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与朝鲜:外交不是软选项,是正确选项

2017-06-30
S2.jpg

2017年,在完成了五次核试验之后,世界最贫穷国家之一的朝鲜终于可以宣称,自己同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一道跻身非法拥有核武器国家行列,虽然美国这个大概是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军事经济大国在将近30年的时间里一直反对其核计划。

那么美国为何无法在朝鲜达成其政策目标?

众所周知,一旦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采取军事行动,预计会造成大量伤亡,受制于此,美国无法动用军事力量。但美国无法达成目标的主要原因是自缚手脚,放弃使用外交这一国家可以利用的最传统手段,即使当外交能够帮助美国实现国家利益目标时。

由于布什政府奉行ABC政策(Anything But Clinton,只要是克林顿的政策就一概反对),小布什于2003年宣布不再承认1994年日内瓦朝美核框架协议。该协议曾成功令朝鲜暂停核开发计划,此后对朝外交在美国就被视为绥靖。绥靖本身是软弱的表现,同时也为道义所不容,因此对朝外交被视为美国软弱的表现和道德沦陷。

这种对待外交的方式暴露出美国外交政策核心的极度混乱。外交是由不存在共同利益和价值观的对手通过谈判达成协议、从而维护国家利益的过程。外交绝非是为那些不懂大国政治残酷现实的人所推崇的、感情用事的自由主义选项。亨利·基辛格无论作为学者抑或是外交家取得的成就都充分说明,利用冷静外交手段追求战略目标时,美国能够获得巨大回报。

外交不是一个软选项。上世纪90年代,当爱尔兰冲突各方坐到谈判桌前进行谈判时,他们面对的是与执行过杀戮、拷问、爆炸和绑架等暴力行动的准军事组织密切相关的男男女女。每个谈判者都曾是暴力的受害者。然而,虽然也经历了很多波折倒退,但他们最终达成了和平协议,这份协议真正改变了北爱尔兰社会和政治制度,以至于所有人都意识到他们不能也不愿再回到过去那种状态。

外交手段不应与接触政策相混淆。后者本质上是个人和非政府组织发起的旅游、人道援助或文化交流等单方面行动,没人对收益抱有期待。但外交并非利他行为。外交永远都对收益抱有期待。外交是利己行为。

外交官代表的并非个人,而是他们身后的国家。逮捕、监禁美国外交官将被视同对美国本身发起攻击,并可能引发军事报复行动。朝鲜深知接触政策与外交手段之间的区别,这也是为何美国外交官以及那些受联合国等外交公约保护的国际机构工作人员不会在朝鲜深陷险境。同时,很难预测美国政府是否还会继续允许美国公民冒着被任意扣押的风险前往朝鲜。自2011年金正恩上台以来,朝鲜日益加剧的内部政治动荡令在朝美国人的人身安全一直处于危险境地。

不接触政策不应等同于放弃外交政策,尤其当朝鲜对待本国及外国人的做法已经引发全球反感时,美国政府在朝鲜取得巨大胜利的时机已经成熟。人们不难确信,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的死亡及金正男的谋杀无一不代表着无法饶恕的国际罪行。前者是一个原本健康的年轻人,由于一个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在朝鲜遭到逮捕,且在长达17个月的关押期间所有正常渠道的外交联系均被切断,后者于今年2月在一个国际机场遭到杀害。

中国和俄罗斯视朝鲜政权为过时产物,而朝鲜政府公然无视国际法,一意孤行推行核计划和导弹项目,也被中俄视为对自身地缘政治利益的一大威胁。两国都不会容忍对朝鲜发动军事行动,部分原因是它们认为一旦发起军事行动,几乎不可能将冲突局限在朝鲜境内(美国和韩国的军事计划者们也认同这一点),但两国都希望结束危机,以便投资发展与朝鲜接壤的东北边境地区。

美国重启外交途径意味着与中国、俄罗斯、韩国、日本以及朝鲜这些关键国家协同合作,通过政治协商解决冲突。虽然各方利益不尽相同,但至少在口头上依然可以找到冲突相关方的共同目标,那就是半岛无核化以及令各方信服的安全协议。

施展美国领导力意味着抛弃“朝鲜崩溃”这样一个懒惰的假设,而太多政策设计方案都以这种假设为基础,同时还充当了无所作为的借口。事实上,“崩溃”是应当被极力避免出现的情景。认为朝鲜社会和政治体系一旦崩盘,朝鲜半岛会自动无缝过渡到两德统一那种政治一体化的想法是痴心妄想。“崩溃”一样有可能导致整个朝鲜半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失控的安全混乱局面。

外交手段或外部干预无法实现所有令人满意的目标。除非战败,否则将朝鲜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抹杀或实现政权更迭既不可能也不合法。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接受政权更迭只能从朝鲜内部发轫这样一个现实。我们应当期望的是,安全协议会开启朝鲜与外部世界开放交流的大门,从而帮助它实现国内政治自由化。

伊拉克战争令美国政治当局意识到,空降一些自己亲手培植的、几乎不了解伊拉克的流亡伊拉克人来运行这个国家,无论对被解放了的伊拉克人还是对美国来说都没有好结果。美国需要拒绝部分韩国右派正在积极兜售的观点,即组织约3万名脱北者作为韩国支持的禁卫军接管统一后的北朝鲜。后金氏政权时代的2500万朝鲜人民很可能有其他考虑。

包括朝鲜在内的所有相关方已经在不同程度上表示希望就朝鲜安全危机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同时它们也乐于接受令人信服的美国外交干预。成功的外交政策会给美国提供一个双赢选项,它不仅会防止一场灾难般的战争,这场战争很可能导致数十万包括美国军民在内的伤亡,同时也会恢复美国在东亚曾经无可置疑的领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