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 陶文钊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佩洛西窜访台湾挑战国际秩序

2022-08-08
tao.jpg

2022年8月2日至3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窜访台湾。8月2日,佩洛西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侈谈台湾的民主,大言不惭地把美国和她自己打扮成台湾民主的“捍卫者”,并称“通过对台湾的访问,我们兑现对民主的承诺”。

对于她这样厚颜无耻的政客,先问一句,现在美国的民主究竟怎样了?如果说,她当面撕毁特朗普总统的讲演稿是美国民主的一次“表演”,那么2021年1月6日冲击国会又是怎么回事呢?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痛感“美国的民主濒临死亡”。佩洛西更不该那么健忘,她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也曾在骚乱中被人偷走。佩洛西之流如果真对民主有什么承诺,就应当下大力气先把美国国内的民主秩序整顿好,给人做个榜样,不要再让全世界人民看笑话。

从某种程度上说,佩洛西是靠反华起家的。她1987年进入联邦众议院,在435人中是初出茅庐默默无闻的“小字辈”。但她确有政客特有的政治敏感,不久就抓住中国人权问题大做文章,在国会一再提出反华议案,并对乔治·布什总统施加压力,妄图取消对华最惠国待遇,强化对华制裁,破坏中美两国的正常交往,包括派遣留学生。佩洛西借此声名鹊起,进入上升的快车道,也成为民主党內和美国国会内反华势力的带头羊。如今她还想通过反华再捞政治资本,因为今年是美国中期选举年,民主党能否保住众议院多数是很难说的。

台湾问题可以从三个不同的角度来看。首先,从中国的角度看,它关系到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中国没有退让的余地。台湾问题由于中国近代的弱乱而产生,必将在中华民族的复兴过程中得到解决。而解决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台湾回归祖国。不论是和平方式也好,非和平方式也好,台湾是一定要回归的。这是全中国14亿人民的坚强意志所决定的。如果说,现在在中国什么是最大的民族共识,那就是民族复兴和祖国的最后统一,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中国人民实现这两个目标。

其次,从中美关系的角度看,中美关系广泛、复杂,包括了方方面面,但我们几十年来一直说,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这个原则是很清楚的: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是清清楚楚写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之中的,美国历届政府在这个问题上都有明确承诺。1982年5月3日,在中美谈判《八一七公报》过程中,里根总统在给胡耀邦总书记的信中写道:“我们的政策将继续建立在只有一个中国的原则之上。我们将不允许让美国人民与在台湾的中国人民之间的非官方关系削弱我们对这一原则的承诺”。(Our policy will continue to be based on one- China principle, We will not allow the unoffi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American people and the Chinese people on Taiwan to weaken our commitment to this principle.)克林顿总统关于“三不”(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不认为台湾应该加入以国家为主体的国际组织)的承诺更是尽人皆知。

但美国总有一部分人想要阻挡中国的祖国统一大业,总在那里散布各种不符合“一中”原则的言论,做各种不符合“一中”原则的小动作。尤其是从提出所谓“印太战略”以来,美国更觉得台湾是一张可以顺手利用的牌,美台勾连更加频繁。民进党当局想倚美谋“独”,美国想以台制华,双方相互利用而已。这次佩洛西访台也是以台制华、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的招数。但是,在对华关系中打台湾牌是十分危险的,因为它是与14亿人民的意志和决心相对抗,美国决策者必须看清楚这一点。

最后,从国际秩序的角度看,台湾回归祖国是明明白白地写在1943年12月1日的《开罗宣言》中的,又被1945年7月26日的《波茨坦公告》所重申。这两个文件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产物,是反法西斯战争的同盟国家作出的庄严承诺,是战后世界格局的基础,是建立联合国、草拟《联合国宪章》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与他国建交的时候,无例外地要求对方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实际上是在落实上述重要国际文件所规定的安排。挑战一个中国的原则,实际上也是挑战上述重要的国际共识,挑战战后的世界秩序。美国决策者口口声声说必须“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那就应该原原本本老老实实地遵守《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规定,遵守一个中国的原则,而不要再耍什么心眼,玩什么花招。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才能避免中美之间不必要的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