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宿景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特朗普国家安全战略的连续性与新突破

2018-01-03
S3.jpg
2017年12月18日,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华盛顿就国家安全问题发表讲话。(美联社)

美国总统每年向国会提交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NSS)是一份极重要的政治性文件。它用美国统治精英通用的政治语言表达美国政府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观念和外交政策指导方针,美国政府各部门将以此为依据制定相关计划和行动方案。因而,该报告历来为美国国内各界及整个国际社会所重视。

特朗普政府12月18日公布了执政以来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理所当然格外受关注。这篇充满好战言辞的报告遭到国际舆论的强烈抨击,但在美国国内却没有明显的反对声音。美国民主党人士固然对该报告提出了批评,但多属细枝末节上的“挑刺”,如认为报告未明确谴责俄罗斯对去年美国大选的“干预”等等。这也再一次证明,在美国统治集团内部并没有真正的“和平派系”,所存在的分歧仅仅是战术和策略上的,而不是战略上的。

自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一直有很强的连续性,这也是特朗普政府最新推出的报告在国内没有引起多少实质性批评的主要原因。根据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理论,国家权力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一个国家本身没有抽象的权力,权力只存在于国际竞争舞台上国家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中。如果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这是美国的权力与现存所有国家的权力相比较的结果。苏联的解体,使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权力达到了巅峰,因为在军事方面,已没有其他任何力量可以与之相抗衡。美国统治精英深信,世界进入了美国霸权的“单极时代”,除非过于愚蠢和疏忽,美国所拥有的这种权力不会轻易地失去。

美国的战略理论家们也清醒地认识到,没有任何权力因素或关系是恒久不变的,美国的霸权地位也可能会受到挑战。早在1992年美国国防部公布的一份文件《防务计划指针》,就清晰地阐明了美国的战略目标:“未来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国家或联盟,试图以掌控某个地区甚至主宰全球为战略目标。我们的战略必须聚焦于阻止未来可能出现的任何潜在的全球性竞争对手。”

上世纪90年代,美国通过“第一次海湾战争”和野蛮轰炸南斯拉夫,开启了以军事力量为支撑的外交政策。2001年“911事件”为美国大规模升级军事干预政策提供了借口。2002年布什政府颁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声明美国将采取“预防性战争”的原则,即美国可以攻击世界上任何一个被认为对美国利益构成潜在威胁的国家,这等于否定了关于侵略战争定义的“纽伦堡原则”。美国入侵伊拉克和利比亚,正是基于“预防性战争”原则。2011奥巴马总统为美国入侵利比亚辩护时坚称,美国动用军事力量是合理的,即使“我们的安全没有受到直接威胁,但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受到了威胁”。他还补充说,这一行动的目的包括“确保地区安全,维持商业畅通”。

特朗普政府新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虽然与此前几届政府之间有明显的连续性,但也有两个重要突破。一是把中国和俄罗斯定义为寻求改变世界秩序、“挑战美国的权力、影响力和利益”的“修正主义强权”,说明美国在追求世界霸权方面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即将目标更加直接地针对中国和俄罗斯;二是决定大幅升级美国的军事力量,并且公开表明核战争是一个“可行的选项”。该报告批评美国在过去一段时期的“战略自满”未能获得“新的武器系统”。这份报告最重要的突破,是强调美国核武器库的建设,称这是“防止核攻击、非核战略攻击和大规模常规侵略的关键”。这足以表明,美国准备在应对各种挑战,包括非核挑战时发动核打击。

任何时候,一个国家摆出一副好战的姿态,往往都不是因为自身力量的上升,而恰恰是因为它的退化。一个基本事实是,过去20余年美国发动的一场又一场军事侵略,并没有扭转美国在世界舞台上衰落的趋势。可以预计,特朗普政府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在给世界带来新的战争危险、政治冲突、经济动荡的同时,也很可能会加快“美国世纪”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