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崔天凯专访

2019-01-27
A.gif

以下对崔天凯大使的采访于2019年1月18日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卡特中心录制:

周柳建成:我有很多问题想问您。

崔大使:请问。

周:崔大使,40年前邓小平和吉米·卡特做出了改变世界的决定:在中国和美国间建立外交关系,此举令地球两端十几亿人民的利益实现融合。40年后,您认为两国是否实现了最初设计师的意图?

崔:我认为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两国以及整个世界,都从过去40年中受益匪浅。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回顾历史,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我们在亚洲爆发了两场“热”战。但自从所谓的“美国重新对中国开放”或“中国重新对美国开放”,基辛格和尼克松的访问,以及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总体来看如今的亚太地区和平而稳定。虽然仍有一些热点问题存在,但已受到控制并正得到处理。我们甚至正在合作处理这些问题,例如朝鲜半岛问题。从经济上来看,亚太地区也和40年前非常不同。如今,这里是全球经济的主要引擎之一。中美两国都功不可没,因此我们非常感恩卡特总统和邓小平先生以极大的勇气和远见做出了这一历史性决定。

周:1979年元旦后数周,邓小平就来到美国,他在白宫南草坪说:“今天的世界还远不能说平静。不仅和平面临威胁,导致战争的因素也明显在增加。”1979年以来就没有发生过世界大战,1979年以来也没有一个美国士兵在东亚战场上死亡。您是否认为美中关系为和平做出了直接的贡献?

崔:是的,当然如此,尤其是在亚太。40年前,很难想象我们可以在亚太实现和平与稳定,但如今这已成为现实。有时候,人们将此视为理所当然。

周:邓小平在美国时访问了约翰逊航天中心,他爬进了月球车,还走进了宇宙飞船模拟舱。当时中国的绝大多数人口还生活在贫困中。而就在几天前,中国成为全球第一个探索月球背面的国家。鉴于所有这些技术进步和当代中国的创新,您认为中国将如何利用其创新来令人类获益?

崔:我认为这正是中国努力发展科学和技术的目的所在。当然,我们的目标是令中国人民过得更好,但我们也时刻准备为整个人类进步做出更大贡献,包括通过科学和技术。并且,坦率来说我认为美国在科学和大部分技术方面仍然是领先国家。中国仍在学习美国和其他国家,并努力追赶。不过,这不是为了取代它们,而是与它们合作,以促进整个人类社会更大的善。

周:一些人将这些创新、这些月球背面的照片视为某种威胁。他们认为,这些科学技术正被用来提升中国而非帮助周围人。您想对这些人说什么?您在中国成长,您代表中国,为何这个中国和人们所谈论的中国如此不同?

崔:14亿中国人正在努力奋斗以实现国家的现代化,并努力实现我们“两个一百年”目标。这其中就包括科学家们的努力。我不认为中国有任何人在策划侵略他国,所谓的在他国颠覆政权,或者将我们的制度或意识形态强加给他国。中国没有这样的计划,在中国也没有人从事这样的事情。但是,可能其他国家有些人正在做所有这些事。

周:所以,他们可能想当然地认为,他们内心所恐惧的,就是中国可能正在计划的?

崔:如果我们回顾一下过去半个世纪的历史,或者是二战结束以来的历史,会清楚地看到在大部分时间里哪个国家,或哪些国家曾侵略过他国。哪些国家曾在全球尝试过政权颠覆,以及哪些国家充分参与到和平发展中。我想事实是如此清晰。

周:是哪些国家呢?

崔:我们没必要点名。

周:1978年底到1979年初的几周时间对全世界来说是意义深远的,虽然很多人可能不太了解。1979年元旦地球上两个伟大的国家决定做真朋友并在未来一起合作,而就在此前几周邓小平在中国开启了给世界带来翻天覆地影响的改革开放进程。这两件事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开放中国的国内政策,也意味着开放中国和世界的接触。在此过程中,中国是否有可以与他人分享的、对他人也有用的经验?

崔:事实上,在“文革”结束邓小平复出后的那几年,中国的历史性改变就开始了,可能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切开始于邓小平所呼吁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中国重新评估了国际形势,并得出结论:不存在世界大战的迫切威胁。因此,中国应当聚焦经济发展,聚焦现代化进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启动了改革开放。并且那时我们认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不可能闭门造车。我们必须和我们的邻国,以及美国等全球大国建立更好的、更稳固的关系。所以,你可以看一下邓小平在那几个月的外交日程,他在做出改革开放决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访问了我们的邻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同时,中国和美国关于关系正常化的谈判也在进行。事实上,《联合公报》是在做出改革开放决定的三中全会召开前两天发布的。此后不久,1979年1月底邓小平赴美进行了为期九天的访问,这是一次时间格外长,但成果斐然的历史性访问。所以,所有这些都是中国“大战略”(如果我可以借用这一说法的话)的一部分,即通过和美国开启全新关系,来开启现代化进程、聚焦经济发展,并为全球和平与稳定作出更大贡献。

周:您提到对美国的九天访问,我今天上午采访了卡特总统,他说他发出邀请后24小时内就收到答复,这意味着这是邓作出的迅速而有力的决定。我知道您自己也记得这段访问,因为作为长久以来第一个美国人有机会亲眼见到的中国领导人,邓引起了很大轰动。作为当时在上海的一个普通中国人,您觉得邓对美国的访问对当时的中国年轻人发挥了什么作用?

崔:壮举。首先,这为中国的年轻人打开了机遇之门,让他们可以出国学习并实现更美好的未来。我每次和卡特总统见面,他都会跟我讲这个故事,就是他半夜接到他儿子的顾问从北京打来的电话,说邓小平希望派学生到美国来。卡特总统回答说他们毫无疑问会受到欢迎。因此,这就是决定对话带来的结果。我个人就是这个决定的受益者。几年后,我来到美国攻读硕士学位。因此,如果没有邓小平的访问,没有他和卡特总统一起做出的打开交换学生大门的决定,我不可能有机会来到这里。

周:您的职业有着极好的开端,在联合国与国际社会打交道。全球化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崔:我认为全球化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当今世界人们的联系更加紧密。你是在美国、中国还是非洲都无所谓,你可以立刻建立联系。因此,信息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也更有影响力。如今,人员往来、货物和服务流动,几乎所有都是全球化的。当然,这主要是由科学技术进步,以及经济激励因素来驱动的。我认为,人们无法逆转这一趋势。但同时,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对待红利如何为所有人平等分享,如何实现包容、开放和互惠的全球化进程的问题。我认为,这正是过去数年国际社会所面临的挑战。

周:小微信贷先锋穆罕默德·尤努斯也曾谈到过这个话题,他说中国模仿了传统大国的成功经验,但不会愿意照搬其缺陷,即社会不平等和悬殊的贫富差距。中国成功找到了解决贫困的方案,如果中国能实现数亿人的脱贫,那么必然意味着其他地方也能实现?针对因贫困、因失业、因不得不让自己孩子退学等造成的不公平和不公正,解决方案是什么?怎么解决这种社会鸿沟?

崔:我认为,确保人们可以获得所有这些机会至关重要。如果穷人的孩子也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他们就可能改变人生,可以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对一些更弱势的群体,如残疾人、老人,照顾好他们是我们的责任。政府必须出台政策来满足这些弱势群体的需求,因此全球化的红利、技术进步的红利,才会更加平等地被分享。

周:您谈到技术进步,谈到我们对其依赖度,谈到它如何推动一种全新的全球化,您还谈到了邓小平所说的追求真理。在一个技术世界,假新闻和信息的快速传播常常难以控制,如今要建立“真理”是否变得非常复杂和困难?

崔:在如今的信息时代,人们仍在学习如何负责任地行事。因为如今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接受信息,或发送信息以影响他人。时常会出现所谓的“假新闻”情况,并且有时个人很难以区分。政府、机构和社会应当制定一些规则和规范,来让人们在信息时代负责任地行事。

周:用得体并且彼此尊重的方式?

崔:是的,是的。

周:我想回归到中美话题。吉米·卡特认为中国和美国应为确保全球和平,以及推动和促成全球繁荣而受到赞许。但他也说,这一关系正处于危险状态,并且如果误解和误判持续下去的话,中美两国可能陷入他所说的“现代冷战”。您是否同意?

崔:可能一些人确实有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挑起新冷战的意图。我们必须对这样的企图保持警惕。但同时,我认为两国之间不断增长的共同利益非常明确。如果我们可以真正聚焦于两国之间不断增长的共同利益和共同需求,我认为很显然我们应当合作,而非与对方爆发冷战。

周:过去一年来最重要的当然就是两国之间的贸易战。您是否认为这一事件将永久性地改变40年来的关系?并且,中国是否会寻找其他伙伴,或提升已经存在的其他伙伴关系?

崔: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贸易战会伤害彼此,甚至全球经济。过去几年来贸易纠纷的影响不仅在两国,也已在全球显现。这就是为何大家普遍担心这一纠纷没完没了地持续下去。我认为,我们应当加快速度达成目前这轮磋商,针对既有问题找到务实、有效、互惠的解决方案。当然,一旦我们解决了既有问题,还可能会有新问题产生,但我们一向本着互相尊重和互惠的精神来处理这些问题。

周:您走遍全球,听取不同意见。您希望美国人民了解中国和中国人的哪些方面?

崔:我希望美国人民能更好地了解真实的中国,不是一些当地媒体所报道的那个中国,不是一些所谓“战略家”笔下的那个中国。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中国。坦率来说,这里一些人正在妖魔化中国。他们所谈论的,他们所强加给美国人民的,不是中国的真像。我希望,并且我认为我在这里的部分工作就是促进两国间更好的互相理解。

周:如果有人想了解中国,并且想认真地理解这个迷人的国家,您建议他们怎么做?第一步是什么?

崔:有很多值得一读的好书。如果他们对历史感兴趣,他们当然可以从阅读中国历史开始,这显然会帮到他们。当然,如果他们可以实地去中国走走,亲眼看看就更好了。眼见为实,最有说服力的办法就是人们去中国,看看中国人每天都在做什么,他们的抱负是什么,这个国家的目标是什么。去吧,去看看那里正在发生的事,和中国人聊聊,听听他们怎么说,去看看不断发展的中国故事。很多误解就会消散。

周:这是两个在很多方面都完全不同的国家:语言、文化、起源,以及治理体系。您认为,美国未来是否有可能说:“是的,第二大经济体如今就在我们身后不远,我们可以给它一点空间,并且我们可以共同领导。”美国是否有可能这么做?

崔:我认为中国人民完全有权利追求更好的生活。这是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剥夺我们的这种权利。因此,不管别人是否高兴,中国将继续和平发展。中国人民将继续努力工作,实现更美好生活。但同时,中国的发展不会,过去不会,将来也不会损害他人。中国的发展令中国可以更好地为全球经济增长、全球和平与稳定做贡献。例如,从2019年开始,中国是联合国常规预算和维和开支的第二大贡献国。当然,美国仍是最大贡献国。所以,我们正在赶上,我们正承担更多国际责任,但同时我不认为中国和美国在未来会变得完全相同。我们为什么要有一个所有国家都完全一样的世界?那将是一个非常无趣的世界。我们必须尊重并充分利用多样性。因为中国有着不同文化,有着更长的历史,甚至说着不同语言,这些对很多美国人来说是一种吸引力。当然,对很多中国人来说美国总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国度。因此,这将激发两国人民更多了解对方国家,有了这样的互相理解,就会带来更强大的友谊。我想这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个好消息。

周:我想以回到中美关系的两位设计师来结束我们的对话。大使先生,您多次说过人们不应该忽视两国关系为何开始,那是为了追求全球和平,并且正因为这两个国家,全球和平中的某种元素得以直接获得。吉米·卡特昨天说,这种关系,以及代表这种关系的人们,如今应该继续向前,并创造一种不仅基于互相尊重,还基于爱的全新伙伴关系。这是否仍有可能?

崔:国际关系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基于共同利益。显然,中国和美国关系就是如此。当然,如果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能够互爱,这当然很好。但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这么做。因此,关于两个伟大国家的关系,我认为找到不断增长的共同利益,并将双边关系建立在共同利益上是至关重要的。

周:崔大使,非常感谢。

崔:谢谢,很高兴和你对话。

您可以在此(链接)收听周柳建成与崔天凯大使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