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震 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学所研究员,上海社会科学院西亚北非研究中心秘书长,上海反恐研究中心理事

中东反恐局势或面临新拐点

2016-10-11

自2015年底以来,“伊斯兰国”组织在叙利亚战场上开始出现节节败退的迹象。尽管其通过追随者在欧洲和叙利亚周边地区发动了一系列恐怖袭击,但这并不能挽救其在叙利亚主战场上的颓势。土耳其发生“7.15”未遂政变后,进一步调整了其在“伊斯兰国”和叙利亚问题上的政策,这一转变或将成为压垮叙利亚和伊拉克“伊斯兰国”组织的最后一根稻草。

S3.jpg

众所周知,土耳其在解决叙利亚内战和“伊斯兰国”问题上一直发挥着无可替代的角色。土耳其和叙利亚拥有800多公里长的边界。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这条边界成为叙利亚反对派和“伊斯兰国”等圣战组织获取外部资源的“生命线”。数以万计的外国圣战分子,以及大量的黑市石油资金和战略物资等经过这里源源不断地流入叙利亚战场。与此同时,靠近叙利亚边界地区的土耳其军事设施还是西方各国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重要军事基地。“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最优先考虑是推翻阿萨德政权。为此,土耳其埃尔多安政权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态度暧昧,一直采取阳奉阴违的“走钢丝”政策。对西方国家要求其关闭边界的呼声置若罔闻,甚至不愿称“伊斯兰国”成员为“恐怖分子”或“极端分子”,并辩称它很难鉴别来土耳其旅行的宗教人士和试图参加“圣战”的穆斯林。据海外媒体报道,一些土耳其官员甚至也参与了土叙边境地区的黑市贸易,高峰时期土耳其每天从“伊斯兰国”进口4000吨石油,使后者每个月可以从石油走私贸易中获得1500万美元的收入。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在遭遇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后,土耳其政府开始调整其在“伊斯兰国”问题上的政策。今年7月15日,土耳其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后,埃尔多安当局在叙利亚的优先考虑转变为维护自身统治和地区稳定,从而加大了对“伊斯兰国”组织和库尔德武装的打击力度,并着手肃清其边界地区的圣战武装。对于严重依赖外部资源的“伊斯兰国”来说,土耳其的政策转变无疑于釜底抽薪,将会加速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上的失败。

S4.jpg

但是,“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失势并不意味着中东反恐战争的彻底胜利,仅只是国际社会面临的威胁和挑战发生了新的变化。首先,“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地区的失败将会加速其在周边地区的扩散,以“化整为零”的方式继续在动荡地带活动,比如利比亚、也门,乃至阿富汗和中亚地区。其次,无论是“伊斯兰国”失去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控制区,还是叙利亚内战走向平息,都会带来严重的“圣战士回归”问题。根据位于纽约的美国情报咨询机构苏凡集团(Soufan Group)估计,今年初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作战的“外国战士”大约在2.7-3.1万人之间。这些圣战分子来自全球将近90个国家和地区,其规模和范围远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阿富汗抗苏战争中的“外国游击战士”。抗苏战争结束后,这些被称为“阿富汗阿拉伯人”的“游击战士”大多无家可归,只能在世界各地继续游荡,寻找新的圣战机会,本·拉登便是其中的一员。最后,即便“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失去了控制区,其所倡导的“圣战”思想在短期内并不会烟消云散,仍会在全世界吸引大批的信徒和追随者,包括诱发无组织、无领导的“孤狼”恐怖行动。

与此同时,随着“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地区的失势,“库尔德人问题”很快就会浮出水面。目前全球大约有3000多万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亚美尼亚等国。在中东几个主要民族当中,库尔德人是二战后唯一一个未能独立建国的民族,因此这些年来库尔德人从未停止追求独立的努力。在打击“伊斯兰国”过程中,库尔德人是西方国家最为倚重的地面武装,并由此获得了西方给予的大量装备、训练和经济援助,其控制区域也得到了大幅扩展。我们不难想象,在面对已经被严重削弱的叙、伊中央政权时,背靠西方支持的库尔德人寻求独立的意愿和能力也会今非昔比。一旦其政治要求得不到满足,爆发武装冲突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就此而言,近期土耳其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冲突并不是什么好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