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圣战:向亚洲转移

2017-08-14

恐怖活动已经开始在亚洲有条不紊地升级。5月,马拉维和棉兰老岛爆发武装冲突,政府军遭到“伊斯兰国”、当地穆特组织和阿布沙耶夫组织圣战者的伏击。

去年,一个与“伊斯兰国”有联系的组织计划向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发射火箭弹,阴谋败露后,一些激进的印尼工人被遣送回国,部分孟加拉人和几个新加坡人被逮捕。

7月底,4名恐怖活动嫌疑人在澳大利亚悉尼被捕,他们涉嫌策划炸毁一架阿提哈德航空公司客机以及在公共场所实施化学毒气攻击。印尼和澳大利亚主办了一次反恐会议,与会的有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新西兰。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东南亚运动会和东盟残运会召开之前,吉隆坡加强了安全戒备。

8月初,IPC(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声称,在亚洲务工的一些数量有限但却值得警惕的印尼女佣正由于“伊斯兰国”的影响而变得激进。目前有15万印尼人居住在香港,据IPC披露,某分支组织当中居住在香港的激进女佣有43人,台湾3人,新加坡4人。由于对恐怖活动的担忧加剧,2016年约1.4万名亚太国家旅客被禁止进入香港。

马尼拉峰会表明,东盟正团结起来对抗当地的恐怖主义。由于该地区多年来志得意满、美国重返亚太,加上“伊斯兰国”在中东土崩瓦解,在美国入侵伊拉克15年及西方武装干预中东5年之后,圣战恐怖主义正在向亚洲转移。

“伊斯兰国”转向亚洲

2012年6月,奥巴马政府宣布重返亚洲仅几个月,一家大的圣战网站Khilafah就警告说,既然“美国在到2020年的未来几年里会把60%的战舰派往亚太”,那么是时候让伊斯兰力量进入这一地区了。历史与地理原因推动着这一潮流。2016年3月,维基解密公布了美国1979年的外交电报,其中刺眼地显示美国中情局和沙特曾投入数十亿美元武装阿富汗战士对抗苏联。根据朱利安·阿桑奇的信息,这是为基地组织和最终的“伊斯兰国”铺路架桥。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观点得到美国反情报部门的印证。从历史上看,圣战主义发源于少数历史积淀地区。而美国的每一次干预都导致动荡,助长恐怖活动的蔓延。

1979到1989年间,中情局在阿富汗通过“旋风行动”武装并资助圣战者。直到2001年,阿富汗都是志愿者加入基地组织或塔利班的重要据点。美国推翻塔利班政权后,巴基斯坦变成了首选地。2006年,美国撑腰的埃塞俄比亚军队入侵索马里,引发为期3年的战争,吸引了新一批圣战者来到该地区。2011年到2017年的叙利亚内战中,美国与北约盟友一直发挥着直接作用,并与“温和的圣战者”进行合作。在持续至今的也门内战中,美国为沙特提供情报和后勤支持,由此引来了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图1)。

图1 潜在圣战者随着时间推移的预定目的地

S3-中文.jpg

 来源:兰德公司,2014年

在“伊斯兰国”出现前,恐怖主义据点大多只是地区性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改变了这一切,那里的战斗产生了巨大的国际溢出效应,圣战者返回自己国家的时候更是如此。(图2)

图2 2004年以来“伊斯兰国”关系的国际化

S4-中文.jpg

来源:START,2014年

今天棉兰老岛,明天亚洲

2016年3月,当时的总统阿基诺声称,“伊斯兰国”在菲律宾不存在。事实上,至少从2015年底开始,“伊斯兰国”就在菲律宾有一个据点,并在该国训练效忠者,而且本世纪初菲律宾就出现了圣战支持者。

在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摩洛人(菲律宾穆斯林)目睹了西班牙、美国和日本的殖民暴行、数次共产叛乱、武装的摩洛分离主义运动,以及今天的恐怖袭击。尽管资源丰富,但该地区很穷。马尼拉大都会的人均实际收入是自治区的17倍,后者人均收入仅与阿富汗相仿。多年来,圣战者一直希望利用当地年轻穆斯林的不满,在东南亚腹地制造一个新叙利亚。在外国战士的参与下,这一努力如今进入新的阶段。

苏凡集团的数字显示,至少有86个国家的2.7万到3.1万人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投奔“伊斯兰国”或其他暴力极端组织。西方制止外国志愿者加入叙利亚和伊拉克极端组织的努力以惨败告终,这些志愿者当中平均20%-30%的人又回到自己的国家,给安全部门和执法机构带来严重挑战。而强硬对待移民和少数族裔,使情况变得更糟糕。

到2015年底,叙利亚和伊拉克约60%的外国圣战者来自中东和北非,近20%来自西欧、俄罗斯和中亚,其余来自东南亚、巴尔干半岛、北美和大洋洲。来自东南亚的人当中4/5是印尼人,其余主要来自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图3)

图3 叙利亚和伊拉克外来圣战者国籍分布(2015年底)

S5-中文.jpg

来源:苏凡集团(Soufan Group),2016年

有报道称,印尼多数村庄都有“伊斯兰国”分支组织。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心怀不满的人们怨声载道。在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目前圣战主义者中包括了一小摄反对和平进程的极端分子。

据西点军校反恐中心的数据,大部分被招募的外国圣战者对伊斯兰教认识有限,同龄人和宗教导师对他们起了关键作用。他们中的多数人在校时间不到12年,1/3的人失业,另外1/3的人虽有工作但只是低技能职业。3/4的外国圣战者年龄在18到29岁之间,且是新手,几乎所有人在被招募前都没有战斗经验。尽管行动中死亡比例很高,但只有1/10的人死于自杀式行动。

外国圣战者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增多可以部分归咎于美国和北约在中东的军事干预,部分归咎于西方在让穆斯林移民融入教育、就业和人员流动方面的彻底失败。

要发展还是要恐怖

如今亚洲的前景依然稳健,近期数据显示了回升的势头。这一地区也许能受益于未来几十年的和平与经济发展,但前提是恐怖主义威胁得到化解。

该地区需要:

1. 恢复恐怖分子聚集地的和平与稳定。杜特尔特政府为平定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恐怖活动所作的工作至关重要,其中包括延长戒严令。必须趁现在恐怖威胁不成气候、软弱而分散把它化解掉,大部分当地人也支持政府恢复和平稳定的努力。而不与受到同样威胁的邻国、特别是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进行合作,和解与稳定是不可能实现的。

2. 加快整个东南亚的经济发展。从中期来看,全力以赴发展经济同样至关重要。要通过优先发展棉兰老岛、西婆罗洲(包括沙巴和加里曼丹)、大苏禄-苏拉威西和巴布亚-马鲁古岛经济走廊,让当前主要城市和地区实现稳定。

3. 中期地区经济与战略一体化。加快东盟一体化可以促进主要经济走廊的和平、稳定与发展,而其大背景是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倡议。该倡议正在增强东亚、南亚、东南亚以及中亚、中东的经济发展。

4. 与亚太地区主要大国进行长期合作。这对经济发展(外来投资、贸易投资、援助)、东盟经济一体化、区域防御都是十分重要的。不仅要与中国和美国合作,还要与俄罗斯、日本和澳大利亚合作,甚至与沙特、伊朗和埃及等中东地区大国合作。

在亚洲和世界其他地方,社会排斥、贫困与绝望滋养着恐怖主义,没有包容、发展与希望,恐怖主义就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