄官方最近表示,只要美国有意愿,俄罗斯准备与之对话,化解分歧。普京总统本人于3月18日邀请拜登总统直接对话。美国白宫发言人珍·萨基3月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承认,最新制裁并非对付俄罗斯的特效武器。“虽然我们在一些领域存在分歧,但在其他领域还是伙伴国。”可见,两国关系重启,主要看气候与时机。

其二,重启的局限性。这是从活动范围来说。美俄之间的确存在深刻的结构性矛盾。一个要维系全球霸权,一个要谋求世界大国地位,在欧洲、中东、非洲乃至拉美,彼此碰撞不断。这主要涉及地缘政治,与意识形态因素的关系并不大。

美国看透俄罗斯军事上是“巨人”,经济上却是“矮子”。同时美国也承认,普京雄心勃勃,决不受制于人。在当今诸多重大国际事务中,美俄分歧严重。这些都使重启两国关系受到制约。

作为美俄关系改善的标志性成果,双方曾签署《反导条约》、《中导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三项军控条约。如今前两者已过期,仅剩今年2月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获得延长五年。加之2020年11月美国正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俄罗斯随后启动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国内程序,从而给带动双边关系重启的空间缩小。

其三,重启的可塑性。这是就发展前景而论。回顾冷战结束以来的30年,俄美既在较量中合作,又在合作中较量,但较量占据上风。经济制裁虽说给俄罗斯造成严重困难,但并未伤筋动骨,更没有动摇普京较高的社会支持率。俄罗斯仍拥有与美国平等对话的足够资本,否则美国怎么可能把它称作“主要威胁”?

拜登政府把联合欧洲作为对付俄罗斯的一张王牌,其作用不可小觑,但也有一定限度。北约与俄罗斯对峙,有时甚至剑拔弩张,但更多不过是显示威慑力,并无多大的实质意义。西欧一些国家由于能源短缺,热衷于与俄罗斯联合铺设天然气管道“北溪二号”线,美国想打断却非易事。

面对俄罗斯强大的军事实力和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美国政府举起两个拳头打人,反而增添了俄罗斯加强与中国全面战略协作以抵制美国压力的信心。

况且,美国和俄罗斯自身在变。美国国内的分裂状况治愈程度如何,俄罗斯反对派会形成什么气候,这类变化也会影响两国关系的重启。普京对拜登说,俄美在维护世界安全与稳定方面负有特殊责任,两国关系正常化符合两国乃至国际社会的利益。这是实话。至于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地区热点、网络纠纷等等,无不涉及美俄自身利益,也会促使它们不得不共同面对。

就拜登未来四年的美俄关系,似可得出这样几点看法:其一,美国寄希望于针对普京的“颜色革命”显然无法成功,美俄两个最大的有核国家也不可能发生正面战争。其二,两国紧张关系势必延续,但拜登政府在不断向俄施压成效不大的尴尬局面下,或许要权衡利弊,不排除在其执政中后期美俄关系出现间歇性的缓和迹象。其三,从长远来说,美俄之间对抗绝对没有出路,竞争与合作并存才是比较合理的常态,只是难以保持平衡,很可能是竞争多合作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