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在亚洲备战使和平面临的威胁上升

2021-03-30
道格.jpg

对抗中国的一个处方,就是在中国周边对其施加影响。但拜登政府并未减少与中国对抗,就像乔·拜登在竞选时所说的,中国是“竞争对手”而非威胁或敌人,相反,它似乎正在为战争做准备。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3月中旬对亚洲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他向北京训话,威胁说“如果中国为达到目的而进行胁迫或侵略,在必要的时候,美国将予以反击”。

美国政府正在承受华盛顿两党当中的战争派的压力。例如,美国最重要外交政策智库之一的大西洋理事会日前发表了处理对华关系的所谓《更长的电报》。这个标题是参考乔治·凯南著名的《长电报》,后者阐述了对苏联的遏制政策。

尽管凯南认为,华盛顿的侧重点应该是政治手段,但冷战还是演变成了持续的军事对抗。大西洋理事会明确主张实行“强制性遏制”,并提出了一系列以武力威胁为后盾的“红线”,以回应“中国或朝鲜对美国及盟国采取的任何核、化学或生物武器行动;中国对台湾及其离岛的任何军事攻击,包括对台湾公共基础设施和机构的经济封锁或大规模网络攻击;中国对保卫日本尖阁诸岛(中方称钓鱼岛)和东海专属经济区主权的日本武装力量的任何攻击;中国采取的任何重大敌对行动,包括进一步造岛和将岛屿军事化、针对其他声索国部署兵力、妨碍美国和盟国海军的全面航行自由行动;中国对美国条约盟国的主权领土或军事设施采取的任何攻击行动”。

美国武装部队正在为可能发生的冲突做准备。不仅仅是海军和空军,陆军上将理查德·考夫曼指出,中国拥有7000辆坦克和3000辆步兵战车。他警告说,“如果我们不到那里去,这一万辆战车就会是决定性的”。为此他坚称:“我们必须在那里有装甲部队,以防中国取得相对优势。”他的作战计划仍然晦涩难懂,也许,是一次占领北京的地面进攻?

作为中国好战的证据,考夫曼上将指出,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最近声称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中国第一次公开发表这样的声明,”考夫曼观察到,这也许说明中国的侵略性。不过,许其亮也许是在回应他和同事眼中美国那些日益军事化(而且很浮夸)的要求。

拜登政府应该停止这种明显急不可耐的对抗。在制定政策时,是不是可以点击一下“重置”?

华盛顿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应该表现出谦逊态度。美国人非常关心人权,而习近平政府在一些领域表现得很糟,也许最不名誉的就是近来发生在香港的事情。但更多事情只是有违西方的价值观。作为回应,中国官员指出美国的军国主义外交政策,这些政策造成的破坏远远超过中国政府文革结束以来的任何举动。在处理北京的错误时,华盛顿官员应该更加稳重。

美国对海上航行自由和对友好国家独立性的担忧也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这些问题中没有哪一个比保卫美国更重要,而美国并没有处在危险之中。可美国的官员却利用这些问题为威胁在数千英里之外开战辩护。

想象一下,如果中国军舰沿着东海岸驶入加勒比海,如果北京在拉丁美洲建立大量基地并驻扎军队,如果中国官员试图对美国的古巴政策指手画脚,如果全国人大要求在西半球以更主动的姿态遏制美国,美国人会有何反应?

尤其重要的是,大西洋理事会并没有确定事情的轻重缓急。美国真的应该为尖阁诸岛/钓鱼岛等几个没有价值的岩礁同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开战吗?被中国控制的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菲律宾宣称拥有主权,但该浅滩主权与整个群岛的安全一样重要吗?华盛顿应该为台湾去冒爆发全面战争的风险吗?除了上个世纪,台湾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它和中国的距离就像古巴与美国一样近。

美国官员觉得胜利是注定的,但投射武力的成本远远大于阻止使用武力。多次战争演习的结果并没有让人觉得放心,大规模投资于新技术的计划很可能让华盛顿真正破产。美国的债务/GDP比率已经超过100%,接近二战时期的最高水平,到2050年更有可能突破200%。

华盛顿也不应指望它的盟友会热心加入美国十字军。菲律宾会帮助美国为台湾开战吗?韩国会为了支持尖阁诸岛战争而让自己成为庞大邻国的永久敌人吗?日本会派特遣部队帮助把中国海军驱逐出斯卡伯勒浅滩吗?

当然,中国自身有明显的弱点。但家门口的威胁对它来说,厉害关系要大得多,而华盛顿争夺的只是影响力,不是生存权。北京还有一个重要优势就是能依靠中国大陆,这也导致局势升级的危险,因为美国军队将别无选择,只能打击中国境内的军事目标,而这将给后者带来巨大的压力,迫使它进行相应的报复。

也许最大的危险是美国即使胜利也只是暂时的。如果不被彻底打垮,中国很可能加倍努力,为一场更大规模的行动做准备,以将美军驱逐出其周边地区。历史已经向我们展示了可能的代价:为决定德国在全球秩序中的角色,我们被迫进行了两场可怕的全球争夺战。

美国和中国有许多重要分歧。然而,两国政府和平解决它们之间的分歧仍然至关重要。拿钱给将军们,是为了做最坏的打算,但国务卿布林肯这样的外交官必须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