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收购计划在菲律宾引起强烈反弹

2019-03-04
b.jpg

中国收购苏比克(曾是美国海外最大海军基地的所在地)一家大型造船厂的前景引起菲律宾国防部门和社会的强烈反对。

由于无法偿还13亿美元债务,韩国造船巨头韩进重工的菲律宾子公司最近宣布破产。其后这家企业希望菲律宾政府帮助寻找新的投资者,以挽救这个占地300多公顷的世界第五大造船厂的3000个工作岗位。

上月,菲律宾投资委员会的管理负责人赛费里诺·鲁道夫宣布,两家中国公司表示有兴趣接管原韩进工厂的运营。当局拒绝透露这两家中国公司的具体情况,但这一消息立即在菲律宾国内引起异口同声的批评。

菲律宾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扎纳明确表示,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应该由一家当地企业而不是中国公司接管工厂的运营。菲律宾战略界人士担心北京可能实施“卷心菜式经济战略”,使中国企业系统地包围和渗透菲律宾的战略部门和地区。

说来矛盾的是,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总统执政后菲中外交关系迅速改善,但人们只表示出对中国在菲律宾影响力越来越大的积蓄已久的焦虑。对中国巨额投资的普遍负面情绪凸显了菲律宾精英和公众根深蒂固的恐华症。

海上丝绸之路

去年11月访问菲律宾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菲律宾总统签署了多项重要协议,目的是深化两国尚在萌芽中的战略伙伴关系。

其中一项协议是关于菲律宾正式加入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计划,它属于“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一路”。“一带一路”的目的是要重建中国理想中的“丝绸之路”。

两国都表达了“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进行合作,实现互利共赢的共同愿望”。因此,在深化“一带一路”倡议合作语境,中国有望进入菲律宾的战略部门和地区。

苏比克湾自由港特区位于马尼拉和菲律宾工业中心西北仅50英里处,拥有最先进的深水港设施,更重要的是,它紧护着有高度战略意义的南海。

收购当地一家大型造船厂非常契合中国企业近年来的“走出去”战略。自从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正式启动以来,中国企业一直在积极拓展其在全球海上商业领域的影响力,到目前为止已经控制了34个国家42个港口的建设和运营。从澳大利亚的达尔文到希腊的比雷埃夫斯,再到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中国企业以前所未有的影响力成为了世界级的港口运营商。

尤其中国远洋运输和中国招商局集团这两家中国公司,它们一直是眼下这场大戏的中心。有人猜测,至少其中一家公司可能是苏比克韩进巨型工厂的竞标方。

从表面上看这一收购纯粹是出于商业目的。中国企业确实可以凭借其在尖端物流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巨额资本来帮助东道国。当地官员和负责推动苏比克湾自由港特区投资的苏比克湾市区管理局已向菲律宾政府施压,要求寻找可能的投资者,以挽救韩进工厂数千个危在旦夕的工作岗位。

卷心菜式经济战略

但除了商业影响,人们越来越怀疑中国投资重要基础设施的其他影响。

菲律宾战略人士经常引用斯里兰卡的例子。在斯里兰卡,中国公司根据一份有争议的债转股协议获得了重要的汉班托塔港99年的租约。对菲律宾战略人士来说,苏比克实在太过重要,以至于不能交给任何一家中国公司。

根据菲美《增强防卫合作协议》,马尼拉和华盛顿最初考虑在苏比克建立半永久性美国基地,让美军持久地“轮换到访”,存放救灾物资,在指定区域安放基本的监控和安全设施。但杜特尔特因为与华盛顿发生外交争执放弃了这个计划。

尽管苏比克不再有美国海军基地,但美国海军舰船仍定期到访,进行军事演习、亲善停靠,以及维修和加油作业。近年来,菲律宾和美国都会在一年一度的“肩并肩”演习中在该地区举行大规模联合军演和图上演练。

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其他传统伙伴经常以观察员身份参加“肩并肩”演习,它们的军舰近年也定期访问苏比克港。最重要的是,苏比克距离有极大争议的黄岩岛仅100海里,该岛目前处于中国的实际管辖下。

一些菲律宾战略人士担心,中国对这家重要造船厂的收购可能成为特洛伊木马,监视并最终破坏其他国家进入这个有高度战略意义的港口。

有报道称,中国企业一直在收购其他重要基地附近的商业设施,包括巴拉望省的包蒂斯塔空军基地,该基地正对着南海的南沙群岛。

一些知名立法者,如参议员柏吾,就公开反对中国人接管任何“重要的战略性国家资产”。她在上月的参议员决议案中表示,“有必要针对战略产业中的外国公司和实体拥有、控制、管理对国家安全、发展和经济至关重要的造船厂等设施确立充足的法令、监管及其他法律框架”。

她明确表示,“苏比克湾的安全和可控对(南海)安全”和菲律宾在争议地区的“主权和管辖权”是最重要的。

近几个月,菲律宾参议院还对中国投资菲律宾电信业展开不公平行动,以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了菲律宾安全机构与一家中国监控公司的四亿美元协议。

随后,国防部长洛伦扎纳建议菲律宾海军与一个由(非中国)私人投资者组成的财团合作,接管韩进工厂,以提高本土的造船能力。“如果一家本土公司得到并经营这家工厂,支持我们的海军现代化,那将是件好事……它由(我们的经济官员)决定,但那是(军方的)理想方案。”

中期选举将是对杜特尔特饱受争议的总统工作的一次公投,在此之前,中国在菲律宾日益扩大的影响力遭到强力反击,只能说明两国关系的持续和解是脆弱的,可以逆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