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略性失败

2021-08-18
Zhao-Minghao.jpg

阿富汗危机正成为拜登政府面临的新的重大挑战。军队和外交官的仓皇撤退令很多人想起美国输掉越南战争的那一刻。国务卿布林肯否认这是1975年“西贡时刻”的重演。的确,事情比“西贡时刻”还要糟糕。

拜登政府不惜一切想要结束的阿富汗战争已经持续了20年。“基地”组织在2001年实施了针对美国的“911”恐怖袭击。同年10月,为了打击“基地”组织以及庇护它的塔利班政权,美国小布什政府发动阿富汗战争。塔利班在美军的攻势下溃逃,并躲入阿富汗山区地带以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地区,继续与美国军队和阿富汗政府军作战。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告诉他的士兵们,“美国人有手表,但我们有的是时间”。

小布什政府被虚幻的军事胜利冲昏了头脑,信誓旦旦地宣称要把阿富汗改造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国家。然而,在根本没有重创塔利班的情况下,小布什政府又在2003年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当时美国的情报机构捏造了伊拉克萨达姆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小布什政府提出在阿富汗奉行所谓“轻脚印”战略,它在阿富汗部署的兵力非常有限,对阿富汗经济和社会重建提供的资金援助更是少得可怜。

从本质上讲,阿富汗至今仍是一个“部族社会”,大多数阿富汗人并没有什么“国家”的概念和认同,他们更多是把自己视为普什图人、乌兹别克人、塔吉克人、哈扎拉人或是其他部族。哪怕都是普什图人,不同部落之间的矛盾也非常深刻,不同族群之间的内战已延续数百年。然而,小布什政府却狂妄地要在阿富汗构建“统一的中央集权的民主”。拜登如今已经明确承认这是美国犯下的重大错误。

过去20年,美国为阿富汗花费的资金超过2万亿美元,绝大部分用于军事行动。美国的军工企业和各种各样的国防承包商是阿富汗战争的“赢家”。实际上,美国国会批准的军费和援助资金,养肥了那些靠战争生存和发财的美国人和美国机构。

还有大量的资金被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官员贪污,阿富汗政府的系统性腐败令其不得人心。美国政府的援助被嘲讽为一种“幻影援助”,根本无法让阿富汗普通民众受益。据称,加尼总统在逃离阿富汗时带走了足足装满四辆汽车的现金。

正如拜登在白宫发表的演讲所承认的,阿富汗政治领导人放弃并逃离了这个国家,装备精良的30万阿富汗政府军溃退了,而这支军队的规模超出了很多北约盟国的军队。

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是战略性的,这一失败令世界进一步质疑美国的实力和信誉。从根本上讲,美国的“权力傲慢”导致了它在阿富汗的失败,不负责任的美国政治精英让美国民众以及阿富汗民众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

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认为,阿富汗战争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所实施的“自由主义霸权”大战略的一部分,华盛顿认为只有把阿富汗、伊拉克这样的国家改造为民主国家才能从根本上确保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实证明,这一大战略不过是一种“大幻想”。

然而,因阿富汗危机而蒙羞的拜登政府或许仍活在“大幻想”之中,它正在犯下新的战略性错误——把中国当成敌手。拜登政府从阿富汗仓促撤军的重要原因是,它想要集中美国的军事和外交资源,全力应对与中国之间的“大国竞争”。白宫对此意图毫不隐晦,拜登政府肆无忌惮地炒作美国与中国的“世纪竞争”,并借此强化白宫内外政策调整的正当性。

与特朗普政府一样,拜登政府想要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心从“反恐”转移到“大国竞争”,并把中国作为头号竞争对手。然而,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非左即右的。从对恐怖主义的“过度反应”到对“大国竞争”的醉心迷恋,美国习惯于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是它犯下一系列战略性错误的思想根源。

民主党籍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等人已经公开警告拜登政府,不应过度炒作大国竞争,不要把美中关系搞成“新冷战”,这对美国和美国普通民众来说没有什么好处。拜登政府应该看到,美国在这个世界上的对手太多了,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势力正在谋划如何利用美国和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对美国展开出其不意的攻击。

如何应对阿富汗政治变局,对中国和美国而言是一个共同挑战。美国如果想一边遏制打压中国,一边又要中国帮助美国解决阿富汗问题,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拜登政府应该从阿富汗危机中吸取教训,明白这个世界不会永远按照美国的意愿和预想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