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吴正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当今世界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018-10-03
2.gif

在今年6月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讲话时指出,当前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习近平关于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论断内涵丰富,其核心是一个“变”字,本质是世界秩序重塑,全球治理机制完善,主要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世界权力转移对象出现根本性变化。自近代以来,世界权力首次开始向非西方世界转移扩散。一大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世界经济中心向亚太转移,出现东升西降的现象。国际权力在少数几个西方国家之间“倒手”的局面走向终结,百年来西方国家主导国际政治的情况正在发生根本性改变。

第二、国际格局剧烈动荡。美国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为圭臬,大搞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令美国与盟国关系发生深刻的变化。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美国与盟国裂隙扩大,甚至对着干,美国陷入了二战之后前所未有的孤立状况,与盟国关系跌入二战之后最低点。在西方国家,国家利益至上取代意识形态的趋势上升,日益成为主导盟国关系的核心因素,美国盟国正试图走上战略自主道路。

世界力量对比变化加深美国的危机感。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和俄罗斯两国确定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重点施压围堵中俄,导致中美、美俄战略博弈加剧。美国极力拉拢和分化新兴经济体国家,企图对中俄各个击破,为美国独霸世界扫清障碍。

美国在增加军费、维持军事上一超独大的同时,继续实施战略收缩,审慎对外用兵,内顾倾向上升,外交服务于国内党派斗争的意图明显,在国际关系中则更多运用制裁、极限施压等经济手段。如果说过去美国穷兵黩武,征战不断,如今美国则滥用经济制裁,任性发动贸易战。两种“战争”不但消耗美国实力,也将动摇美国一超地位的根基。世界格局正孕育着结构性变化。

第三、世界秩序出现坍塌的危险。特朗普政府试图以不平等的双边关系取代现有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美国先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等国际组织和协议,这是对国际规则的严重破坏。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政府无视WTO规则,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钢铝产品进口关税,推行贸易霸凌主义挑起贸易争端,阻挠WTO上诉机构法官遴选等,致使以WTO为核心的全球贸易治理机制陷入瘫痪境地。在其他重大国际问题上,美国置现行国际规则于不顾,以牺牲别国和世界整体利益为代价,拓展自身利益,变成一个纯粹的利益索取者。当今世界已越来越面临失序的危险。

第四、世界正经历大调整。二战之后形成的国际秩序基本上是由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主导建立的。各项法规由美国一手制定,各个国际机构也为少数美欧发达国家所把持。现行国际秩序存在着诸多不公正、不合理的弊端,与广大发展中国家所认可的以国际关系准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相距甚远。而特朗普政府则认为现行国际秩序让美国吃了大亏,肆无忌惮地破坏现行国际规则,成为当今世界名符其实的“修正主义者”。

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国家不是以推翻旧秩序为目标,而是采取和平渐进的方式,通过补充、修改和变革措施,积极完善现有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机制。这是人类有史以来首次以和平方式实现新旧秩序转变和治理模式改善。在各国相互高度依赖的情况下,这个进程所遇到的阻力之大、困难之多可想而知,注定将是百年未有之大调整。

第五、大变局要素的比拼前所未有。第四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虚拟现实以及量子科技等蓬勃发展,将深度改变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对变局发展产生重要的影响。非国家行为体作用上升,成为重塑变局的一个新的重要变量。国家治理机制、手段、执行力的比拼成为主导变局走向的主要因素。大变局要素的比拼涉及国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广度和深度令人震惊。

变局同时蕴含机遇与挑战。中国应抓住机遇,应对挑战,推动变局向有利的方向发展,为实现两个百年计划提供良好外部环境,这是我们解读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题中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