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俄安理会“互撕”无益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

2016-10-28

10月8日,安理会就叙利亚局势举行紧急会议,并就法国和西班牙、以及俄罗斯分别提出的两份针对解决叙利亚问题特别是结束阿勒颇东部地区流血冲突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不出任何观察家的所料,两份草案均遭遇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票,均未获通过。

S3.jpg

得到美英强烈支持的法国和西班牙草案要求俄罗斯停止对阿勒颇的轰炸并在该地区上空设“禁飞区”。虽然该草案在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得到11票赞成(9票多数即可通过)、2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但因俄罗斯行使常任理事国否决权而未获通过(这已是俄罗斯第5次就叙利亚问题行使否决权)。

同样,俄罗斯提出的决议草案自然完全不提“禁飞区”,但建议所有各方在阿勒颇停火,并要求从该市撤出武装分子,保障人道援助迅速和无阻碍进入。同样没有悬念的是,俄罗斯的草案仅获得安理会4票赞成,9票反对,2票弃权,同样没有通过,而且美、英、法三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均投了反对票。由此,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美俄“互撕”又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并把安理会作为舞台赤裸裸地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在叙利亚内战爆发的5年多时间里,美俄对叙利亚问题的介入呈现出此消彼长的曲线以及对抗-谈判-对抗-缓和-再对抗的恶性循环。内战爆发初期,叙利亚政府军似乎一边倒的崩溃,巴沙尔政权看上去也已岌岌可危,美国等不少西方国家也迅速发出“巴沙尔总统已丧失政权合法性,必须走人”的呼吁,急急划出了自己的战略目标底线。

然而,与摧枯拉朽般倒台的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不同的是,拥有地区战略盟友伊朗和全球战略盟友俄罗斯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具有极强的抗压能力。叙利亚的地面战场形势也随着去年9月俄罗斯军队的强力直接介入而出现了日益有利于叙政府军的变化。特别是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阿勒颇一旦被叙政府军完全收复,则不仅会极大鼓舞叙政府军已然高涨的士气,而且会掐断叙反对派武装后勤补给和武器运输的唯一通道,也许由此奠定叙政府军取得最终胜利的基础。正因为这样,围绕阿勒颇上空是否设立“禁飞区”问题的决议,美俄不惜撕破脸皮互相行使安理会否决权。

美俄在安理会的“互撕”不仅扩大了美俄双方之间的互不信任,加深了对立,而且成为大国不合作解决地区热点问题的最新负面案例,并置联合国安理会的信誉和权威于险境。在美俄“互撕”下遭殃的是叙利亚无辜百姓,而窃笑并获益的则是十恶不赦的恐怖极端组织。这显然既无益于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更不利于国际社会合作反恐和集中力量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恐怖组织。

S4.jpg

如今,在叙利亚阿勒颇东部地区,27万平民成为1000人左右的“叙利亚征服阵线”反对派武装的人质。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曾警告说,如果反叛战斗人员不从阿勒颇撤退,而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又不停止空袭的话,将会有成千上万人死亡。德米斯图拉特使劝诫这些战斗人员带着武器和尊严离开阿勒颇。特使甚至表示,作为撤离的安全保障,他本人准备好陪伴他们离开阿勒颇。他的警告和表态其实既指出了美俄不合作的后果,同时也指明了美俄合作的方向。也就是说,美俄应照顾彼此的关切,缩小双方在叙利亚问题上立场的差距,从叙利亚百姓的福祉和打击“伊斯兰国”极端势力这两方面来寻找共识的最大公约数。

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合作而非对抗,不仅有利于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和打击“伊斯兰国”,其实也同样有利于美俄自身的国内政治。叙利亚局势的缓和(即使还不能最终解决)会令奥巴马总统任内不多的几个月过得更舒坦一些,留给后任的包袱和烂摊子更少一些,这样青史留名的“奥巴马主义”才有更多着墨的篇章。而普京总统也需要尽快从叙利亚脱身,一来缓解俄罗斯经济和国防开支面临的巨大压力,二来也可以腾出手来为2018年的总统选举多作谋划,多在内政方面做出些成绩。总之,这次美俄在安理会的“互撕”丢的是双方的脸,是典型的双输和多输。美俄需要做的是重拾和重建信任,重新启动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的进程,在安理会拿出一个(而非两个)经过各方充分协商、建立在各方共识最大公约数基础上的叙利亚问题草案,引领叙利亚问题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