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我们亟需中国政策

2017-07-20
S1.jpg

6月27日,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称,中国是在贩卖人口和强制劳工上表现最为恶劣的国家之一。他说:“中国在今年的报告中被降至第三级,部分是由于中国并未采取严厉措施,结束其在人口贩卖活动中的共谋行为,包括针对中国境内朝鲜公民的强制劳工。”蒂勒森的发言是围绕美国国务院发布的年度“人口贩卖状况报告”,该报告基于执行情况将各国分为三个等级。美国刚刚将中国从“观察名单”(在遵守国际标准上作出了努力,但仍需观察)降至“未能遵守国际标准,也未作出努力”。

即便是对于那些相信美国应当积极推动人权状况的人来说,国务院的这个举动也颇令人费解。因为就在几周前,忠于其“美国优先”政策的特朗普总统还向世界宣称,美国“不是来给大家说教的,我们不是要告诉其他人如何生活、做什么、成为谁或信仰什么。”在同一个演讲中,特朗普甚至将沙特阿拉伯称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头号伙伴,而沙特是一个人权状况极其糟糕的国家。此外,虽然美国国务卿谴责中国的人权状况,他却闭口不提该地区其他存在侵犯人权恶劣行径的国家,如美国正在向其大献殷勤的越南。蒂勒森国务卿还赞扬了菲律宾在打击贩卖人口方面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而事实上该国政府正在实施一场大规模的、蓄意的法外处决行动。

我们不禁要问,如果特朗普政府在推动人权状况上改变了立场,决定对侵犯人权的国家加大关注力度,那为何选择在最需要中国合作应对朝鲜的当下,单单挑出中国对其大加鞭挞?

两天后,美国针对两名中国公民和一家中国船运公司实施了制裁,理由是他们给朝鲜的核项目提供帮助。该项制裁迅速登上报纸头条,它让特朗普政府看起来并没有对朝鲜开发导弹和核武器项目坐视不理。出于同样的考虑,美国在南海争议海域重启了航行自由行动。然而,鉴于朝鲜威胁的严重性,当下亟需的是动用影响力等重大举措,而这些充其量只是无足轻重的小打小闹。

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似乎明白,令朝鲜屈服的唯一现实可行方法就是争取中国的合作。然而,正如我在前一篇专栏中指出的那样,要想让中国同意接受解决朝鲜问题必须承担的风险和成本,美国需要满足对中国来说同样重要的要求。换一种说法,如果我们要求中国对朝鲜施压,并承担朝鲜政权倒台后接纳数百万蜂拥而至的饥民、同时美军向北部中国边境推进的风险,这无疑是美国对中国提出了重大请求,它需要美国付出与之匹配的巨大让步。

然而,特朗普政府似乎认为,只要告诉中国你有义务配合,或在公开场合恭维一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够了。特朗普称习近平是“极其优秀的人”、“非常独特的男人”、“我的朋友”等等。今年6月,他甚至在艾奥瓦州举行的一个集会上敦促与会者“不要说任何关于中国的坏话”。为了说服中国,美国需要作出很多让步,比如承诺如果朝鲜放弃核武器,美国将撤除部署在韩国的反导弹防御系统,并承诺不会将驻扎在朝鲜半岛的美军向北调动。然而,毫无耐心、行事冲动的特朗普政府似乎准备相信,中国并不想合作,而是打算用其他方式对付朝鲜。但除了风险巨大的军事对抗外,是否真的存在一个遏制朝鲜的方法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