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 李岩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所长

美国内部极化将是影响中美关系的长期因素

2023-01-20
李岩.jpg

美国众议院新议长经过数天乱局和15轮选举之后,近日方才尘埃落定。共和党内出现的巨大分歧将美国政治乱象暴露无疑,也折射了当今美国内部极化之深。极化现象虽非美国政治与社会的新现象,但其近几年展现出的重大影响堪称罕见,未来一段时期也势必更加明显地对美国对外政策产生连带影响。在美国对华竞争战略推进的大方向之下,内部极化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也很可能具有长期性。

2023年是拜登政府执政的第三年,两党同时将围绕2024年大选展开备战,内部极化对于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将有显著影响。这种影响将主要表现为府会分治、两院分治的局面将明显制约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措辞和基调。拜登政府在2023年的政策重点将是落实前期制定的对华战略方针,这其中既会包含竞争和对抗的一面,也将有对华领域性合作和防止重大冲突的考虑,而后者显然将面临共和党人和民主党内鹰派势力的杯葛和制约。在当前拜登政府寻求更多对华外交接触的情况下,上述局面很可能冲淡拜登政府平衡对华关系的政策举措,妨碍其寻求“降级”中美冲突的潜在选项,增加中美恢复相关合作的难度。拜登政府在对华关税问题上长期犹豫无为即是这种局面的直接结果,对华竞争的不断升级实际上也与此密切相关。

同时,随着美国即将进入新的大选周期,各派政治势力恐怕都难以释放可能被视为对华软弱的信号。面对如此态势,可以预期,拜登政府对华的相关政策陈述可能将难以超越其之前作出的“五不四无意”表态。美国战略界和商界人士有关缓和对华竞争的一些主张,也将难以在决策圈产生政策影响力。凡此种种,都意味着美国行政当局对于涉华事务的掌控将面临很大掣肘,而且这一局面可能会持续到2024年大选。

如果说未来两年的美国对华政策大概率受制于国内极化局面,那么从更长期视角看,需要警惕的是“对华强硬”成为美国缓和内部撕裂的“润滑剂”。近几年来,一种得到越来越多认同的观点认为,美国极化虽深、党争虽激烈,但主要势力在对华问题上并无实质差异。拜登政府两年来的对华政策实践,其强硬程度甚至超过了前任共和党政府,这似乎进一步印证了上述观点。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内部极化和对立越来越广泛、更加深刻地撕裂美国社会,不排除美国两党利用中国议题来缓和内部撕裂的可能性,以图改变在其他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的政治窘境。两党或者各种政治势力、不同利益集团,可能通过无差别、无禁区地展示对华强硬,以图进一步人为塑造和加强“两党对华无差异、美国社会对华无差异”的所谓“共识”。这一危险局面近期已有所展现。麦卡锡经过艰难的政治交易方才当选众议长,当场发言就强调其议程将“聚焦中国”,极度分裂的众议院随后以365票赞成、65票反对的压倒性结果通过决议案,成立所谓“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声称重新评估美国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参众两院的军事委员会两党领袖也于近日共同宣布成立新的专家委员会,评估拜登政府《国防战略》尤其是所谓的“中国威胁”。此外,未来一段时期,两党竞相围绕各自关心的议题提出反华议案将是大概率事件,围绕台湾、科技、军事等领域的议案与拜登政府优先事项相互策应,尤其可能上升为美国对华竞争的正式政策。

在内部极化和对立成为美国政治社会常态的背景之下,行政当局难以掌控对华政策与两党操弄中国议题来展示“团结”,将成为未来相当长时期内处理中美关系不得不面临的情景。这一情景不可避免地将对使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努力产生消极影响。一旦诸如2022年台海危机的事态(国会自行其是,行政当局无意或者无力制约)屡屡出现,面对本就国情多元、现今又极化对立的美国,面对“一个无意自我约束的国会,一个受到更多约束的行政当局”,中国的政策设计势必需要更加精细,对美博弈的方案储备也需要更加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