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通过核不扩散条约会议加强中美合作

2015-06-26

上月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第九次审议大会虽然没有形成最后文件,但见证了中美在核武器问题上合作的重要性。核不扩散条约于1970年生效,之后每五年召开一次审议大会,检讨条约执行情况,商议如何使条约得到加强。如今条约成员约有190个,所有签约国都必须同意它的最后公报。

在这次审议大会的发言中,中国副外长李保东说,“条约经受住了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对维护世界和平、安全与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强调条约的基础作用在于限制核军备竞赛,防止其他国家获得核武器,促进以和平为目的的核医学研究、民用电力生产及其他对核能的非军事化利用。

审议大会上,中国和美国官员在某些关键问题上达成一致。例如,中方和美方代表都明确支持条约的所谓三个支柱,即核裁军、核不扩散、和平利用核能。更有争议的是,尽管一些代表很性急,但中方发言人却赞同美国观点,认为要让核裁军取得更大进展只能循序渐进,而不能采用拟议的核武器公约,不切实际地立即禁止所有核武器。

会上,中国代表团在多数时候都回避了美国人与其他与会者的冲突。例如,在俄罗斯和美国相互指责对方阻碍进一步削减核武器或违反中导条约时,中国官员没有介入它们的争执。而且与俄罗斯不同的是,中国仍打算参加明年在美国举行的最后一届核安全峰会。这次会议将帮助建立一个峰会之后推动核安全的框架。

考虑到国内对核能的大规模使用,以及在国际市场出售核技术的利益,中国和美国都对防止核事故议题十分关心。2011年的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灾难直到最近仍妨碍着中国的核能发展计划。根据早期核安全峰会达成的一项协议,中美准备今年在北京启动一个联合核安全示范中心。

在关于召开一次富有成效的会议,讨论建立中东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问题上,美国和埃及就会议的适用条件发生争执,而中国在这场主要的争执中也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在审议大会的最后几天,对这一问题的分歧成为大会达成最后共识文件的直接障碍。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担心,除非会议的安排适当,否则以色列不会参加这样的会议。

在被问及对这一问题有何评论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建设性地表示:“中方一贯坚定支持建立中东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欢迎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有关各方为此所作工作,愿同各方共同努力,争取尽早召开有关国际会议。”最近几年,中国、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这五个被核不扩散条约所承认的核武器拥有国举行了一系列会议,交换对条约相关问题的观点与看法。它们通常还开展活动支持核不扩散和条约,比如中国就在五国中率先制作了标准《核术语汇总》,促进核问题上的相互理解和对话。

前不久,中国加入美国的行动共同为国际原子能组织的核安全基金捐款。这个自愿性资金池将用来支持核安全活动,预防、监测和应对核恐怖主义及其他核物质安全威胁。

中国和美国在审议大会上也存在某些分歧。例如,李副外长和其他中国官员比美国同行更公开强调以下问题的重要性:即使对有核扩散隐忧的国家也应该寻求双赢解决方案,应扩大无核区地理范围,促进核武器国家和非核武器国家的平等公正,核武器国家应接受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的条约义务使其安全保障范围扩大,这意味着华盛顿为保卫盟友也会使用核武器。

在可以解释为批评美国政策的讲话中,李保东说:“我们应当摒弃双重标准,充分尊重各国正当利益和关切;通过平等协商和对话,和平解决热点问题;坚持多边主义和协商一致,维护多边机制的权威。”

而美国的观察家再次感到中国言行不一。比如,在以前的会议上,中国代表公开要求俄罗斯和美国进一步削减核武器,但中国政府既不承诺削减也没有其他具体贡献。目前,中国是五核国中唯一继续增加核弹头数量并改进核武器运载工具性能的国家。

中国在核能力方面仍坚持不透明政策,没有紧跟美国和俄罗斯公开核武器数量或发射系统。让美国人感到惊讶的是,中国政府还反对日本建议外国领导人访问广岛和长崎,亲眼见证核武器带来的人道主义灾难。

尽管如此,中美官员都表示希望迈过近次审议大会的僵局继续朝前走。美国大使亚当·席曼最近写道,“没有形成最后文件令人失望,但它可以成为我们的动力,去寻求加强和支持核不扩散条约的新途径”。华春莹同样表示,“虽然大会没有达成成果文件,但各方依然高度重视条约作为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基石的作用,支持条约宗旨和目标”。

展望未来,中美两国将在排除审议大会的挫折方面发挥特殊作用,因为双方都拥有核武器,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在阻止伊朗和朝鲜拥有核武器的谈判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愿两国政府在本月举行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当中讨论这个重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