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菲关系遭遇双重危机

2019-04-29
g.jpg

人们说,政治上没有永久的利益,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同样,也不会有永久的总统和政策,尤其在中菲关系大起大落的背景下。

在关键的中期选举中——这次选举被当成对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总统职位的一次公投——菲律宾领导人遇上重大的南海危机。今年1月以来,一批中国准军事船只包围了南沙中业岛,它们有可能是隶属强大的解放军的海上民兵部队。

从上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一直占领着这个有争议的岛礁,这个东南亚国家开始在上面修建简易机场,驻扎常备军队和居民。如果放手不管,这场酝酿中的冲突有可能使杜特尔特多年来扭转中菲历史紧张关系的努力出现逆转。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北京加紧对这个东南亚国家进行大手笔投资,在南海摊牌,还将与人们担心中国在菲基建项目造成“债务陷阱”交织在一起。

2.0版斯卡伯勒浅滩危机

2012年,菲律宾军舰曾与中国的准军事船队在有争议的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陷入长达数月的对峙,其后中菲关系急转直下。

这一岛礁位于菲律宾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几个世纪来一直是菲律宾渔民的传统渔场。一个多世纪里,追溯到西班牙时代,菲律宾都声称该岛礁是其国家领土的一部分。事实上,按菲律宾法律,这里是被当作一个地方自治区域。

当时,一艘菲律宾军舰试图拘押在当地偷捕宝贵渔业资源的中国渔民,但它很快就遭遇了越来越多装备良好的中国准军事船只。

在经过美国人长达几个星期的调解之后,双方于2012年年中达成一个彼此脱离接触的计划,但这只让中国从那时起保持了对该岛的控制。之后,由于前菲律宾贝尼尼奥·阿基诺政府决定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把中国告上法庭,两国关系陷入新的低谷。

阿基诺政府还加强与美国的结盟,在新《菲美加强防务合作协议》下欢迎美国在菲律宾领土上的军事存在。结果是导致出现亚洲最糟的双边关系,两国领导人回避正式会面,直至2016年阿基诺总统的任期结束。

与前任一样,杜特尔特也寻求同中国建立稳健的贸易投资关系。但和阿基诺不同的是,他甚至还考虑同这个亚洲的超级大国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作为交换,这位菲律宾总统淡化南海争端,同时把中国视为国家发展不可或缺的合作对象。但在杜特尔特倒向中国三年后,他的亲北京政策在国内遭到了强烈反对。

争论的一个主要来源是中国继续使两国争端军事化。2019年初以来,已经有275艘不同的中国准军事船只被657次目击,围攻由菲律宾控制的中业岛。

加紧围攻的真实用意还不清楚,但有可能出于几个目的:一是让中国能够监视岛上的整修行动;二是对菲律宾在这一地区的供给线和海上监视任务进行威胁恐吓;三是防止菲律宾占领附近的敦谦沙洲并在上面修建基础设施。敦谦沙洲是中业岛海域内的一个低潮高地。

双重危机

在国内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菲律宾总统对中国发出警告,“如果敢碰它(中业岛)……我就会告诉士兵,'准备执行自杀任务吧'”。菲律宾政府甚至警告中国,如有必要,它将把包括2016年海牙仲裁庭裁决在内的这一案件提交给联合国大会。

然而,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不太可能降低公众对中国的怀疑。事实上,马尼拉Social Weather Stations最新的调查显示,只有两成菲律宾人认为中国是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说明在主要外国合作伙伴中,这个亚洲强国是最不受菲律宾公众喜欢的。

过去一个月,政府的批评者们加紧努力质疑杜特尔特的对华政策。最高法院大法官、直言不讳的出名政治家安东尼奥·卡皮奥曝光了中国在菲律宾几个基础设施项目的条款,特别是契科河项目和卡利瓦大坝项目。

按照这位法官的说法,菲律宾政府已同意把“国家祖传财产”,包括礼乐滩等争议地区的自然资源,作为中国贷款的抵押品。卡皮奥认为,如果发生债务清偿纠纷,设在北京的仲裁机构可以判定扣押菲方的资产。

在公众不断升级的批评声中,杜特尔特被迫下令审查与中国签订的所有政府合同。

与此同时,前外交部长艾伯特·德尔·罗萨里奥和监察专员肯奇塔·卡皮奥-莫拉莱斯向国际刑事法院提起针对中国官员的指控。他们指控北京在南海侵犯菲律宾渔民的权利,犯下反人类罪。

在回应中国对这一法律行动的愤怒时,杜特尔特无可奈何地表示,事情是他无法控制的,因为“菲律宾是一个民主国家,任何人都可以起诉任何人”。

这位菲律宾总统迫切想挽救与北京的和解,他坚称中国是“朋友”,“妥协”是南海唯一的方向。话虽如此,但菲律宾民众仍对他的外交政策取向感到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