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核峰会只是奥巴马一场小胜

2016-04-08

通过发起和组织核安全峰会,历史或将证明奥巴马总统的政治家表现足以配得上他就任总统之初被匆匆授予的诺贝尔和平奖。挪威的和平奖委员会实在等不急要将傲慢的好战轴心,即布什、切尼和拉姆斯菲尔德送走,让新总统成为神授的和平缔造者。

在他的前任当政时,主要靠的是对抗和恐吓,而奥巴马至少似乎承认,可裂变物质不受控制地扩散不符合美国利益。前政府认为靠震慑足以维持世界秩序,而奥巴马至少看出问题已经大到任何一国都无法单独应对,即使是一个超级大国。

在刚刚结束的核峰会,即奥巴马发起的系列核峰会第四次会议上,他迎接了50多位世界领导人,强调了协调与合作。他希望全世界团结起来对抗恐怖组织,用他的话说,要“阻止世界上最危险的网络组织获得世界上最危险的武器”。

峰会上,奥巴马以唯一的一对一会谈,给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殊荣。习近平则以重申支持奥巴马减少核恐怖威胁的努力,作为对这一青睐的回报。为显示双方团结,两国发表了一个十点联合声明,其中包括双方同意在美国帮助下在北京建立一个与核安全相关的培训中心,作为为其他国家提供服务的地区性训练中心。两位领导人还表示,两国将共同努力防止核材料走私,而且在峰会结束后会继续保持合作。

尽管有双边合作协议,但在其他一些问题上,美国似乎仍坚持用自己的方式代替与别国的单纯合作。就拿习近平的这次访问来说,一方面奥巴马政府表达了对习的欢迎,并列举出两国的共同点,但同时,白宫发言人又向外界保证,奥巴马在闭门会谈中绝对会提出人权、南海和网络安全问题。

美国即使在寻求与别国密切合作时,似乎也希望甚至坚持当合作关系缓慢推进时保留美国的批评权利。

奥巴马并未发现,将合作精神与对抗搅在一起,并非建立国际信任的最佳方式。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普京缺席峰会。尽管奥巴马的发言人自称对普京的缺席感到不解,但显然,没有一个人在被当敌人的时候会认为自己受欢迎。MK·巴德拉库马在他的评论中直截了当地指出,全世界97%的核储备是受军方管控,没有俄罗斯的参加,峰会就毫无意义。

的确,奥巴马最担心的是核武器或放射性材料落入恐怖分子手中。但他在中东应对恐怖主义的方法是最混乱的。前国防部官员、曾经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克里斯蒂娜·林称之为精神分裂法:“美国在阿富汗打击基地组织,同时又武装叙利亚的基地组织分支;为伊拉克的什叶派民兵提供武器,同时又武装叙利亚逊尼派民兵打什叶派。还有,美国武装叙利亚库尔德人去打伊斯兰国,同时又把新式武器卖土耳其,去轰炸与伊斯兰国作战的伊拉克库尔德人。”

林的文章还指出,美国也要求中国牺牲自身利益,参与打击激进的伊斯兰势力。美国支持在叙利亚的一个基地组织分支,是因为这个组织的目标是推翻阿萨德。大概有上千来自中国的维吾尔人在这组织里作战,而中国不可能愿意与之结盟。她表示,“不明白为什么华盛顿认为中国会加入美国领导的支持反华好斗分子的联盟”。

我想,美国对所有其他国家这种不切实际的坚持,即哪怕有违自身利益也应追随美国,是来自于奥巴马从前任继承下来的、他自己也认可的传统思维,也就是“一切由我说了算”。对朝鲜也是同样的心态。对朝鲜每一次新的核进展,华盛顿的应对就是施加更严厉的制裁,增加局势的紧张。华盛顿似乎看不到中国的两难困境:中国既不希望看到朝鲜半岛有核,也不希望朝鲜政权跨台。如我以前建议的,美国有必要重新考虑这种现状。奥巴马把宝压在通过与日本和韩国结盟对朝鲜施压,这是行不通的,只有把中国拉进这个联盟才有希望。

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并非没有独到之处。在任期所剩无几期间,他与伊朗达成了核不扩散协议,他还带着家人访问了古巴(虽然忍不住对劳尔·卡斯特罗谈了古巴人权问题,但卡斯特罗委婉地未予回应,而是比较了古巴长期以来建立的全民医疗制度和美国的医保制度)。

只要奥巴马愿意在美国外交政策上采取独立行动,他就应该考虑通过修补与中国的关系,为继任者留下具有持久性的遗产。他应该考虑如何以及为什么与中国相处才符合美国的自身利益,而不是想着怎么对付中国,或中国应该做什么来满足美国的要求。

从乌克兰向南经过中东,再到撒哈拉以南非洲,全球大约七分之一的土地、八分之一的人口正经历冲突与动荡。除了乌克兰,这片地区的其他地方都发生民族国家与激进伊斯兰教的冲突。干预主义者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挫败后,美国成为动荡的主要动因,它同时证明,美国靠一己之力无法维护和平与秩序。宗教狂热引发的恐怖主义,是所有国家的共同敌人。现在是,美国应该收敛些许傲慢,承认有必要把意识形态放在一边,与所有国家携手对抗共同的敌人。

在国际关系上采取非对抗手段的中国,可以成为配合美国反恐努力的有效合作伙伴。中国已经能将塔里班和阿富汗政府拉到谈判桌前讨论、交换意见,这是美国从未做到的。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正在与亚洲、非洲和欧洲国家进行基础设施项目的合作,这将改善当地民生,消除自杀式炸弹者的动机。

美国方面行动迟缓,但欧洲(由英国带头)早就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好处。华盛顿发生的事却恰恰相反。就像克里斯蒂娜·林指出的,虽然美国国债已接近21万亿美元,但美国的国防支出并没让世界变得更加安全。世界各处都有真正的危机,两次出手,派两支舰队到南海搅混水,对美国来说没有意义。除了大量烧钱,在世界版图上增加一个新爆点,它只会防碍在真正关键问题上与中国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