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亚洲的淡水争夺战

2016-12-16

亚洲,全球最大、发展最快的大洲,其人均淡水量低于除南极洲之外的所有其他大洲。这一现实令围绕水资源共享的跨国和国内争端日趋激烈。

S10.jpg

麻省理工学院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研究显示,到2050年亚洲目前的水资源危机可能恶化为严重的水资源短缺。这可能导致争夺水资源的战争。

因此,对亚洲的长期和平稳定来说,水将成为一个关键性挑战。

不过,相较于河流纠纷,亚洲的海洋安全挑战吸引了更多国际关注。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海洋相关议题,例如南海问题,可能通过威胁海洋航路安全和航行自由而影响域外国家。但真相是,亚洲围绕跨国共享淡水资源日趋激烈的竞争,与那些围绕海洋领土的争端一样具有不祥的战略后果。

近期事态发展凸显为何围绕共享水资源的竞争和争斗是造成亚洲地缘政治纷争和冲突升温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中国在南海的“领土攫取”还伴随在跨国流域更为安静的“淡水攫取”。重新规划跨境水流是中国利用实力、控制、影响来打造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战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例如,围绕共享水资源日渐增加的纠纷正在影响中国和印度的关系。为完成一个重要大坝工程,中国近期表示已经切断了布拉马普特拉河(雅鲁藏布江)一条支流的水流,而这条大河是孟加拉国和印度东北部的生命线。这条支流在西藏境内流入布拉马普特拉河。

在截断夏布曲河水流的同时,中国正在另一条布拉马普特拉河支流拉萨河上修建大坝,并因此形成了一系列人工湖。

同时,中国仍不满足于在流向东南亚的湄公河(澜沧江)上游修建的6座大坝,尽管其对下游的影响已经显现,中国计划中或已开工的大坝还有14座。上游大坝令中国得以控制跨境水流和富含养分的泥沙,而这对东南亚经济体至关重要,在这一地区湄公河是6000万居民的生命线。

湄公河下游国家无法达成统一立场反对中国的疯狂建坝行为,变相帮助了北京的计划。为反制美国支持的“湄公河下游倡议”,中国提出了自己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倡议,来显示其在东南亚的影响力。

S11.jpg

确实,湄公河下游国家目前还卷入了互相之间的大坝修建纠纷。例如,内陆国家老挝完全不理会地区担忧,在启动沙耶武里大坝和东萨宏大坝后,最近决定推进第三项有争议的项目:912兆瓦的北宾大坝。

湄公河和布拉马普特拉河均属于处境危险的河流。不过,中国的大坝修建者还瞄准了其他河流。随着中国大坝建设和河流改道的重点从国内河流转向国际河流,中国的大型工程如今越来越集中在资源丰富的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作为10条亚洲河流发源地的青藏高原。

这让下游国家日益担心,中国将如何利用其对亚洲最大河流系统的控制来重新调整跨境水流。由于有着多达18个下游邻国,中国有着全球任何国家都不具有的河流控制权。

由于中国在伊犁河和额尔齐斯河占用越来越多的水资源,中国和总体干旱的中亚国家关系变得日趋紧张。从伊犁河抽水可能令哈萨卡斯坦的巴尔喀什湖成为又一个咸海,其面积已经不足最初的1/4了。中国还从额尔齐斯河(流入俄罗斯鄂毕河)大规模调水来供应其在新疆的项目,包括利用一条运河向蒸蒸日上的石油城市克朗玛依供水。额尔齐斯河是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的饮用水源。

同时,中国的密切盟友巴基斯坦,已经在过去10年内第二次根据1960年《印度河河水条约》在国际仲裁庭起诉印度。寻求国际仲裁是巴基斯坦对上游的印度实施“水资源战”战略的一部分。

当1947年巴基斯坦从印度划分出来、成为后殖民时代首个伊斯兰共和国时,边界将印度河的源头划在了印度境内,而将流域大部分区域划入了新成立的国家。这种划分让印度对巴基斯坦拥有了巨大的水资源影响力。

不过,在漫长的谈判后,印度同意签署了堪称迄今最为慷慨的水资源共享协议,印度河条约为巴基斯坦保留了最大的三条河流,占印度河系统水资源的比重超过4/5。该条约将总水资源的19.48%划给印度。不过,巴基斯坦利用这一条约来支持其和印度的冲突和纠纷,包括克什米尔问题。

一些亚洲国家为了克服国内水资源不足和难以提高粮食产量的困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租用了大面积农田。这种土地攫取,事实上也是水资源攫取,已经在一些地区引发强烈反对。

更广泛来说,亚洲邻国之间围绕共享河流资源分配的竞争,包括建坝、水库和其他设施,导致互相不信任和纠纷,并恶化了对生态系统的影响。例如,干旱正成为周期性现象,并且频率越来越高。同时,在国与国关系中水资源成为权力工具。所有这些都对亚洲的未来有着重要影响。

亚洲的经济崛起离不开和平与稳定。但资源和领土纠纷剧增警示隐隐出现的危机。种种事态发展都凸显了水资源与和平之间的关联。

在未来,水资源稀缺很可能成为亚洲最主要的危机,给经济快速发展之路设置障碍,并激发跨国冲突。水资源紧张、共享纠纷和环境退化可能将亚洲拖入恶性循环。

当然,水并不是亚洲快速经济崛起导致的唯一稀缺资源,但却是最关键的一种资源,因为水没有替代品。

为了支持和平与合作,亚洲国家必须在透明、合作、共享和纠纷解决的基础上管理跨境水资源。目前,在亚洲的57条跨国河流中,只有4条存在管理水资源共享和其他机制化合作的条约。

如果不能打造政治和技术伙伴关系来稳定跨河流关系、鼓励提高水利用效率、促进环境可持续发展,亚洲将无法持续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