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国防改革及对美国的影响

2016-04-11

在习近平主席的果断领导下,中国人民解放军推出了迄今为止最全面的改革计划。所建议的措施将改变解放军的规模、结构和技术。这些改革有望达到他们所渴望的目标,即提高军队的战斗力、管理效率,并服从党的领导。

PLA1.jpg
2016年2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习近平(左前),在首都北京将军旗授予东部战区司令部指挥官刘粤军和政委郑卫平。习主席在星期一将军旗授予了新成立的五个解放军战区司令部。(图片/新华社)

一个突出步骤是减少现役军人数量,这并非意料之外的改革。多年来,解放军和其他武装已经削减了部队规模,以节省资金,把钱用于精减人力资源的现代国防技术。就算完成新的30万裁军,以人数来说,中国仍将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军队——约200万现役军人和众多预备役。

中国正在模仿其他国家的军队,将其作战架构重组为五个常设作战司令部,设立固定人员执行中国及周边地区和平时期与战时的任务。这一架构不如美国的指挥体系那样雄心勃勃,但目的同样是打破同级指挥官之间的隔阂。这种结构要求军队指挥官作为一个整体团队专注于作战,而不论他们的军种或他们的指挥平台是什么。

建立单独地面部队司令部的决定强化了各军种的再平衡,鼓励一体化联合作战。当可能的对手(日本、美国和在南海对抗北京岛屿声索的东南亚国家)更有可能与中国在空中或海上交战时,解放军传统的陆军主导结构确实已经意义不大。

从美国军方的角度看,可能最重要的变化在于解放军建立了两个新的体系: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和解放军火箭军,此外还有中央军事委员会的重组。

尽管名字如此,但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并非仅仅是支援,它有着与解放军火箭军一样的独立作战能力。值得注意的是,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将包括“新型力量”,如网络、太空和电磁能力。除了会将资源集中于网络防御和信息与心理战,此举也支持解放军关注的建立反介入和区域封锁(A2/AD)。这些进展将使解放军有能力攻击美国的指挥、控制、通讯、电脑、情报、监视和侦察系统,其目的是利用美国的非对称漏洞,如对信息技术、外层空间系统和其他使能网络的依赖,让解放军得以对抗美国仍具优势的常规军力。

新的解放军火箭军将通过阻止或催毁靠近中国的敌方军力,同时威胁对敌方国土实施核打击,来支持A2/AD战略。这个组织的新名字是从过去的“第二炮兵”演化而来,但它仍然有一些误导,因为火箭军不仅控制装备常规弹头和核弹头的远程导弹,同时也指挥海军新兴的战略潜艇部队和所有空军核轰炸机。

至于国防部、诸多解放军下属机构、预备役、武警以及民兵一下步会怎样,目前还是疑问。负责掌控整个解放军的中央军委的重组有何影响也是未知数。据今年早些时候宣布的新安排,四个现有主要机构将被取消,它们是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和总装备部。

相反,新军委领导下的十几个新管理机构将开始运作。同时,他们将更明确地建立起从中央军委到各军种的“军力供应”指挥链,以及从中央军委到新战区司令的“军力使用”作战指挥系统。

重要的是应该注意到,最近的改革并非代表中国对威胁判断的改变。至少十年来,解放军的规划者并不怎么关注在一场地面战争中战胜俄罗斯,以及打败美国的海军空军。

这一改革并不意味着要采用新的外交政策或国家安全战略,他们的意图似乎是使解放军更有效地行使现有使命。这些举措将提高军队的一体化和灵活性,而不是让军队进行新的冒险。

对党的控制的焦虑,就像在国防改革中见到的,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很突出。由党的真正信仰者来领导军队,也许不如推行更传统的中国民族主义更能让解放军指挥官们产生积极性。如果在作晋升决定时,对党的忠诚度比专业才能更有份量,那么这可能降低解放军的作战能力。

打击腐败无疑将提高解放军的士气,改进对资源的利用,这在当下尤其重要,因为中国官方(可能也是实际)国防开支的增长正在减速。此外,随着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的成立,以及采取其他加强党的文职领导的措施,中央军委现在可以更清楚地控制并对解放军任性的网络活动负责。

从根本上说,对中国军事冒险主义最大的制约仍然是解放军有限的作战效能。中国打的最后几场大仗,是1979年对越南,以及1950-53年在朝鲜对美军,解放军都表现平庸。很可能,自那时开始对装备、技术和结构的改进,使解放军在未来的冲突中成为一个强大对手,但在北京或华盛顿,没有人能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