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非洲所助理研究员

美国从非洲“撤军”了吗?

2019-01-09
A.jpg
2009年7月30日,美国非洲司令部指挥官威廉·基普·沃德将军在吉布提港建立美国军事港口安全部队期间与水手交谈。经过美国海军勒莫尼耶营和吉布提海军数月的协调,新的港口安全部队成立。

近期,美国国防部宣布,将调整在非洲打击极端组织的美军部署,以支持2018年1月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中提及的其他优先任务。五角大楼称,目前非洲司令部下辖美军约7200人,军方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将其至多减少10%。美国新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等系列重大文件,已经明确宣布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美国的战略重点是应对“大国竞争”,反恐事项退居其次。12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宣布了美国对非新战略,其中提出美国在非洲的“三大优先事项”,与其全球战略重点相一致:第一,应对在非洲的大国竞争,保护非洲国家的“经济独立”和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所谓大国竞争,博尔顿明确指出即是与中俄之间的竞争,其中中国是美国在非洲的头号竞争对手。第二,应对非洲各地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和其他形式暴力冲突的扩散。第三,确保向非洲提供的所有美国援助资金得到有效利用。

从美国政府公布的一系列重大战略文件来看,安全议题和反恐仍是特朗普政府对非洲的优先关切之一,但具有“避免直接卷入、更多依赖伙伴”的鲜明特点。“911”事件以来,非洲逐渐成为美国的新兴战场,美军通过各种方式持续渗透。美国对非外交政策甚至呈现出“轻经贸、重安全”的军事化趋势,这一趋势在中短期内恐怕不会发生根本改变。在此大趋势下,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将对非战略重新定位在更注重现实利益的政治坐标上。面对非洲猖獗的暴恐势力,当下美国的应对思路主要是“支持伙伴关系”,避免再度发生类似于2017年10月“四名美军士兵尼日尔遇袭身亡”的恶性事件。所谓“伙伴关系”,按照特朗普政府《国防战略报告》描述,即“聚焦依靠非洲当地伙伴国和欧盟,与其合作并通过他们来削弱恐怖分子”;“支持非洲国家发展抵抗暴力极端主义、贩卖人口、跨国犯罪及非法武器交易所需能力”。这在12月博尔顿宣布的美国对非新战略中亦有体现,其以毛里塔尼亚、尼日尔、乍得、布基纳法索和马里组成的“萨赫勒五国安全部队”为例,表示美国将重点支持非洲国家自身的安全能力建设,而不是联合国维和行动。

美国自非洲“撤军”,主要是针对反恐优先性下降及其具体策略的调整,并不意味着美国抽身非洲,相反,为应对非洲的大国竞争,美国仍在“静悄悄”强化非洲军事存在。美国已清醒认识到,在非洲来自中俄的竞争同样激烈。近年俄罗斯通过军售、派遣军事顾问团队,深度插足中非共和国等非洲国家,大有重返非洲之势。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迅速扩大,更是成为美国政要口中的“狼来了”,特朗普政府强调大国竞争,平衡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已成为其对非政策重要目标。

一段时间以来,国际战略界有声音认为,非洲是美国治下全球秩序的最薄弱环节,中国有可能率先从非洲取得对美战略优势。从经贸影响力来看,中国对美已有可观优势,但从军事安全影响力来看,美国及其西方盟友从未放松对非洲管控,依然拥有比中国强大得多的影响力。近期,与“撤军”伴随的是美国通过其他方式加强了在非洲的军事存在,如在吉布提等多个战略支点国强化军事基础设施建设,为未来更大的军事参与预留空间。

总之,在美国提出从非洲撤军的同时,其出于应对大国竞争而采取各种强化在非军事存在的行动仍在继续。一减一增,实则是美国军事资源的再分配与优化。可以说,军事安全这只手越来越成为美国对非发挥影响力的关键,美国军事力量不会真正从非洲“撤离”。随着时间推移,非洲也将出现类似东南亚“经济发展更多靠中国,军事安全更多靠美国”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