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与俄罗斯的网络规则

2019-03-11

俄罗斯的网络行动扰乱2016年总统选举后,美国的反应软弱无力。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曾就其后果警告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但有效的应对却与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这一国内政治事件纠缠在一起。这种情况也许将出现改变。

最近,美国官员匿名承认美国采取了网络攻击行动,以阻止克里姆林宫的一个发帖工场(troll farm)扰乱2018年的国会选举。这种攻击性网络行动很少被讨论,但它却暗示了防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被干扰的方法。然而只攻击一家发帖工场是不够的。

用威胁报复来威慑对方,仍是一种重要但未被充分利用的防止网络攻击的策略。尽管有报道称中国人和俄罗斯人渗透了国家电网,但美国的电力系统至今并未受到攻击。五角大楼的原则是官方会选择任何武器来回应破坏行为。威慑也许本该在这个层面上发挥作用。

想必,威慑也能在混合战的灰色地带——如俄罗斯对民主选举的干扰——起作用。鉴于有报道称,美国的情报机构在俄罗斯和中国的网络从事间谍活动,人们可以想到,它们会发现外国领导人隐匿资产的尴尬事实,并威胁曝光或冻结这些资产。同样的,美国可以进一步对专制者圈内人士实施经济和旅行制裁。2016年以来的外交驱逐和起诉,以及最近的攻击行动,都只是强化美国威胁采取报复措施这种威慑力的第一步。

但仅仅威慑是不够的,美国还需要进行外交。网络军控条约的谈判十分棘手,但它并不会让外交解决不可实现。在网络领域,武器与非武器的区别也许只取决于一行代码,或仅仅是计算机程序使用者的意图。因此,设计、拥有甚至植入可从事间谍活动的特定程序是难以禁止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网络军控与冷战期间发展起来的核军控不会一样,核查它的武器库几乎不可能,即使得到保证,库存也可以迅速重建。

即使传统军控条约行不通,但对某些类型的民用目标设置限制,并就使冲突最小化的粗略路径规则进行谈判还是有可能的。例如,美苏1972年谈成《海上事故协定》,以制约可能导致事态升级的海军行为。同样,美俄可以就限制干扰对方国内政治进程的行为进行谈判。就算无法就确切的定义达成共识,它们也可以互换单方声明,确定实施自我克制的领域,并建立遏制冲突的协商程序。这类程序可以维护民主的非政府组织批评独裁者的权利,同时创建一个限制政府行为升级的框架。

怀疑论者认为这种安排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和俄罗斯的价值观存在差异。但冷战期间,即使存在着更大的意识形态分歧,也没有妨碍审慎协议的达成。怀疑论者还表示,俄罗斯没有达成协议的动机,因为在这个国家选举是无意义的。但它无视了上面所讨论的潜在报复威胁:民主开放意味着美国在当前情形下损失更大,这反而会促使它在制定灰色地带的约束规范时,更大胆地追求自身的利益。

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杰克·戈德史密斯认为,美国需要划出一条原则界线,并加以捍卫。这种防守措施是承认美国自己也曾干涉选举,并声明美国已放弃这种行为,保证不会再犯。美国还应该确认,自己将继续出于合法目的从事各种形式的计算机网络开发。官员们应该“对美国承诺遵守但俄罗斯已经违反的规范做出清晰的说明”。

这并不是美国的单方面裁军,相反,它会在合法进行公开说服的软实力和从事隐藏信息战的硬实力之间划出一条分界线。公开的节目和广播仍将被允许,美国不会拒绝俄罗斯公开的政治言论,包括宣传味甚浓的“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但俄罗斯通过隐蔽的统一行动宣传其观点会遭到反对,譬如2016年对社交媒体的操纵,或大量散播被黑客窃取的电子邮件。

非国家行为者常会不同程度地成为国家代理人,规则应要求他们公开自己的身份。由于规则永远不可能十全十美,因此,必须有一个协商程序,来建立警告与谈判的框架。这一进程以及更强的威慑性威胁不可能完全阻止俄罗斯的干预,但降低范围级别将加强美国对民主的捍卫。

由于当前美俄关系欠佳,加上普京吹嘘新的核武器,尽管俄罗斯暗示有兴趣,达成协议的气氛也并不乐观。同时,美国政治中有关特朗普与俄罗斯关系合法性的党派分歧也使谈判困难重重。如果美俄双方都希望避免危险升级,它们也许可以通过专业对话或两军对话探索各种可能性。否则这种想法只能等2020年大选之后再说了。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Rules of the Cyber Road for America and Russia”(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