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周波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特聘研究员

土耳其能成为北约和上合组织的桥梁吗?

2016-12-19

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11月20日再次提到要加入上海合作组织,而不是欧盟。首先的问题是,这一次他究竟有多认真? 从2013年1月在一次电视访谈中提出来后,他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包括2013年11月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当面提出请求。

S3.jpg

加入欧盟还是加入上合组织,是埃尔多安的一个零和游戏,他只能二选一。对埃尔多安甚至对全体土耳其人来说,加入欧盟一直是土耳其的国家梦想,从2005年以来一直在竭力争取。但到今天,前景依然十分遥远。埃尔多安对军事政变的镇压,引起欧洲和美国的强烈不满,而同时,一个饱受民族民粹主义和经济衰退困扰的欧盟看上去也不再那么有吸引力。但土耳其入盟的希望并未完全破灭。为鼓励土耳其收容大批寻求在欧洲避难的难民和移民,德国等国家仍答应尽快让土耳其加入欧盟。对埃尔多安来说,要果断采取行动成为上合组织成员,还可能要先举行一次全民公投。

即使土耳其决定转向上合组织,也还存在另一个问题: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作为加入北约65年的成员国,土耳其从未有过离开北约的念头。事实上,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抱负很大程度上是出自它作为北约盟国的信心。另一方面,土耳其退出北约加入上合组织会给北约带来毁灭性打击。今天北约的关注重点与冷战时期一样,仍然是俄罗斯。土耳其的武装部队,军事、民用和准军事人员全部加起来,在2015年的时候总计有639551人,其常设军事力量在北约内部排名第二。如果土耳其退出,北约对抗俄罗斯的第一道防线就会土崩瓦解。

所以真正的问题是,土耳其能作为北约成员国加入上合组织吗?理论上说可以。土耳其已经是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在最终晋升为上合组织成员国之前,它可以先申请成为观察员国。但要成为观察员国,土耳其必须与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柬埔寨、尼泊尔和斯里兰卡竞争,这些国家也是对话伙伴。如果有朝一日成为观察员国,它还要与阿富汗、白俄罗斯、伊朗和蒙古这些观察员国竞争,这些国家都已经明确表示愿意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

土耳其的申请不仅仅是程序问题。上合组织内大国的态度至关重要。在上合组织,中国与俄罗斯是事实上的主导,这反映在它只有中文、俄文两种工作语言上。北京与安卡拉没有龃龉,虽然它确实寻求加强与土耳其的合作,抑制“东突”分离主义分子。“东突”是恐怖组织,在中国、土耳其等国境内从事破坏活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评论埃尔多安最近的表态时说,中国重视土耳其的愿望,中方希望同其他上合组织成员一道,在遵守上合组织法律规定和共同磋商的基础上,认真研究土耳其的愿望。这种表态被普遍看成是北京开了绿灯。

但俄罗斯的态度很难说。历史上,俄土两国为争夺对中亚地区的影响成为敌手。土耳其在地区推行“共同的突厥家园”思想。在中亚地区,它积极推动西里尔字母向拉丁字母转换。如果土耳其加入上合组织,它不仅物理上与中亚腹地再次相连,还可以利用自己的历史、语言、文化、民族同讲突厥语的国家联系在一起,抵消占主导地位的俄罗斯文化、经济、地缘政治影响。在一些俄罗斯人看来,这也代表着北约东扩,而土耳其就是北约在上合组织内部的特洛伊木马。

S4.jpg

无论如何,土耳其加入上合组织并不容易。但真的不可行吗?上合组织对土耳其的善意是可见的,11月23日,土耳其被授权担任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2017年轮值主席。这是第一次由非正式成员国担任该组织俱乐部主席。

如果上合组织接受土耳其的北约成员身份,那它的胆识和创造性不亚于邓小平为中国内地与香港关系所确立的“一国两制”。这有助于改善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促进上合组织经济一体化,为打击恐怖主义、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这一上合组织主要目标助力。

它还可能对北约有好处,因为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认为北约既过时又费钱。也许,合作可以先从大家有共同利益的反恐起步。果真如此,土耳其会很高兴地发现自己像伊斯坦布尔连接欧亚两个大陆的博斯普鲁斯大桥一样,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成为世界最大结盟组织与世界最大不结盟组织之间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