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不应把有问题的中国当成敌人

2019-04-01
8.jpg

冷战已于30年前结束,世界各国人民更自由了。曾经一度,美国政府削减军事预算,降低了军备水平。

然而,许多美国政策制定者好像担心生活在一个没有敌人的世界里。特朗普政府把目标对准中国。副总统迈克·彭斯最近谈到北京在经济、意识形态、军事和政治方面构成的威胁。他谴责中国“利用掠夺性经济胁迫它的邻国,同时将南海岛礁军事化”。他同时宣布华盛顿不会再对此类威胁视而不见。

在为五角大楼的最新预算案进行辩护时,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不停地念道“中国、中国、中国”。他对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说,“我们忽视这个问题已经太久太久了”。

中国最初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许多美国人想象它正在变成一个自由民主的共和国。然而,北京今天正在迅速倒退。特朗普政府的关注重点是经济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威权主义的潜在扩张,甚至是极权控制。在境外,中国正提供一种对抗性的经济机遇模式,这种模式包含着政治上的控制。

尽管在国际上有野心,但中国对美国的主要挑战并不在于军事。华盛顿武装力量的规模和经验远胜中国军队。美国还拥有巨大的核优势。在全球游弋的美国海军有11艘航母,而北京只有一艘航母,还有两艘在建造中。华盛顿在整个亚太地区配置了空中和地面部队,而中国在美国周边没有任何军力。

中国正在军事上投入巨资,也许终有一天能与美国的军力匹敌,但考虑到美国现有的领先水平,这还需要数年或数十年的时间。即便到那个时候,中国也不会对美国的威慑作用产生严重威胁。

中国对美国构成的主要军事挑战,是它决心阻止美国左右其邻国。维护航行自由符合华盛顿的利益,但这目前并不存在风险,因为北京无力阻止美国的进入。实际上,中国一直在有意避免与华盛顿发生直接对抗,对此它是有充分理由的。

美国通过在东亚的有意扩张得到了好处,但为对抗像中国这样的崛起大国而这么做,其成本将变得越来越高昂。美国建造和保护一艘航母的成本要远远高于北京击沉一艘航母。也因此,五角大楼十分关注所谓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A2/AD)”。

虽然军方希望把随意干预需要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但投放兵力的成本实际上比威慑行动要大得多。为了沿着中国的边境压制它,华盛顿准备拿出多少钱,又准备承担多少风险呢?与中国这样一个有核武器的国家开战,就是用极高昂的代价,去对付一个对美国并没有存亡威胁的目标。

对于美国来说,更可取的是把北京当成一个待解决的地缘政治问题。中国远没有做好主导这一地区的准备,更不要说主导全球了。中国的周边国家,俄罗斯、印度、日本、韩国和越南,在过去几十年里都和它交过战。北京的自大已经促使它的邻国武装并组织起来对抗它。菲律宾正要求日本采取更多行动。印度也在与越南和该地区其他国家合作。

中国仍是一个穷国,很可能面临政治对经济的干预不断加大所导致的经济增长放缓。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人口压力,也许让这个国家在富裕起来之前就老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制造政治对抗和坏账。政治上,习近平主席看起来既站在峰顶,也站在悬崖边。在成为全球霸主之前,北京必须要面对上述及其他的挑战。

所有这些不是低估中国的潜力,但它并不是当今的主导力量,它也不一定会成为明天的主导力量。即使一个更繁荣、更强大的中国,也不必然威胁美国的根本利益。波士顿大学的约书亚·施弗林森认为,“臆断中国这样的崛起国家总是倾向于挑战即成大国,这不仅是错的,而且相对于中国可能在做的事情,它最近的自大远远算不上对美国的明显挑战”。

美国应该关注中国的政治和经济角色,而不是强调军事上的补救,因为随着美国人口老化导致联邦预算爆炸式增长,军事行动会变得越来越难得到支持。为此,华盛顿应从调整自己的政策入手。

同样重要的是,华盛顿不应该把中国当作敌人。如果这样做,它就很可能真的变成一个敌人。威胁中国的利益,可能会刺激中国做出敌意反应。施弗林森指出,“在某些条件下,不那么激进的美国外交政策也许比多数专家所预期的更能鼓励中方合作”。

美国也许不喜欢今天全球力量均势的改变,但在19世纪,美国自己就是变革性的崛起力量。想象一下,如果中国派遣它的海军沿美国西海岸航行,训斥美国的对古巴政策,对与华盛顿开战的必要性展开辩论,美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美国人会更多考虑对抗而不是合作。

有关“修昔底德陷阱”的讨论很多,它涉及上升大国与衰落大国之间的相互作用。华盛顿和北京在21世纪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将面临诸多挑战,但两国可以而且必须努力减少爆发冲突的可能。

美国人应该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中国构成了严峻的挑战,但华盛顿可以做很多事情来避免两国关系变得具破坏性。这对两国,坦率说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