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不是冷战,是混乱

2018-11-16
A.jpg

随着中美之间全方位贸易战的展开,越来越多人发出了新“冷战”警告。美国政府官员最近的声明和太平洋两岸的各类权威人士肯定也赋予人们这种印象。

然而,出现一场双方划分势力范围并在两极秩序中你争我夺的冷战,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二次大战结束以来全球体系已经发生巨大演变,更有可能出现的其实是一种混乱,在这个过渡期内,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不能发挥有效的国际领导作用,其他国家则对冲、平衡和规避这两个最重要全球大国的影响。

这样一个时代远比二战后由美国主导一切的时代混乱、复杂、难以驾驶。国际自由秩序将衰退,但不会消失。一个后果是全球公共产品的配置降低,这可能影响从核武器到气候变化等人类面临的主要挑战的全球协调。但是,这种混乱与柏林墙倒塌前两个主要力量集团——一个社会主义,一个资本主义——的全面竞争是完全不同的。

当然,没有人会由于认为新冷战即将到来而受到责怪。最近,美国前财长亨利·保尔森警告说,由于中美分歧变得难以管控,它们之间有可能落下一道新的“经济铁幕”。而新冷战开始的最明显迹象,莫过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2018年10月4日在哈德逊研究所的讲话,这次讲话被比作70多年前温斯顿·丘吉尔发表的“铁幕演讲”。

在讲话中,副总统阐述了美国对华政策的根本转变。他表示,“美国曾希望经济自由化会使中国与我们和世界建立起更好的伙伴关系,然而相反,中国选择了经济侵略,这反过来又加强了它不断增长的军力”。彭斯宣称,“北京正使用一种全政府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工具以及政治宣传,在美国推进其影响力,攫取其利益”。

中国的侵略标志着一个“大国竞争”新时代的开始,在这个时代,外国正在“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使之符合它们的利益”。显然,副总统的讲话表明,一个漫长而难以管控的时期即将出现,在此期间世界上唯一拥有经济和军事手段阻止中国崛起的国家决定出手。

事实上,美国已经开始把它的对抗观点转化为具体的政策,例如新达成的美墨加协议就禁止其所有成员与中国等非市场经济国家达成自贸协定。发展融资和防务等其他政策领域的竞争也在加剧,特别是中国的海洋权益主张方面。

不过,新冷战是中美关系紧张最不可能出现的后果之一。尤为突出的两个因素是:第一,中国不是苏联,这个国家没有与美国进行直接的意识形态竞争,最重要的是它实行的是一种资本主义。

在中国式资本主义当中,国家发挥的作用比其自由主义表亲——美国要大,其部分特征是国有企业就业、国家掌控金融体系、国家有大范围的监管权限以及大规模进行基础设施和技术投资。然而,中国的资本主义也包括一个充满活力的庞大私营部门。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私人资本的积累和市场竞争。

可以追溯到康德的一个重要观点是,存在着一种“资本主义和平”,它的意思是经济上依靠市场竞争力和私人资本积累来推动财富增长的国家在本质上是被绑在一起的。全面脱钩成为两个分离自立的经济势力集团会产生极大的经济成本,没有哪个美国政府(或者中国政府)能够面对这种经济破裂而在政治上存活。

虽然不是没有批评者和某些相反的证据,但资本主义和平理论是经得起推敲的。具有极深相互依存关系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体不会倾向于彼此开战。事实上,资本主义一体化在历史上是比共同的民主规范更强大的和平力量。

即使美国选择让其经济与中国脱钩,并把中国视为另一个需要遏制的苏联,这种政策的预期目标也几乎不可能实现。与美国相比,中国现在是更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其中包括韩国、澳大利亚等许多美国的盟友。中国还是全球主要的金融大国,启动了“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等新的发展倡议。也许最重要的是,中国有充满活力的经济和庞大的消费市场。尽管在整体技术发展上仍落后于美国,但中国能提供现代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许多关键性投入。随着中国在附加值阶梯上不断攀升,它对德国、日本及其他国家高科技产品的市场需求正在迅速增加。

因此,美国遏制中国并且离间中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政策不可能取得成功。各国会对冲、平衡它们的利益。某些情况下,它们甚至会寻求在经济上与中国更深入地融合,就如美国坚定的盟友日本,以及华盛顿有意培养使之成为抵御中国“扩张主义”潜在堡垒的印度。

最后,大多数国家会尽可能回避美国让它们选边站队的做法。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正把许多盟国和友邦从自己身边赶走,特别是德国、法国和日本。这三个国家都因为对共同防务贡献有限,同时维持贸易保护行为而受到了特朗普的指责。其他国家,如东盟主要成员印度尼西亚,则坚决主张美国建议的新“印太区域架构”应具有包容性,不能以遏制中国为目的。

正如帕拉格·康纳(Parag Khanna)所说,美国的未来取决于它与中国和欧盟竞争将“第二世界”——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印度、印度尼西亚等经济实力不断增长的轴心发展中国家——拉入自己轨道的能力。到目前为止美国这方面的得分并不令人鼓舞。

两个各自为政的力量集团相互对抗,发生这种情形的新冷战可能性极小。更有可能出现的是一种混乱,而不是一个两极分明的世界。美国已经开始成为有选择性的孤立主义国家,而中国对自由国际秩序的支持不过是半心半意。

一个不稳定的过渡时代开始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利益分化支持着新重商主义者争夺竞争优势,与之并驾齐驱的,是全球企业力量与市场力量会聚而成的压力。有针对性地打击包括贸易、金融、移民和技术合作等全球主义要素将在所有主要政治经济体中变得更为普遍。

尽管如此,国家经济利益与企业力量和集成价值链的结合,会继续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缔造共同的全球命运。没有一个国家能让自己置身于这种活力之外。受到影响的将是全球领导力和全球公共产品的供应,但这个过渡时代与1990年以前一个社会主义集团与一个资本主义集团的全面竞争截然不同。欢迎来到21世纪初的混乱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