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对华政策面临艰难选择

2020-04-21
顾.jpg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靠一句名言过日子,那就是“不承担任何责任”。所以他不会犯错,从来都不会错。而且他希望人们永远无条件地崇拜自己。

因为达不到他眼中的忠诚门槛,许多渴望在他政府中任职的人都已离职他就。这不仅导致他周围聚集一群谄媚者,更具破坏力的是,特朗普扭曲诚信,玷污美国的荣誉。

一件好事是,最近,白宫收到一封公开信,敦促特朗普政府停止攻击中国,转而与对方合作。这封信是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共同牵头,由100位著名中国问题学者和前政府官员共同签署的。

百人敦促特朗普与中国合作

这封信非常明智地指出,所有国家都需要共同努力,来抗击这场不分国界的疾病大流行。具体来说,它认为“美中两国如果不进行某种程度的合作,任何抗击新冠病毒的努力——无论是在国内拯救美国人的生命,还是在国外对付这种疾病——都不会取得成功”。

信中所谓“某种程度的合作”有些含糊其辞,但实际颇有深意。它重述了迈克·蓬佩奥对中国掩盖疫情、缺乏透明度的指责,仿佛这些说法在本届国务院的不断重复下已经变成了事实。而领导本届国务院的,是一位凭着中情局的谎言、欺骗和偷窃经验办事的内阁官员。

许多公开发表的研究(包括我的研究在内)都明确认为,蓬佩奥对中国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公正与准确报道”(FAIR)引用了四份著名的医学和科学期刊,它们都独立验证并支持中国对捏造疫情的否认。

一周后,“公正与准确报道”进一步指责说,美国国务院才是冠状病毒虚假信息的传播者,而蓬佩奥却一直在指责中国做这种事情。它的文章写道:“明显讽刺的是,国务院指责它的敌人,为的是转移人们对其政策失败的注意力,而它指责敌人的这些失败正是它自己的写照。”

4月2日,在中国外交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彭博社记者问及美国三名情报官员称中方隐瞒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事情。

在提到“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耸了耸眉毛,回答说与美国政客进行甩锅游戏是浪费时间。

中国要求美国做得更好

她列举了事件发展的详细时间表,这些已经被中国放在互联网上,并且得到了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许多第三方组织的独立验证。

华春莹随后转守为攻地问道,如果美方处在中国的位置,它会处理的比中方更好吗?也就是说,它能应对更迅速,避免更多死亡吗?她提醒彭博社记者,华盛顿1月初就已经知道疫情,然而直到2月底,特朗普还在坚持联邦政府的所有公共卫生表态都需经过副总统迈克·彭斯的批准,连美国对中国的透明度要求都达不到。

不向美国公众通报疫情威胁已经够糟了,可直到3月下旬还没有为应对新冠疫情认真做好准备,这让特朗普失去了批评其他国家疏忽大意或缺少真相的道德制高点。

鉴于特朗普的个性,人们很容易理解,这封由前政要和经验丰富的中国问题专家签名的公开信的作者为什么觉得有必要曲意逢迎白宫那些虚假的说法。

以安东尼·福西博士为例,他是因为治疗传染病方面的科学专长和经验而享誉全球的。每当必须给公众一个可接受的答案时,特朗普就会把讲台让给福西,由他提供基于科学的信息,以安抚这个惊慌失措的国家。每次新闻发布会几乎都是如此。

但即使是福西也要小心翼翼,谨慎圆滑地讲话,避免掉进特朗普的雷区,那里充斥着张口即来的谎言和自甘沉沦的扭曲。虽然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资历和既往成就可以给福西某些工作上的保护,但彼得·纳瓦罗竟然有意越俎代庖。他羡慕福西的媒体明星地位,同时自恃自己对特朗普有永久的忠诚。

理查德·格雷内尔非常害怕无意的公开表态会触怒特朗普,以至于他不去国会作证。因为一向对特朗普盲目效忠,他刚刚被任命为代理国家情报总监。即便如此,特朗普的名声也让他战战兢兢。

特朗普粗鲁、无礼、报复心强,一路靠恐吓发迹。每一次白宫新闻发布会上,他总是要辱骂一些倒霉的媒体人,因为他们用某种方式冒犯了他。他的人物角色迫使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不得不进行调整,在一些新闻原则上作出妥协,以维护采访机会和连续性。

他的风格不仅改变了新闻报道的方式,也改变了公众话语的性质。歪曲民意反对中国成为其强硬派追随者们制造出来的偏见之一。如果你的白皮书原本是好意为公众服务,但没有表示支持他那些半真半假或伪造的“事实”,你就不会被理睬。这就是我对公开信做出让步的解释。

蓬佩奥的谎言、欺骗、偷窃外交

不幸的是,疫情不仅使中美两国的紧张关系加剧,冠状病毒还暴露出特朗普的美国最糟糕的一面。全世界都眼睁睁地看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想法意味着对其他国家、朋友和敌人的粗暴霸凌。

搜索“劫持医疗用品”几个字,读者就会看到网上有大量投诉,指责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和美国出高价将其他国家预定的口罩和防护服据为己有。有一次是从停机坪直接抢走,转到了飞往美国的飞机上。这只是众多的帖子之一。说蓬佩奥的第三个外交武器是“偷”不是没有原因的。

任何正派和有公平感的美国人都应当感到难堪和丢脸。

“罗斯福”号航母的悲剧也需要美国外交政策再次进行根本性调整。这艘航母1月17日从圣迭戈母港出发,2月7日在关岛停靠,短暂停留后于3月5日航行到越南岘港。之后事情就变得昏暗不清了。

该船抵达岘港时,越南还没有已知的新冠病例。3月8日,岘港出现两宗新的病例,是由两名英国游客带来的。第二天这航母从岘港出发。3月22日,航母上第一名船员确诊新冠肺炎。

是从岘港传到船上,还是从船上传给越南人,病毒是朝哪个方向传播的呢?由于正常的潜伏期为15天,典型的无症状传染期为5天,因此,在去政治化、基于科学的测试未提供额外数据的情况下,其答案并非显而易见。

反思舰船部署

美国海军也欠美国公众另一个解释。据“防务一号”网站报道,2月28日,海军代理部长托马斯·莫德利曾命令第七舰队的舰只在海上停留14天进行自我隔离。但“罗斯福”号之后却前往岘港,并于3月5日在那里停靠。《亚洲时报》因此发问:为什么?

呆在海上的命令显然是因为“钻石公主”号游轮发生了灾难。海军注意到,当数千名乘客和船员呆在一艘船上时,灾难只需等待一名病患引发传染。军舰上更拥挤的住宿条件更可能酝酿疫情。

下令舰船留在海上可以说是一个合理的悲观指令,目的是看船上有没有无症状船员,也就是说,是否有人过后会在隔离期内发病。至于为什么“罗斯福”号继续前往越南,这是要等海军来解释的问题。

只要新冠肺炎的威胁仍然很明显,五角大楼就需要重新估算以南海“航行自由”名义将舰队派往半个地球以外的风险和回报。

对于任何几天、几星期远离陆地的海上舰船来说,其危险在于,一旦暴发疫情就可能失去战斗能力,甚至只能漂在水面上等死,这要取决于感染在船上传播的速度。

乔·拜登该做什么?

前副总统乔·拜登现在已经是特朗普预定的对手,他和他的竞选团队有必要对各种问题的立场进行自上而下的评估。

特朗普的选战已经打响了第一枪,他指责拜登与中国走得太近,而且并非偶然地,他的竞选视频还对华裔美国人进行了排外式攻击。《纽约时报》说:“该广告称乔·拜登对中国软弱,并错误地暗示华盛顿州前州长是华人。这表明特朗普总统计划在他的竞选连任中继续利用种族不和。”

一分钟的广告充斥着廉价的画面,旨在误导和愚弄不知情的人。作为副总统,拜登曾对北京进行正式访问。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的镜头给人不好的联想,并提醒人们当时陪同拜登的骆家辉大使是一名华人官员。

随着竞选活动的升温,拜登可以预料会有大量的电视广告指责他被北京操控。为特朗普竞选出谋划策的史蒂夫·班农是一位误导误传大师,与中国关系密切将是拜登必须处理的问题之一。

拜登应该做什么来反击呢?他应该反驳说,他像特朗普一样反华,甚至更疯狂吗?这肯定会让他处于守势并运用失败的策略。

相反,拜登应该阐明一种与特朗普截然不同的对华政策,谈全球贸易而不是关税战,谈合作抗疫、共同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发挥领导力、共同为全球金融稳定做贡献。这都是一些重大的问题,是特朗普未能为美国人民做到的。

拜登的工作应该是以大胆的立场,向选民解释与中国合作将推动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经济。反之,继续沿着特朗普把中国视为对手和让两国相互脱钩的道路走下去,两国经济都将萎缩,而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注定只会拥有一个失败的未来。

转载自《亚洲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