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解除对越武器禁运与地区平衡

2016-05-27

在首次访问越南之际,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美国将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措施,这可以说是大国在东南亚争夺更大影响力的最新一步。

这一决定在华盛顿肯定将引发争议,因为包括不少国会议员在内的很多人,都希望在解除武器禁运前看到越南在人权和公民自由方面取得更多进展,例如释放政治犯,举行更为自由的选举,而不是像刚举行的被严格限制的国会选举那样。“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反对者也会利用这一决定大做文章,借机批评美国降低标准,让越南和其他那些在劳动保障方面有问题的国家加入这一贸易协定。

解除对越武器禁运也将令北京不快,这一举措会被视为是美国企图通过强化东南亚国家实力来对抗中国在南海的野心。中国决策制定者和分析人士也将发出警告,美国的决定将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并鼓动河内和其他国家在和中国进行领土纠纷谈判时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不幸的是,很多中国人将把这一举动视为是美国“遏制”中国的举措之一,不过这样的结论是不对的。

华盛顿的确担心,如果中国持续通过地区军事化和强制手段来推行其主张,北京可能在不经意间损害这一重要航道的商业活力。通过释放愿意向越南出售武器的信号,华盛顿意在明确向各方表明,美国仍将是地区纠纷中有影响力的相关方,并以此来阻止西太平洋的军事化和军备竞赛。

向越南和菲律宾出售武器只代表了了美国东南亚策略的一个方面,事实上在多数东南亚国家,再平衡战略的主要政策工具仍是外交和经济,例如提升美国在该地区的外交形象、鼓励所有地区国家加入TPP。即便是这次,奥巴马访问河内的的最重要声明也是商业合同,例如越南斥资110亿美元购买波音飞机。

即便宣布解除武器禁运,美国也没有计划支持越南大规模提升军力,更别提怂恿越南和中国开战。虽然美国在2014年就已部分解除了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允许越南可以出于海洋安全考虑购买致命性武器装备,但迄今为止美国并没有卖过一件武器给越南,河内和华盛顿也没有尝试推动军售。对越南的武器禁售,就像美国和欧盟至今仍对中国维持禁售一样,主要是象征意义的,用以强调西方对这些国家使用武力方式的历史感到不安。

当然,越南和中国一样,已经从俄罗斯那里买到了比美国可能卖给他们的更加先进的武器。在过去多年里,莫斯科向越中两国售出了数十亿美元的先进武器系统,包括先进战机和舰船,这令这两个国家在过去几十年里都是全球最重要的武器进口国。俄罗斯还向越南出售了对地导弹,从理论上说越南海军甚至可以利用这一导弹攻击中国大陆,当然很少有人真的相信越南会这么做。

事实上,在中美在东南亚的对抗中,俄罗斯扮演着可能影响结果的重要角色。在上个月举行的第五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上,大会首次组织了一个针对亚洲安全的小组讨论。俄罗斯发言者推介了莫斯科关于亚太地区的“新安全观”,倡导平等不可分割的安全原则、共同利益,以及避免在亚洲重演欧洲那样的安全危机。

来自东盟的发言者(包括数位国防部长)在会上建议,俄罗斯应在亚洲安全事务上发挥更重要角色。在会议前一天,东盟十国军事代表团负责人还和俄罗斯国防部长会晤,并宣布计划扩大双方在东盟地区论坛和东盟防长扩大会议(ADMM+)中的合作。俄罗斯上周在索契还首次主办了东盟峰会,会议最终发表声明,呼吁在数个领域加深俄罗斯和东盟合作。

不过,在亚洲安全问题上,中俄之间的合作仍更为重要。中国国务委员、国防部长常万全在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上谈及国际恐怖主义蔓延威胁,并介绍了中国自己的反恐举措。他还和俄罗斯发言者一起呼吁建立更为广泛的国际反恐联盟,强调不同意识形态共存、遵守国际法并在联合国框架下展开行动,尊重所有参与成员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在他看来,还应采取更为全面的反恐策略,包括动用外交、经济、政治、文化和其他手段来打击恐怖主义。常万全还和莫斯科在以下问题上看法一致:摒弃双重标准,不针对特定国家或宗教、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不应以牺牲整体安全为代价追求单方面获益。此外,他还表示中国军队已做好准备打击境内外恐怖主义,他还强调了网络恐怖主义威胁,并提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将通过促进国际发展来促进地区安全。

在北京同时举行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会议)上,俄中合作的稳固关系就更为明显了。在四月底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虽然没有明确支持北京的海洋领土主张,但他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联合呼吁,外部势力(美国)不应插手亚洲国家间的纠纷。两位外长还共同强调了他们对“美国试图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严重担忧”。

在奥巴马在对亚洲为期一周的访问,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个月对中国的访问期间,大国对争夺地区地区影响力的角力将持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