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与进攻性网络战

2017-01-10

目前,大约30个国家正在发展所谓的“进攻性网络战能力”,它指的是复杂的计算机代码(例如蠕虫和病毒),用于破坏或摧毁计算机网络。这些国家主要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以色列以及英国。

S2.jpg

正如一战爆发前的欧洲军队,如今世界各国的军方与情报机构都愈发倾向于在网络空间抱更加进攻性的态度。其中部分原因是网络空间对进攻者更为有利。保护一个网络所有已知弱点,更重要的是保护未知弱点,都殊非易事。

计算机网络是21世纪军事实力领先的基础,由网络支撑的战争已经经由战争指挥渠道成为现实。无论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对“伊斯兰国”进行的精确空中打击,还是杀死奥萨马·本·拉登的特种作战部队突袭,如果没有网络以及可用的信息基础设施,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与此同时,世界各国都在加固网络防御,开发技术与人员能力,保护民用与军用计算机网络,同时推动基础设施建设。

对进攻性网络武器的使用,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又会采取何种政策呢?如果分析特朗普先生及其团队以往的言论,人们会看到两种前景。可以想象,他很可能冒加速网络军备竞赛的风险,采取更具进攻性的网络立场。

同时人们也有理由相信,他可以放松网络联盟,放弃寻求建立网络空间的国家行为准则。对美国来说,这两种前景都可能使网络空间变得更加危险。

S1.jpg

首先,相比奥巴马政府,特朗普可能会更积极地发展进攻性网络战能力,而且他已经表示出了更强烈的意愿去使用这些能力。

在竞选中,特朗普先生一再发誓要增强美国的进攻性网络战能力。“我会确保我们的军队无论是网络进攻还是网络防御,都是世界上最强的,”特朗普在2016年10月3日的一场竞选演讲中说道。“为了威慑针对我们关键资源的攻击,美国必须拥有不容置疑的能力发动猛烈的网络反击。”他补充道:“美国在这个领域的主导地位必须不容置疑。”

然而到目前为止,进攻性网络战能力具体指什么,这位当选总统并没详细说明。从他的公开言论看,相关解释应该包含在已遭泄露的第20号总统政策指令(PPD-20)当中,它把进攻性网络战能力定义为能够造成从轻微到严重破坏的攻击,其中包括造成生命损失和重大财产损失,以及使国家经济受到严重影响。

人们担忧的是,美国更具进攻性的网络政策或许可以威慑住一些对手,但也可能适得其反,加剧已露端倪的网络军备竞赛。鉴于网络武器项目发源于情报界并处于保密状态,其能力很大程度上是未知的,这使政策制定者们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如果特朗普先生决定不再延续美国政府的努力,去帮助塑造网络空间的国际行为准则,并推动建立互信措施缓解美国与其他国家——如中、俄这样的美国最强网络对手——在网络空间的紧张,那么情况会进一步恶化。例如,美国若能在联合国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GGE)内保持它的领导地位,这对它有好处。而如果未能提升合作水平并制定出可以被各国接受的准则,那么各国就可能被迫进一步建立自己的网络武器库。

其次,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的说辞令许多盟友担心美国的整体防御承诺。如今,美国的盟友们将不再理所当然地处于美国的“网络保护伞”之下,获得美国的网络防御协助,它们还面临着美国报复性网络攻击的威胁。

特朗普对同盟缺乏信心的言论,对盟友承担更大比例安全开支的要求,以及这位当选总统总体上的孤立主义倾向,都加剧了这种担忧。

作为信息与通信技术领域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强国,日本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打算发展自己的进攻性网络战能力。但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如今不得不重新考虑它们的立场。此外,特朗普先生眼下在美国防御承诺方面的含糊其辞,可能反过来影响进行中的进攻性网络战能力方面的全球合作,如“五眼联盟”,同时影响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新西兰这些情报合作伙伴。

当今世界的互联互通水平实际上需要一定程度的合作与知识共享。如果当选总统决定减少与现有盟友的合作,不仅会导致美国自身网络威慑力下降,也会殃及美国最亲密的情报伙伴。这几乎不符合任何国家的利益。

而且,如果新政府决定放弃在制定国家行为规范方面所发挥的领导作用(特朗普先生从未在网络安全话题下提到“规范”这个词),并加速发展进攻性网络战能力,结果将是出现一个规则更少、更加军事化的网络空间,这将会是21世纪版的“黑暗时代”。

尽管全世界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新政府会选择哪条路,进攻性网络战能力还是会不断扩大。然而,在适当的网络武器使用规范建立之前,美国得冒激起网络军备竞赛的风险。不可预测加上好战倾向永远是全球政治中的危险组合,这在日益军事化的网络空间会更加令人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