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田飞龙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

美台抗疫合作的国际政治玄机

2020-03-27
Tian-Feilong.jpg

在疫情爆发期,台湾与美国官方及媒体频频互动,不仅有《台北法案》的快速通过,还有台湾加入世卫组织的政治动议,更有美国国别人权报告对台湾的“国家”认定与单列,以及美国在台协会(AIT)最新声明关于美台防疫合作的有关原则。这些操作是美台双方利用疫情机会窗口进行的国际政治挑战与突破,对中国主权秩序及国际法均构成积极损害。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及全球扩散以来,中美之间产生多层次的外交与国际政治博弈,两岸关系与美台关系是其中一个重要维度。对中美关系而言,台湾问题是各自的战略支点与火力交叉点:台湾是中国主权秩序的一部分,也是经略海洋及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进基地;台湾是美国遏制中国之“第一岛链”与冷战体系的一部分,是美式民主价值同盟的西太平洋支点,有“亚洲民主灯塔”之定位。台湾在美国国会立法中亦享有不断提高的国际法律地位,被称为“民主国家”。也因此,中美贸易战有台湾的角色,东海与南海主权争议有台湾的角色,此次疫情政治博弈亦有台湾之角色。

美台关系在中美全球性权力竞争大背景下存在不断突破既往“一个中国”原则底线的趋势,美国将中国大陆识别为主要威胁,一切有助于遏制大陆崛起的战略资源皆为棋子,台湾的“长期棋子化”是美国对华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此条件下,美国利用对台防疫合作释放所谓政治善意,是引诱台湾对抗大陆及进一步将台湾捆绑到中美对抗之美国战车上的战略巩固行为。

台湾在今年1月11日大选后进一步确认了本土分离的民意基础,采取“亲美抗中”的双轨制策略,在两岸外交博弈不断遭遇失利的挑战下转换外交思路,以发展对美、对日“实质外交关系”作为外交工作重点。国民党主席补选结果折射国民党的台湾本土化与亲美倾向,“九二共识”及“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在政治上悬空。美国国会通过的《台北法案》反映出美国当局与台湾就保障台湾外交及国际空间达成了基本共识,防疫合作是美国支持台湾参与相关国际卫生合作与治理的支援性动作。利用疫情突破“一中”底线及寻求国际存在,是台湾当局的既定政策方针,其内涵包括两个方面:其一,以悲情地位与身份寻求国际支持以加入主权国家组成的世卫组织,但这一努力方向直接抵触联合国已有决议及中国原则立场,也不符合世卫组织关于成员资格及活动的既定准则,因此无法实质性突破,但相关的外宣与造势活动可以渲染台湾的国际存在感;其二,利用疫情的公益性质谋求与美国关系的突破性进展,此次AIT的表态证明台湾的有关游说活动取得了一定成效,美国已将台湾提升为“准盟友”的国际地位并予以合作及支持。

美台关系的“突破”是一个渐进但极具危险性的过程,对中国的主权与国家利益造成持续性损害,也进一步加大了和平统一的难度:其一,美国涉台立法步步进逼,已经多次突破中美建交之“一个中国”原则的底线,中方保持了警惕与克制,但美国并未止步,仍在一步步危险地试探;其二,美国国务院3月11日发布的国别人权报告,继续沿用既往的编制体例,将“台湾”作为独立民主国家单列,与中国相对立,这显示出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已经异化为“一个中国,两个代表”,这既不符合中美建交的政治基础,也不符合联合国决议确定的国际法基础,是对中国主权与国际法秩序的双重挑战;其三,AIT声明中再次明确使用“武汉冠状病毒”概念,对此次疫情发生予以地名污染,违反世卫组织防疫合作政策指引,台湾对此完全没有异议甚至积极认同,显示出对世卫组织政策指引的无知以及对美国政策与利益的盲从,甚至台湾主流媒体对这一概念的使用在早期已有泛滥之势,折射美台在对华舆论战和外交博弈上的默契与共识;其四,台湾民主化之后的多轮选举与民主巩固,已经将台独本土主义渗透到公权力及社会的每个角落,利用台湾的民粹化氛围和多数暴政对“九二共识”予以封杀,对两岸和平统一予以拒斥,对岛内统派力量予以严酷的政治打击与法律追惩,造成了“台独”的单一选项及两岸冲突的高度风险。美台抗疫合作貌似符合台湾一时的外交与公共卫生利益,却是在中美对抗与两岸冲突的危险路线上越走越远。

总之,疫情之下,中美关系与美台关系均在经历重大的危机考验与重构。美国的政策选择有其国际战略考量,在关键时刻可能完全放弃台湾,这是“棋子政治”的理性逻辑,是台湾无法回避的机会主义风险。但台湾的过度亲美政策则是对自身根本利益与公共卫生长期利益的严重损害:其一,在全球抗疫中,大陆的先期经验、对各国的实质性援助以及与世卫组织展开的全球抗疫合作,是宝贵的实践经验和机制成果,台湾对此置若罔闻甚至利用疫情大肆污名化,是一种政治反智取向;其二,在武汉台胞包机返台问题上,台湾当局多层设阻,不仅损害台胞利益,也破坏两岸在抗疫事务上难得的合作机会与修复情感的契机,肆意将疫情政治化;其三,台湾公共卫生的长期利益并不取决于美国的零星恩赐式示好与利用,而取决于两岸和平发展基础上按照既定惯例参与世卫组织的国际法正途,台湾舍本逐末,舍近求远,一意孤行,造成台湾公共卫生防控体系在全球化秩序下的长期漏洞,也是对台湾民众根本福祉的直接损害;其四,新冠肺炎疫情将整体改变全球化与经济运行的地缘布局,中国大陆市场将成为最具活力与吸引力的经济空间和发展引擎,台湾在抗疫合作及两岸关系上的背反选择对台湾经济社会的长期利益是具有损害性的。美台关系的渐次突破及台湾本土分离的政治加速,很可能是台海冲突与中国战略决断行为的关键诱因,从而结构性改变东亚地缘政治秩序,为中国经略海洋与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构带来重大考验与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