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云 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中美关系未来取决于双方努力

2020-06-24
Zhang.jpg

经过半年中美关系的持续紧张,6月16-17日,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举行闭门会谈。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李成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将此次会谈类比为有可能带来“尼克松访华时刻”效应。尽管目前做出判断为时尚早,但此次会谈意味着停滞多时的双方外交最高层战略对话重启,意义不可小看,更何况蓬佩奥过去几个月的言行一直是中美交锋的焦点之一。

会谈在夏威夷举行体现了中方的主动性。中美关系的未来需要共同塑造,诚然美国对华认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美关系的走向,但中国的主动性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美国对华认知的走向。从这个意义上说,中美关系未来的球也在中方一边。

首先,2021年无论谁当选美国总统,美国新政府主要精力仍然是国内事务,优先发展经济的大方向不会变。美国的战略需要是有一个好的国际环境确保其国内发展,对华关系方面的各种起伏都不会改变这一战略需求的本质。对中国来说,如何管控分歧,保持沟通,不仅对因为关系滑坡导致误判有抑制作用,而且对与下一届政府构建正常工作关系有承前启后的作用。中国发挥主动性也释放了无论美国政府如何更替,中国发展中美关系的决心不变的政治信号。同时,中国的进一步改革发展也需要确保有一个外部和平稳定的环境。从这个意义上说,中美关系并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因为双方对国际体系的基本战略需求是一致的。

第二,中国继续主动向美国说明自己没有取代美国的战略意图,没有将美国看成是一个衰落的国家,对于美国构建客观的中国认知仍然十分必要。中国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在其回忆录《战略对话》中多次提及,在中美战略对话中,中方多次强调不赞同美国衰落论。可能有人认为,在美国目前的对华情绪下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还有人认为,在中国已经崛起的情况下,继续这些老调子反而让美国人不信任。而笔者以为,中国对美战略沟通的目的,在于帮助美国塑造一个准确的中国认知,而“美国没有衰落”,“中国不是苏联,不想新冷战”都是事实。美国首先要自己有信心,要不误判自己,这是正确认知中国的起点。考虑到中美战略对话已经多年未开,以及美国政府换届后政策连续性较弱的情况,这些多年前战略对话中的经典论述并不一定被本届美国政府所熟知。

第三,中美对话对中国国内中美关系悲观论的蔓延也有抑制作用。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精英和民众对中国对外关系的期待和要求也在上升。另一方面,中美关系的波动容易造成上述期待与现实之间的落差,从而引发中美关系悲观论的蔓延。国际关系中的认知是相互建构的,在信息时代,这种认知互塑的速度相当惊人。在美国目前国内政治极化趋势下,很难期待美国够构建一个一贯性的对华认知。这就要求中国在对美战略中发挥主动性,稳住不稳定的美国国内认知环境。

起源于2005年的中美战略对话主要就是要解决美国认知中国的问题。在15年后的新形势下,中国对美认知和自我认知问题的重要性在上升,处理好这个问题对于帮助美国建立准确的自我认知和对华认知具有重要意义。正如基辛格博士所说的,中美要发展相互演进的关系,因此中美关系的未来需要双方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