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吴正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蓬佩奥建立反华联盟难以如愿

2020-08-17
wu.jpg

近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了一系列攻击中国的讲话,特别是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发表的演讲,以不实之词和意识形态偏见,抹黑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煽动仇华情绪。蓬佩奥聒噪组建“国际联盟”围攻中国,妄称“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中国肯定会改变我们”。

蓬佩奥误判形势,妄图挑起一场新冷战,以达到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这种倒行逆施注定是徒劳的。

首先,今日世界已是一体化世界。在全球化大潮推动下,生产力得到长足的发展,各国之间的相互联系和彼此依存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频繁和紧密,各国利益高度融合,形成了一个不可分隔的一体化世界。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损害了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令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盟国利益受到冲击。现在美国又要挑起新冷战,迫使一些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使相关国家左右为难。国际社会对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提出了批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举办的视频座谈会上指出,希望美国下一任总统能首先稳定与中国的关系,因为亚洲区域的长期稳定与繁荣必须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他同时也希望美国下一任国家领导人能确立稳定且可预测的对外政策。

其次,让盟国选边站不灵了。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将“美国优先”奉若神明,以牺牲他国和世界人民的利益为代价,谋求美国利益最大化,对盟国大加“讨伐”。特朗普在欧洲一体化、军费、贸易、难民等问题上发表了大量反欧言论,引起欧盟国家的不安和愤怒。对于其他重大国际问题,如特朗普质疑北约有效性,频频“退群”等,也都遭到欧盟反对或抵制。新冠疫情暴发后,美欧在有关防疫物资、“武汉病毒”、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美国从德国撤军等问题上龃龉不断。有欧洲媒体评论说,美欧同盟关系正处于二战以来最低点。

至于日本、韩国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也未能幸免“美国优先”的伤害。特朗普直言不讳,炮轰日本、韩国等操纵汇率,谋取对美贸易不正当优势,迫使日本签署单方面向美国让利的日美自由贸易协定,施压韩国和日本大幅度提高驻韩日美军费用分担。日美和韩美同盟关系也经历了从未有过的颠簸和震荡。

“美国优先”几乎把所有盟国不同程度地都得罪了。盟国对美国感到不可信,不可靠,自主意识普遍上升,发展对华关系成为盟国外交一个重要方面。美国想把盟国绑架在其反华战车上,自然遭到盟国的抵制。日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以视频会议形式共同主持第八次中欧经贸高层对话,双方就共同抗击新冠疫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中欧投资协定谈判、WTO改革、扩大市场开放等问题达成一系列丰硕成果和共识。中欧此次高层对话具有很强的指向性,欧方用行动回应了美方的非分要求。

最后,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规模具有很大吸引力。今天的中国已是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是世界上10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国内消费已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中国即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随着营商环境的优化,中国已成为全球首选投资目的地之一。维护并扩大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关系,已成为许多国家包括美国盟国的重要政策选项。这是特朗普政府挑起新冷战不可逾越的障碍。

上月底,美国与澳大利亚在华盛顿举行外长与防长“2+2”磋商。尽管澳大利亚在联合声明中与美国沆瀣一气,在香港、新疆、南海等问题上对中国指手画脚,但是澳外长佩恩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澳美)并不是在所有事情上都意见一致”,“与中国的关系很重要,我们无意破坏它”,“国务卿演讲是属于他本人的,澳大利亚有自己的立场”。佩恩说得有些隐晦,但传递的信息还是很清楚的,即澳方不参加美国编织的反华国际联盟。作为美国铁杆盟友,澳大利亚对充当美国围殴中国的“全职打手”还是有所顾忌。原因也很简单,搞砸了对华关系于己不利。

同样,作为五眼联盟成员之一,英国在5G、香港问题上也办了不少蠢事,但蓬佩奥赴英游说伦敦“入伙”反华联盟之后,约翰逊首相却强调对华政策应“更加平衡”,他不是“反华”的。

为烘托气氛,制造舆论,蓬佩奥先后安排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局长雷和司法部长巴尔发表谈话,分别主讲意识形态、间谍和经济问题,最后由他汇总作系统性阐述,可谓煞费苦心。然而,蓬佩奥演讲之后,几乎所有美国盟国都没有予以置评,仿佛这个事没有发生过一样。特朗普政府想孤立中国,但最终却孤立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