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俄2019年将在朝鲜寻求更多利益

2019-01-14
d.jpg

尽管去年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国际社会在2019年依旧面临朝核问题。朝鲜暂停了核试爆与弹道导弹测试,但却保留了在无事先警告情况下恢复核试爆和发射导弹的能力。金正恩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甚至提到这一能力,并暗示如果美朝关系继续紧张的话,平壤还有其他的合作伙伴顶替华盛顿。

朝鲜同美国和韩国的关系在2018年虽说有改善,但中国和俄罗斯依然是朝鲜最好的友邦。北京和莫斯科竭尽全力,避免可能威胁金氏政权的地区经济危机、大规模难民潮和军事冲突。事实上,他们的外交官可以容忍美国对平壤采取某些对中俄最重要的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不构成威胁的措施,但前提是他们相信这些制裁能够推动谈判,避免行动升级,并有助于长期和解。中国和俄罗斯反对可能导致平壤政权崩溃或者令其自身卷入地区冲突的强硬举动,相反,它们试图通过提供经济援助和安全保障来安抚平壤,使其主动放弃挑衅行为和军国政策。

经过多年低迷,去年的进展让北京和莫斯科变得更加乐观,并且看到获得地区利益的机会。在它们看来,2018年在朝鲜安全问题上取得的进展让两国获益。尤其是,它们认为国际社会正在遵循北京和莫斯科近年推动的“三步走”和平脚本。第一步,是韩朝与美国都减少地区军事活动。在这一“双冻结”阶段,平壤停止导弹试验和核试验,以换取美韩停止大规模军演。在第二阶段,朝鲜领导人打破一年来的孤立,与韩国、中国、俄罗斯尤其是美国等关键伙伴直接进行高层对话。

不过,中俄和平计划的最后阶段似乎仍遥不可及。最后阶段要求将单独的双边对话拓展整合为全面的多边努力,从而建立一个持久的地区和平与安全机制。朝鲜与美国的分歧依然尖锐,特别是在取消制裁的时间安排、实现朝鲜全面无核化以及签订和平条约等方面。美国和韩国仍要求朝鲜采取具体、不可逆、可验证的措施消除其核武库。相反,朝鲜政府首先是想结束制裁和拥有一个“延续且持久和平的政权”(理想状况是用和平条约取代现有的停战协定)。

虽然中国在韩朝两国的商业存在已经远远超过俄罗斯期望达到的水平,但在朝鲜问题上,北京和莫斯科并不互为主要经济竞争对手。中国寻求利用其经济主导地位来促进朝鲜经济改革,稳定朝鲜政权,减少其对中国长期援助的需求,同时让朝鲜将关注重点从对外挑衅转向国内经济。北京还希望获得朝鲜的市场、劳动力和自然资源。而莫斯科的野心则更多集中于推动跨国项目,这些项目有助于作为欧亚运输走廊的俄罗斯更紧密地与亚洲市场对接。北京与莫斯科已经在探讨数个涵盖韩朝两国的多边经济项目,在这些项目中,中俄将发挥互助共赢的重要作用。实际上,中国的决策者或许欢迎俄罗斯更多分担扶持朝鲜经济的重任。

中俄在朝鲜问题上也存在分歧。莫斯科和北京都不希望日本参与和平条约谈判,因为担心绑架问题会使谈判陷入僵局(朝鲜承认几十年前曾绑架日本公民来协助本国的情报计划)。而有些中国人则担心,俄罗斯为惩罚华盛顿采取制裁等反俄政策,同样也会破环和平谈判。此外,之前俄罗斯曾被列为金正恩最青睐的外国合作伙伴,但在过去一年里,中国在平壤的影响力出现反弹,这也可以说是莫斯科的损失。

不过,至少在短期内,中俄在朝鲜问题上的政策大体会保持一致。在两国进行的采访都表明,其政府都会在当前美朝关系缓和的基础上再接再厉,促使美国进一步削减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力量,并推动美国和其他国家取消有碍中俄两国在朝鲜半岛经济野心的制裁。对于在无核化取得更大进展之前,韩朝关系应该限制在何种程度,美国和韩国之间存在着分歧,中俄两国还可能会尝试利用美韩之间的这种分歧。韩国现领导人认为,从长远来说,加强韩朝之间的经济、安全和社会联系将大大有助于核问题的解决。但特朗普总统对韩朝双方的计划表现出敌意,认为它减轻了朝鲜兑现无核化承诺的压力。

美国对中俄“三步走”和平建议的最初反应是负面的。美国官员认为,中俄路线图不均衡,因为它把朝鲜那些已经被俄罗斯、中国及其他国家政府视为非法的活动与美韩的合法自卫行动相提并论。不过,特朗普政府已经沿着这个路线图走完前两步。特朗普总统不仅去年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会晤,而且正热切期待着未来几个月举行的第二次会面。原先号称暂停的美韩军演已经长期中止。这也是特朗普总统与最近辞职的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之间关系紧张的一个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