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岩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

美台互动升级压缩中美危机规避空间

2020-05-25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与台湾的互动再次呈现新的升级态势,美台关系正在以“小步快走”的方式,走向“实质性突破”的潜在情景。而在中美博弈日趋激烈的背景下,这种“实质性突破”的可能前景极大压缩了中美之间进行有效危机管理的空间,可能意味着中美以一种危险的方式实现“摊牌”。

美台互动不断升级的态势呈现为三大特点。首先是美国通过国会立法的形式,寻求逐步“掏空”中美之间的三个联合公报。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历程中,《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八一七公报》这三个联合公报构成了中美关系最根本的政治基础。2018年以来,美国国会先后以“一致”投票的结果,通过旨在提升美台高层级互动的“台湾交往法”、要求对台军售常态化及重启美台贸易协定会谈的“台湾保证法”、协助台湾巩固所谓“邦交”的“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案”(简称“台北法案”)。此外,在2018-2020三个财年的《国防授权法》中,美国国会都掺杂了相当多的“援台”内容。上述这些立法内容赤裸裸地将美台之间的“暗中互动”全盘公开化,图谋赋予美台关系以相当程度的“国与国”关系内容。

其次,台湾所谓“新南向政策”与美国“印太战略”的对接,确立了美台地区战略全面协调的态势。台湾当局搞所谓“新南向政策”,本意是提升台湾经济发展的多元化和拓展对外经济的格局,但其整体效果不佳。而自从美国加大推进落实“印太战略”之后,美台围绕这一问题的战略协调显著加强。一方面,民进党当局主动对美国“贴靠”,图谋搭上美国“印太战略”来实现其“南向”突破。2017年12月,蔡英文声称台湾是“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的相关者”。另一方面,美国也寻求将台湾拉上“印太战略”战车,以发挥其最大程度遏制中国的功效。出于这一目的,美国国会在2018年底通过《亚洲再保证法》,将台湾纳入美国“印太战略”范畴。美国国防部2019年6月公布《印太战略报告》,将台湾列为美国“强化印太伙伴关系”的四个重点“国家”之一。由此,美台之间形成了在重大地区战略问题上的密切协作,这种协作标志着美台战略互动的重要“突破”。而这即便是在奥巴马政府推进“亚太再平衡”期间也未出现过。

最后,美台“官方”互动呈现为全面常态化,加之大规模的军售合作,美台关系在实际操作层面也愈发具有实质内容。最近两年来,台湾所谓“国安会秘书长”在40年后首次实现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会晤,候任“副总统”高规格访问美国,美台官员还首次共同与台湾“邦交国”官员会面,美国助理部长级别官员访台也几乎成为常态。同时,作为美台关系的重要依托,美国对台军售规模大幅上升。2019年,美国宣布了四项对台军售,总金额达107亿美元,台湾成为当年美国武器的全球最大买家。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台不仅进行所谓的“疫情防控”合作,还不断在国际层面密集互动。美国多次为台湾所谓的“疫情防控成功”点赞,为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呐喊助威”并公开要求国际舆论的支持。

美台关系的不断升级显示,在对华“大国竞争”的战略设计中,美国目前并未意识到(也许是不想意识到)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也并未认识到操作“台湾牌”的危险性。美台关系的升级,不仅破坏了过去40年来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默契,损害了中美关系的基石,还将对两国本就脆弱的危机规避机制构成严峻冲击。

一方面,面对美台关系不断升级,中方对美国对华战略的危害性更加警惕。在中方看来,“以台制华”已不仅仅是美国战略层面的一个构想,而是切实体现为了日常政策操作,中国对美国的“基本信任”似乎已荡然无存。在危机规避的理论与实践中,“基本信任”的缺乏意味着危机管控将无法有效进行,因为一方将认定对方有意制造危机、扩大危机,而非管控危机。

另一方面,由于美台互动的实质性升级,中方采取演习等军事手段(并不意味着直接动武)进行回应的意识更加强烈,中美在台湾周边“回应性”的军事行动都在增加。在官方和国会层面对台湾“示好”的政治暗示下,美国军方近期在台海区域的活动更加肆无忌惮,频频以演练、侦察等活动与中国正常的军事活动“隔空对阵”。台湾问题本就是中美发生重大危机事件的敏感所在,上述态势将增加两国擦枪走火的风险,为危机管控增添更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无论是战略层面的“信任”缺失,还是操作层面的误判风险,都将极大压缩中美进行有效危机规避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