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庆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共谋发展的中菲关系

2018-04-08
1.jpg

3月20日,菲律宾外长卡耶塔诺访华,转交了杜特尔特总统致习近平主席的贺信,并热烈祝贺中国全国“两会”成功召开。卡耶塔诺是中国新一届政府成立后到访的首位外长,充分反映了当前两国关系的亲密程度。

近年来,中菲两国关系升温并取得长足进展,主要在于菲律宾新一届政府调整了战略思维。其原因,一是菲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摒弃了权力政治的西式思维。受西方战略思维影响,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及部分高官更多地将国际关系视为权力争斗场,醉心权力算计,奉行大国平衡,企图借美国“重返亚太”之机牟取南海权益,但最终不仅没占到便宜,反而致使中菲关系倒退、地区局势趋于紧张。杜特尔特上台后,一定程度上跳出了权力斗争的思维桎梏,既看到了中菲之间的争议,也看到了中菲巨大和潜在的共同利益,并采取对话而非对抗、合作而非斗争的方式,改善了中菲关系,实现了合作共赢。二是菲政府树立了以发展为中心的理念。近年来,菲律宾虽然经济增速较快,但“有增长、无发展”的痼疾仍在,基建落后、治安恶劣、官员腐败等仍严重制约经济社会的发展。为养家糊口,大批菲律宾人还被迫背井离乡,他们虽然每年创造大量侨汇支撑国内消费,但在国外却备尝艰辛,有些还遭遇虐待。杜特尔特认识到,与其卷入大国政治斗争,不如聚焦国家发展,改变经济社会发展的落后局面。为此,杜特尔特对外奉行独立外交,对内则以缉毒为切入点,以基础设施建设为重要抓手,努力打造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既吸引投资,也为国人创造更多的国内就业机会。近两年来,菲律宾治安已有所好转,而旨在改善基建的“大建特建”计划(Build, Build, Build project)也在有序推进。菲律宾学者理查德·加瓦德·海德林撰文称,“大建特建”计划无疑将会成为杜特尔特的政治遗产并将载入史册。

摆脱对抗思维,使菲律宾得以调整政策改善中菲关系。两年来,中菲关系取得了重大进展,不仅高层交往密切,政治互信持续增强,各领域的合作也得到了全面恢复与发展。2017年,中菲贸易额突破500亿美元,中国跃升为菲律宾第一大贸易伙伴,对菲投资也比上年增长了67%。其中,中国从菲律宾进口100万吨热带水果,赴菲游客达100万人次,使两国尤其是菲律宾民众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而聚焦发展的理念,则为中菲关系打开了更加广阔的合作空间。一方面,菲律宾巨大的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为中菲合作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例如,就基础设施建设而言,菲律宾未来十年计划投入1800亿美元,目前正在研究的旗舰项目就达75个,包括6座机场、9条铁路、3条巴士快速通道(BRT)、32条公路与桥梁以及4座港口等,为中菲开展基建项目合作提供了重大机遇。另一方面,中国日益庞大的市场规模与更进一步的开放政策也为菲律宾经济的长足发展提供重要机遇。与美国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优先”和奉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不同,中国主张“共商、共建、共享”的经济合作新理念,强调在经济合作中各国都是平等的参与者、贡献者和受益者,而这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即“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正如中国领导人所表示的,“欢迎各国搭乘中国发展的列车,不管是搭快车还是搭便车”。为了让菲律宾在与中国的经济交往中获得更多实利,中国驻菲大使近日还鼓励菲律宾扩大对华出口。

显然,对话、合作、发展、共赢已日益成为中菲关系的主流,但是,菲律宾国内仍有一些人或出于无知,或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极力诋毁杜特尔特政府的对华政策,例如制造所谓的“宾汉隆起”争议,以及给中菲探讨南海共同开发制造舆论压力等等。其实,就“宾汉隆起”而言,菲律宾国内的某些人大可不必紧张。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多次强调:“中方充分尊重菲方对'宾汉隆起'海域的权利”,且“关于这一点,中菲之间过去不曾、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争议”。而至于南海共同开发,其实也是一件值得探讨的事情,其对化解南海争端、实现地区和平繁荣显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菲律宾学者卢西奥·布兰科·皮特洛近日也撰文指出,在那些存在争议海域的东南亚国家中,菲律宾是唯一没有与邻国进行共同开发的国家。他不仅强调“共同开发是一种务实做法”,还分析了共同开发在菲国内和国际法律上的可行性,认为“共同开发原本不应在菲国内引起争论”。他甚至以东帝汶都能与邻近的大国——澳大利亚开展共同开发为例,反讽国内某些人反对与中国共同开发的不自信与不务实。

总之,寻求国家富强与人民安康是备受西方殖民之苦的东方国家百年来的共同梦想。过去50年,东盟国家通过搁置争议、平等协商、联合自强等充满东方智慧的“东盟方式”创造了“东盟奇迹”,同样,中国与菲律宾之间也能够通过东方式的智慧,巧妙化解争端,共谋发展,合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