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天堂尚远:美中竞争夹缝中的东南亚

2019-06-21
c.jpg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做主旨演讲。

在最新召开的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新加坡及东南亚其他国家在日益升级的美中竞争中处于何种位置给出了一个颇有先见之明的分析。对于东南亚各国而言,一方面中国是最大贸易伙伴和日益重要的基建项目投资者,另一方面美国是长期安全提供者和关键投资人。美中之间日益升级的竞争态势正令地区各国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李显龙总理承认美中两个大国之间在一系列议题上的紧张态势都在升级,但他同时强调美中对峙并非一个不可避免的战略终局。在给华盛顿和北京提出珍贵建议的同时,这位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长子还强调,虽然面临各种制约,但东南亚小国依然能在美中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

李显龙总理指出,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两个国家如何处理它们之间的紧张态势和摩擦将定义未来几十年的国际环境”。李显龙承认,两个大国对势力和影响力的竞争不可避免,但他强调这不应必然导致冲突。与此同时,攸关两国利益的一系列全球性挑战和议题为美中合作提供了机遇,包括为诸如网络空间和5G技术等前沿领域设定规则,以及稳定诸如南海争端和朝鲜半岛局势等地区热点问题。

这位已连任三届的67岁新加坡领导人指出,美中之间缺乏战略互信是目前困扰两国关系最根本的问题。加上国内政治压力,这令作出妥协或让步变得困难,但也并非毫无可能。李显龙总理一方面承认“安全和国防部门有责任想所不能想,并为出现最坏情况做好计划”,另一方面指出“政治领导人有责任找到解决之道来避免出现这些极端后果”。

围绕美中贸易战,这位受过西方教育的领导人认为,如果双方都能做到就事论事,贸易争端是可以由谈判者来解决的。然而他进一步指出,“如果任何一方利用贸易规则压制另一方,或一方认为对方正在试图这么做,那么贸易争端将无法解决”。李显龙总理警告,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各方将不得不承受远超经济领域的后果,而美中整体双边关系也将因此受到负面影响,并引发一套有害的连锁作用-反作用动态。这将在双方之间酝酿出针对对方动机的怀疑情绪,迫使双方采取反制措施,从而造成一种危险的恶性循环。

近期,中国发布了一份白皮书,宣称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出现挫折是由于美方改弦更张,在谈判还在进行时就对中方征收关税,同时提出新的谈判条件。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日本大阪召开的G20峰会期间会晤。乐观人士因此希望,美中之间的紧张态势可以消退,或至少暂时得到缓和,正如双方领导人去年12月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G20集团峰会期间会晤后,两国达成了贸易战暂时休战协议一样。

在地区贸易协议问题上,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倾向于进行双边贸易谈判的做法令地区各国感到不安,它们觉得自身与美国之间的实力失衡将使其在与华盛顿的任何一对一贸易谈判中处于不利地位。作为签署《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四个东盟国家之一的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希望下一任美国政府能够重新考虑退出这个它曾高调支持建立的、高规格贸易协定的决定。

另一方面,中国在加入和建立多边互联互通、金融和贸易架构方面日益自信,受到了地区各国的欢迎。北京正密切关注《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进展,李显龙总理也希望中国考虑将来加入这一协定。同时,中国也是规模更大但要求没那么严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成员之一,东盟10国都是这一协定的成员。各成员国正在加速争取尽快完成该协定的全部谈判进程。

东盟10国全都参加了今年4月由北京主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李显龙总理认为,推出六年之久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积极参与地区和全球合作的建设性机制”。就新加坡而言,该国对第三方市场合作充满兴趣。这个城巿国家正参与为各国提供专业和法律服务,同时新加坡也是开发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合作伙伴,这一新倡议计划建立一个连通中国西部与东南亚的国际海陆通道。同时,李显龙总理还强调,“'一带一路'倡议必须保持开放与兼容并包,决不能将该地区变成一个以一个单一大国经济体为中心的封闭集团”。

与此同时,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在其主旨演讲中强调的“自由开放印太”愿景也吸引了地区各国的兴趣。与中国存在海洋领土争端的东南亚沿海国家都视之为制衡北京在南海地区日益增长影响力和日益频繁活动的机遇,同时也是一个增强自身国防实力的机遇。然而,虽然美国的这一战略在传统安全领域强劲有力,但在经济领域除了提到《建设法案》(Build Act)外并无太多亮点。这就让人容易把这一战略与美印日澳之间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相混淆,加上各国担心北京的反应,这些因素都令大家对美国的这一战略兴致不高。

对于一个从殖民时代至冷战期间一直饱受大国游戏摧残的地区,美中竞争给东南亚团结带来了全新的严峻挑战。这个直到1999年才完成结盟的东盟10国联盟的选边站队压力或许真的非常大。但虽然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完善,东盟各成员国都深知,削弱东盟的中心地位只会令该地区陷入大国竞争的动荡。正因如此,东盟各国应当继续与所有大国保持接触,在一系列广泛议题上强化共识,来维护它们在与大国互动中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