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达巍 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

中美关系是否仍然“要好起来才行”?

2019-12-04
210.jpg

1989年12月10日,中美关系刚刚经历了异常困难的半年。一个月前完全退休的前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北京接见了老布什总统的特使、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将军。邓小平在这次重要会谈中开宗明义地说:“中美两国之间尽管有些纠葛,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和分歧,但归根到底中美关系是要好起来才行。”“归根到底中美关系是要好起来才行”,这可能是邓小平一生有关中美关系最著名的一个表述。他的这篇讲话被收录进《邓小平文选》,每一个关心中美关系的中国知识分子对这句话都耳熟能详。30年来,每当中美关系出现困难时,中国学者总是喜欢引用邓小平的这句话,表达对中美关系的信心。历史也反复证明,邓小平的判断是正确的。中美关系虽历经波折,但是直到最近几年之前,合作面一直大于竞争面。

30年后的今天,在中美关系似乎正在发生质变的背景下,我们有理由重新思考邓小平当年的名言。今天是否仍然“归根到底中美关系是要好起来才行”?30年前,邓小平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判断?毕竟,从逻辑上说,中美关系并没有什么道理一定要好起来才行。外交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一个好的中美关系符合中国利益,中国当然应该要好的中美关系;如果一个坏的中美关系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应该要一个坏的中美关系才对。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不妨回望历史,重新审视中美之间三段重要的历史。40年前,中美两国建交谈判何以能取得突破?30年前,中美两国何以能逐渐走出1989年的低谷?最近五六年,为何中美关系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40年前中美得以快速建交,除了平衡苏联这一中美共同的战略需要之外,另一个同等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国内发展战略的调整。《中美建交公报》是两国在1978年12月16日公布的。仅仅两天之后的1978年12月18日,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将全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中美建交和改革开放两件大事同时发生,这很难说是一种巧合。事实上,邓小平本人在1978年就曾多次指出,良好的中美关系有利于中国实现现代化。为了让中美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完成建交谈判,中国领导人在对台军售等问题上还做出了不小的让步。

30年前的1989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刚刚起步十年。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领导人明白,中国要继续改革开放,因此需要中美关系好起来。这才是1989年邓小平作出中美关系终归“要好起来才行”这一论述的基本原因。上世纪80年代,新自由主义在全球开始扩张,美国战略界和商界开始从这样一个背景下理解中美关系。因此,尽管苏联已经解体,美国仍然需要与中国接触。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1989年美国对中国的制裁主要在高层交往、军事合作等领域,为什么老布什总统特别强调“对华制裁不能影响中美经贸关系”。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才能理解为何克林顿政府1993年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问题挂钩,但是在商界等力量的游说下,1994年就决定脱钩。30年前,中美国家发展战略都需要一个稳定的中美关系。

最近五六年,中美关系逐渐出现根本性变化。除了中美实力日益接近引起结构性变化之外,中美两国政治体制、经济体制乃至社会文化层次的差异越来越明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近年来中国在政治上加强了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日益定型,美国无法接受这些变化,于是焦虑、失望。从美国的角度来说,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在美国遇到巨大的质疑与挑战,这一变化不但打破了与中国维持总体合作态势的必要性,而且使中国成了很多美国国内问题的替罪羊。

最近两年中美两国社会文化的差异也越来越明显。NBA的莫雷事件显示出了两国的一种文化差异。美国人把个人、权利放在优先的位置,中国人把国家、集体、主权放在非常优先的地位。美国人过去以为随着中国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中产阶级、新阶层与他们的看法更为接近。但是现在至少在涉及领土、主权这类问题上,美国人会看到无论是中国年轻人,还是中国的城市中产阶级、私营企业主,这些人与他们的观点差异非常大。

中美两国之间的以上三段历史都说明,一个国家国内的战略选择,对于其外交政策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两个国家发展战略是总体契合的还是相互冲突的,对双边关系有着根本的影响。中美两国的发展战略在40年前、30年前相向而行,今天则有渐行渐远的趋势。今天中美两国的国内发展战略,对一个合作性的中美关系的需求已经不像40年前或者30年前那样强烈。两国对一个比较差的中美关系的接受度也越来越强。因此,中美两国面临着这样的局面:如果各自坚持现在的国内战略选择,中美关系某种程度的恶化大概是无法避免的。反过来说,中美关系如果要想好一点,两国国内战略就都要加以调整,增强彼此的兼容性。后面这种可能性应该说很小。总而言之,我们现在遇到的不是两国的外交问题,而是国内发展战略的选择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