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南海问题 叙利亚危机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华盛顿的东亚盟国或可体会到安全依赖的危险代价

2017-05-18

长期以来,华盛顿一直鼓励其东亚盟国在安全上严重依赖美国,尽管偶有抱怨,但盟国倒也乐于接受这一安排。这种接受对任何一方都没什么奇怪的,对盟国而言,在防务上依靠美国有巨大的优势和好处,它减少了对庞大而昂贵的军事建制的需求,所释放出的财政资源得以用于经济发展和各种国内需求。今天,韩国的军事开支仅占其GDP的2.5%,而日本仍然遵守着1%的自我设限。澳大利亚和菲律宾的支出也同样有限。

S2.jpg

除了节省财政支出,对盟国来说,有一个超级大国保障它们的安全是极为有益的。冷战期间,这种安排避免了苏联或中国的欺凌(或更糟),东亚民众也愿意拥有更大的安全感。如此依赖美国总是会暗含潜在的弊病和风险,不过直到最近危险都还不明显。但如今,那些东亚国家的首都该敲响警钟了。

对美国来说这么做的好处总有些许微妙,但政策制定者认为它们是重要的。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安全优势减少了现在的盟友有朝一日变成挑战者的危险。对于日本这种担心尤为严重。五角大楼1992年政策规划指导文件的初稿就以十分含蓄的语言表达了难以掩饰的担忧,它认为另一个国家(暗指日本)可能会用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方式寻求行使独立的权力和影响力。这份文件直言不讳地宣称,华盛顿的政策必须防止任何国家挑战美国的地区或全球主导地位。

除这种担忧之外,美国领导人鼓励盟国不断在安全上依赖它,以此降低因盟国行为鲁莽而把美国拖入一场意外危机的风险。随着时间推移,华盛顿确实敦促日本、韩国、菲律宾和澳大利亚为自身防务多尽力,特别是适度增加防务预算,但它并没有相应施加压力让它们采取独立的安全政策,相反,美国的着重点是争取让这些国家提供更多支持,帮助推行美国的地区政策。为此在过去15年里,华盛顿一直试图改变与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同盟关系,使之从保护这些国家领土的纯双边安排,变为应对“地区突发事件”的更宽泛安排。后者不过是针对中国实施微妙遏制政策的一个代称。

华盛顿同盟体系的性质始终是基于美国绝对掌控决策这一假设。这种安排给美国盟国带来的固有风险如今越来越明显。特朗普政府有关朝鲜的反复无常、通常十分强硬的声明,使美国的安全附庸国所面临的危险更加突出。如果华盛顿和平壤爆发武装冲突,韩国和日本都会付出惨重代价,但走到这一步的决定却是由美国领导人,而不是韩国或日本领导人作出。美国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向它的盟国表示一下礼貌,征求一下它们的意见,但最终决定会在华盛顿而不是首尔或东京作出。

这在1994年朝鲜核危机期间显而易见。当时的比尔·克林顿政府认真考虑要实施空中打击,以摧毁平壤初期的核武器计划。幸运的是,前总统吉米·卡特谈成了初步条款,这些条款数月后成为冻结朝鲜核计划的《框架协议》,从而避免了危机。

但危机很容易导致战争,这对韩国来说非常可怕。首尔作为首都和最大的都市区,其位置距离分割南北朝鲜的非军事区只有50公里,朝鲜的炮火反击注定会造成大规模破坏和平民伤亡。今天的情况可能更危险,因为平壤已经拥有可以打击韩国和日本各地目标的导弹,即使朝鲜还没能把小型化核弹头装在导弹上,其破坏性也是巨大的,而一旦朝鲜完善了这项技术,对日本和韩国将是灭顶之灾。

对于过度依赖华盛顿的盟国来说,美国与朝鲜的对抗并不是让它们可能付出危险代价的唯一脚本,美国与中国关系的日益紧张是另一个源由。北京在东海和南海日益强硬的政策,大陆与台湾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引起了美国政界的严重关切。虽然两个大国之间不存在迫在眉睫的战争危险,但它们的政策长期来看是相互抵触的。而且,虽然有可能危害到它们的国家,但如果美国领导人决定以对抗性政策遏制北京的野心,盟国将无力约束它们这位美国保护人。

东亚盟国在安全上依赖美国有许多好处,但也有相当消极的一面,而且这一面正变得日益明显且令人担忧。当盟国的基本防务要依靠美国的时候,它们就放弃了决策自主权。本地区是战是和,决定是在华盛顿而不是东亚国家的首都作出,哪怕这些决定所带来的任何不良后果主要是由地区国家来承担。这个现实告诉美国的盟国,搭美国的安全顺风车并不真的免费。事实上,继续在安全上依赖美国的代价可能是毁灭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