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黄靖 北京语言大学学院教授、学术院长

内因是香港2019夏季动乱的根本

2019-09-11
b.jpg

香港因修例而引发的示威以及种种违法暴力行为,延续百余日而不息。外部势力的干涉以至操控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根本原因在内不在外。正如毛泽东所言:“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

一国两制,“一国”为要

“一国”的概念和实践,不仅仅在于主权、外交和安全等事务,更重要的是国家的政权体制,以及在这一体制下建立的治理制度。“两制”是在“一国”的政权体制之下,根据香港特殊历史发展而在香港保留的与大陆不同的治理制度。其目的是为了维护香港的长期稳定与繁荣。“一国”的政权体制,是“两制”的根本基础和保障。

并且,维护“一国”体制是“国家认同”的最根本要素之一。所谓国家认同是在两个基础之上形成的。其一,是对自己民族的文明/文化认同。世界各地的“华人”便是这种认同的具体体现。其二,是对自己国家政权体制的认同。这种所谓的“公民认同”是拥护国家政权体制,遵从在这个体制下的制度和法律,承担公民职责,享有受国家保护的公民权益。中外历史证明,任何一个现代意义国家的存在和发展,都需要其国民有自觉坚定的文化认同和公民认同。否则“国家”便难以为继。

然而自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模糊不清甚至存在重大缺陷。比如,香港的主权属于中国,因此香港的治理制度及一切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制度都必须遵从中国政权体制的根本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然而,香港的治理制度和实践中的“违宪”现象比比皆是。其结果是“一国”不断被弱化架空,而香港的“制度”却不断强化,乃至侵蚀甚至抗衡“一国”政权体制。其结果是“两制”越来越难以“一国”。加之长期殖民统治造成的香港与大陆在文化上的隔膜,港人对“一国”的文化认同和公民认同皆呈现出弱化趋势。

“精英治港”已成痼疾

为了保持香港的稳定与繁荣,香港回归时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都向“精英”倾斜。但是,这样的倾斜一直未能调整,延续至今。于是“港人治港”其实成了香港精英治港。由于长期的殖民统治,香港的政治和社会精英难成气候,大资本商家是香港的精英主流,而资本的逐利本性使得其不可能为大多数的平民谋利。长期以往,“精英治港”已然成为阻碍香港发展的痼疾。

首先,资本精英们的根本利益在于弱化一国,强化两制。一国的管辖越松懈,两制的差距越大,香港资本的获利空间和尺度越大。香港回归以来,大的示威与动乱都发生在要加强中央管辖或港府企图限制大资本——尤其是以立法形式进行——之时。表面上看,这些动乱的发起者和前台的领导者是反对派,但背后上下其手、两头谋利的是资本精英。在香港这样一个高度资本主义化的社会里,如果没有大资本的背后支持,很难想象媒体和舆论总是一面倒地支持示威和动乱势力,也很难想象大规模的示威能够有足够的资源长时间持续不衰。而每次示威者各种“要求”的实质,无一不是要强化“两制”,削弱“一国”。

第二,长期的殖民统治期间,香港的教育制度、资源分配和教学内容都有利于精英阶层,其目的是要固化有利于殖民统治的社会阶层。香港回归后,教育去殖民化鲜有进展的根本原因,就是精英阶层无意改变殖民时期形成的有利于他们的教育体系。其结果,一方面是殖民色彩依然浓重的教育不断侵蚀香港年轻一代对祖国的认同感,另一方面随着祖国大陆的不断开放与快速发展,香港社会阶层的固化使得大多数中下层平民——尤其是青年一代——对上升无望的沮丧和因生活水准相对降低而产生的失落感不断积累,最终以愤怒的形式爆发出来。

第三,不受节制的资本精英必然导致垄断,而垄断扼杀竞争和创新。回归以来,尽管大陆的改革开放、经济全球化和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与输血给香港发展提供了“天时地利人和”,但垄断经营使香港经济畸形发展,长期依赖获利空间大、垄断程度高的房产业和金融服务业。尽管香港有上乘的大学和较高的科研能力,但引领经济发展的高科技及其他产业始终收到挤压而难以发展,繁荣的表象之下经济缺乏活力。资本的垄断一方面榨干平民阶层的财富,贫富差距巨大(香港基尼系数高达0.6,据世界前列);另一方面使得优质职业市场不断萎缩,中产阶级人口数量和薪酬长期呆滞甚至下滑。结果是经济发展中最有活力和创造力的年轻学子成为最为沮丧愤怒的一群。

第四,“精英治港”必然导致政府的治理与政策脱离群众。回归以来,几任特首为解决香港平民住房难的举措皆因精英利益集团的狙击而流产,而且特首也为此付出代价。

结语

这次香港爆发的夏季示威以至动乱,其“声势”之大,组织行动能力之强,舆论控制之严密,持续时间之长,手段之极端,各项要求之决绝高调,都是前所未见的。动乱发动组织者的目的,一方面是极尽所能地将示威群众的愤怒引向中央政府,不择手段地引诱中央直接出手干预进而落入“北京政权以港人为敌”的陷阱;另一方面则竭力挑拨大陆人民与香港人民间的怨隙和对立,兄弟阋墙,从根基上给“一国两制”埋下长期隐患。显然,中央政府看穿了这个阴谋,不为其所乘,不为港府背书,但却始终“相信香港政府有能力平息动乱”,同时坚决支持香港警察对违法暴徒采取坚决行动。但解决问题的关键是,香港的精英利益集团要明白,他们首鼠两端、两头取利的企图最终损害的是他们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香港。

物极必反。少数港独分子和被蒙蔽青年的连续暴力违法、冲击立法院和中联办、阻碍交通甚至瘫痪机场等种种极端行为,已经使这场动乱失道寡助。这场夏季动乱被平息、违法者受到法律制裁是必然的。但是,这场动乱所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却需要长时期细致耐心的努力方能解决。只有彻底挖掉病根,才能真正确保香港的繁荣与稳定。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央及时作出的在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下建设深圳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决定,已经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