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冠状病毒全书”恶毒的附和

2020-05-19
AA.jpg

“不要去维护特朗普……要去攻击中国。”分发给美国共和党参加竞选人员的一份内部备忘录如此敦促。“推动对中国因行动不力导致疫情扩散的制裁。”这是这本“冠状病毒全书”给出的建议。它是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阿肯萨州参议员汤姆·科顿的战略顾问布莱特·奥唐奈尔的主意。备忘录于2020年4月17日发布,其中充满恶意的语句在过去几周内流毒甚广。

人们可以在福克斯新闻、周日脱口秀、科顿参议员新闻稿、国务院政策发布和总统的推特上听到对这些有毒细节的应和。这一无耻的政治路线由一位选举战略师炮制,再经由寻求扩大权力范围的共和党成员重复并具象化。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最善于阿谀奉承的特朗普维护者们都很难跟得上这位总统的一日三变,更别提在逻辑上维护他那空洞的推文与胡扯、出尔反尔的政策以及有毒的自恋了。

至于迈克·蓬佩奥,这位前地方参议员、前间谍头子变身的外交官公开承认“撒谎、欺骗与偷窃”是治国大计不可或缺的工具。作为国务卿,他给何为糟糕的外交艺术提供了大师级作品,并向世人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推诿、欺骗和破坏外交联盟的高手。

今年1月初,蓬佩奥负责对伊朗的卡西姆·苏莱曼尼实施了一场秘密袭击,这是他的一次成功的无情清算暗杀。近期,蓬佩奥对在南美海岸被捕的美国雇佣兵的激烈言辞也暗示,他插手了针对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马杜罗的类似行动,但行动宣告失败。

好消息是蓬佩奥的意见并不总是被总统听取。攻击中国是一个小插曲,而非特朗普外交政策的特色。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痴迷于贸易,但相对务实。

的确,特朗普近期的言辞一直在应和“冠状病毒全书”的要点,但在中国问题上,他自有一套说辞。

坏消息是,无论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都把中国作为假想敌,来煽动并团结各自的基础选民。这对选举年的美中关系而言并非好事。尤其是,拜登与特朗普都被顾问们敦促,要将中国抹黑为对美国选民利益有害的外部势力。

然而,特朗普短暂的注意力,他对情绪而非智识的偏爱,以及他对意识形态矛盾的高容忍度,或许会使美中关系免受他的中国问题“专家”在意识形态驱动下寻求“脱钩”的伤害。

如果让迈克尔·皮尔斯伯里、彼得·纳瓦罗和马修·波廷格自行其是的话,他们会单方面发动一场新冷战来惩罚并孤立中国,而新冷战很容易升温到不可控地危险与动荡,更不用说对经济的摧毁。

需要警惕的是,无情攻击中国的言辞中存在明显的种族暗流,尤其当它出自一个由富有强大的白人组成的政治阴谋集团。副国家安全顾问马修·波廷格炫耀性地用中文就“五四”发表简短的视频演说。鉴于他从前作为记者有在中国的经历,他可以胜任在镜头前靠注释音标念一段中文,但他绝不是历史方面的专家。

作为非官方人士,在特朗普身旁拨弄是非的史蒂夫·班农也曾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他是一个拉斯普金般的神秘人物,乐于煽动冲突与混乱。他是最早的新冠疫情阴谋论拥护者,他称该病毒是其他手段的战争。

 

特朗普近期关于中国的一系列过激言论,包括挑衅性地使用带有贬义的“中国病毒”一词,以及言辞犀利地指责中国让病毒实验室“出来”,都是没有助益的。它们的特征都是轻浮、昙花一现。

甚至蓬佩奥对总统的即兴胡诌表示支持的言论听上去都很虚伪。他在电视访谈中自相矛盾,一会说病毒来自实验室,一会说不是来自实验室;一会说病毒是人为制造,一会又说并非人造;要么是仅仅暗示美国拥有“大量证据”,但又拿不出一点证据。为支撑这种空洞的言论,他求助于不择手段的攻击,似是而非地称“中国有感染世界的历史,他们有运行不合格实验室的历史”。

另一方面,特朗普也无前后一致的标准,但在当前语境下,这并非完全是坏事一桩。他喜欢一些无伤大雅的琐事,例如在海湖庄园招待习近平时称赞作为甜点的巧克力蛋糕有多么美妙。

当然,对于一位总统而言,这种言谈并不正常。但特朗普像孩子般容易分散的注意力,他对阅读情报报告的拒绝,以及与生俱来的无法保持前后一致,都会使其“智囊团”精心策划的计划和竞选活动受挫。

我们希望,中国的美国问题观察家们足够明智,可以认清选举年恶劣竞选口号和装腔作势的本质,这是为国内受众设计的肮脏把戏。我们同时也希望,中国的领导层足够明智与审慎,不会对这种廉价的挑衅做出过度反应。

“冠状病毒全书”是经典的宣传伎俩,通过攻击被污名化的人群来分散注意力。对于美国的政治宣传者而言,针对一个外国敌人的捏造攻击是扔给共和党州狂暴民族主义者的一大块肥肉。他们正在被利用以达成邪恶目的,即帮助道德沦丧的共和党政客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保持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