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互联网+”计划违背它的网络主权原则吗?

2016-01-25

在对前不久召开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评价中,多数外部观察家把重点放在了大会对全球互联网治理(GIG)的影响,特别是中国试图建立主权并把它视为支撑GIG架构的主要原则上。当然这是一个重要话题。随着网络和信息技术渗透到越来越多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相关领域,许多旧的不成文规定和想法正在瓦解。上世纪90年代的技术乐观正迅速让位于惶恐不安,人们的担心从鄙俗之事增多,如网上拉皮条,直到全球的安全与稳定。因此,应该如何治理网络行为,成为各国国内以及国际辩论的焦点。中国的立场是,互联网只是物理空间的反射,因此有必要遵循传统的、19世纪外交术语所规定的类似规范,各国政府在本国领土拥有的垄断权力不应受到外部的干扰。

internet.jpg

无论怎么思考这一基本原则的有效性,只要考虑互联网的跨国界特征,它就会成为一道难题。主权原则当初出现的时候,各国之间的活动范围相对有限,容易管理。可如今“工业4.0”这样的新管理术语随处可见,数字数据成为最有价值的资源。对网络空间实行严格的边界控制,或者要求数据局域化,可能阻碍互联网的全球经济潜力,而在这方面中国也渴望能分得一杯羹。况且,由于哪怕是微不足道的行为,也有像病毒一样传播、或者是吸引大批视众的潜力,因此,管辖权底线这个问题是有必要提出来的。几天前,有报道说中国国家媒体呼吁按中国法律惩罚一个把毛泽东比作阿道夫·希特勒的德国公民。但是,如果这种表达违背中国的网络主权,那人们同样可以问,应该如何处理解放军上校戴旭呢?戴上校在他微博的一个贴子里声称,禽流感是美国攻击中国的一个阴谋。

成问题的是,在这个问题以及许多其他问题上,除了坚决主张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TU)应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外,中国至今没有给出清晰而详细的回应。诚然,ITU秘书长赵厚麟在乌镇发表的讲话中明确暗示与中国的接触在加强。作为一个实际步骤,这次大会上人们见到了一个高级别工作组的成立。主持这个小组的是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首席执行官法迪·谢哈德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其目标是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献力并促进国际合作。

无疑,西方媒体对这个倡议和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出GIG原则的反应并不积极。譬如有人指出,外国与会者可以不受限制地接入全球互联网,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审查力度却在不断加强。在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斯的发言记录中,有关在网络上挑战国家权力的内容被删除了。这种阉割行为,被认为进一步证明中国是说一套做一套。

可以肯定,在已经充满怀疑的西方眼里,此等行为不会给中国的声誉增光。与此同时,如其他政治领域一样,怎样在网络空间与中国打交道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也许乌镇大会再次证明了国际政治的一个大趋势,即中国认为现有国际秩序无助于它的利益,因此要创建新的机构。在这方面,基本上见不到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参与,比如亚投行。

眼下看来的确如此。只有少数来自欧美的高级别代表出席了乌镇大会,而他们中国同行的身影在伦敦程序大会、互联网治理论坛这样的论坛上也基本见不到。然而,把互联网治理拿来与亚投行等事物相比,忽略了一个关键点:全球互联网(按道理说)只有一个。它可以为保持令人满意的道德纯粹性而拒绝中国的倡议,但这也增加了中国进一步加筑网络壁垒、或者促成更强大的区域“不情愿联盟”挑战现状的风险。显然,乌镇大批来自中亚的与会者展示了这一动向。换句话说就是,仅仅希望问题消失并不能使问题得到解决。

除了全球治理问题,乌镇还为敏锐的中国观察家们提供了中国国内政治的有趣视角。习近平与会,说明他全力支持过去一年呈现出来的雄心勃勃的互联网发展计划。确实,“互联网+”也许是乌镇大会上最常被提到的一个口号。

最明显的是,在关于中国经济的消息多为负面的时候,“互联网+”计划还有重要的经济内涵。不过它同样释放出了政治信号。近期的报道显示,习政权正下大力气对付来自内部的对政府政策的异议。这也许并不奇怪,习近平持续不断的反腐和宣布深层经济政治改革似乎导致疲态和对官僚机构的保护,改革进展缓慢的挫折感开始在顶层滋生。

而拥抱互联网提供了两个渠道,使中央可以绕过看上去僵化的官僚机构。首先,网络经济对国有大型企业的依赖相对较小,这些国企已成为现状的既得利益者。第二,互联网技术可以提供监督政策实施和地方官员表现的手段,让“山高皇帝远”这种旧观念不再有市场。

这是旨在进行国内管控,但它不一定非得限制与外界进行更深的接触。相反,可以预计中国领导层会拥有日益成熟的手段,在与外界的互动获益,包括得到外国的领先技术,直至商业机会。最乐观地看,新的乌镇倡议也许为消息敏感的政治精英们提供了认识全球互联网持续一体化重要性的渠道。但同时不要忘记,中国当局会继续寻求国际法律对其已在践行的权力的认可,那就是,要拥有决定谁在中国互联网上公开活跃的终极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