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拜登“中东行”拟完成的“三大任务”能够实现吗?

2022-07-12

美国总统拜登将于7月13日至16日访问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和沙特阿拉伯,这是拜登上任一年半以来首次访问中东地区。此次中东之行,拜登大致有“三大任务”要完成,分别是:修复和加强与沙特的战略伙伴关系并推动沙特等海湾国家增产石油、在中东地区进一步组建反俄罗斯联盟、以及巩固美国以色列关系。

任务一:修复和加强与沙特的战略伙伴关系并推动沙特等海湾国家增产石油。拜登总统7月9日在《华盛顿邮报》亲自撰文并挑明了这一“头号任务”。拜登在文中称,他此行访问沙特的目的是为了加强美沙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他还指出,鉴于俄罗斯进攻乌克兰后受到的制裁,中东的能源供应“非常关键”,该地区“对我们所依赖的全球贸易和供应链至关重要”。

的确,俄乌冲突爆发后国际油价飙升,不仅美国的欧洲盟国均遭受油气资源短缺及价格上涨的“痛楚”,美国自身也正遭遇四十年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前所未有的高油价冲击。而这直接导致了拜登的支持率走低以及民主党中期选举压力增大。因此,修复和加强与沙特的伙伴关系,游说沙特等海湾产油国增加石油产量以阻止国际油价的飙升成为拜登此行的重头戏。

但美沙关系改善和加强的“钥匙”并不完全掌握在拜登手里。横亘在美沙关系改善之间的“两大障碍”(“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及“沙特在也门的战争”)也并不容易彻底消失。拜登曾在竞选期间声称,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一事使沙特成为一个“贱民国家”。拜登上台后又立刻核准美国情报部门发布了调查报告,直接将这桩谋杀案与沙特王储本人联系在了一起,并称要在人权问题上制裁沙特。同样,拜登政府将也门胡塞武装从恐怖主义组织名录中移除并不再支持沙特的也门战争,同样是俄乌冲突爆发后沙特、阿联酋两国拒绝接听拜登电话的原因之一。

如今,“高油价”和美国“高通货膨胀率”带来的焦虑似乎压倒了拜登的“人权”捍卫者决心。尽管拜登自称他此行访问沙特将坚持“基本的美国价值观”,并承诺在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的会面中要关注人权问题,但毫无疑问的是,拜登要想弥合“卡舒吉案”和也门战争等问题造成的美沙关系间隙,只能是在“人权”问题上降低调门。至于沙特是否会同意提高石油产量,为拜登的中期选举助力,这还不仅需要看拜登“人权”调门有多“低”,还要看拜登政府在伊朗核问题上的调门有多“高”。沙特作为伊朗的宿敌,不希望美国重返伊核协议,更不能容忍伊朗在升级铀浓缩技术方面越走越远。因此,如何在给不了沙特想要的、却又想从沙特那里得到美国想要的,这就要看拜登的表现了。

任务二:在中东地区进一步组建反俄罗斯联盟。拜登在《华盛顿邮报》的署名文章中还写道:“作为总统,我的职责是保持我们国家的强大和安全。我们必须反击俄罗斯的进攻,让美国处于最好的状态来战胜中国,并为世界上一个重要地区的更大稳定而努力。”虽然拜登把“反击俄罗斯”以及“战胜中国”这些“大国竞争”的“大目标”都列入了此次中东行中,但更紧迫的则是在中东地区拉“朋友圈”来对抗俄罗斯。在俄乌冲突中,中东国家基本采取的都是中立立场。据悉,拜登在访问沙特期间还将出席在沙特举行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与埃及、伊拉克和约旦共同举办的峰会(GCC+3),并与中东地区的领导人会面。很明显,虽然明知当下“在中东地区组建反俄罗斯联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拜登认为这至少是一个“美国(在中东)对冲俄罗斯影响力”的机会。

任务三:巩固美国以色列关系。拜登的中东行从以色列开始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而且美国国内犹太裔、特别是国会内强大以色列利益集团的影响力对民主党赢得中期选举至关重要。拜登中东行还将致力于推动以色列与中东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正常化进程,并且通过访问约旦河西岸和会晤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官员来表明本届美国政府与特朗普政府的不同。

比较而言,“三大任务”中,“重中之重”是第一项,完成概率大约50%,还需要看拜登访问的表现;第二项完成概率则几乎为零;第三项则是最容易成功也是难度系数最小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