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吴正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印太”构想成不了气候

2017-12-27
S2.jpg
在电话会议中,特朗普承诺美国将继续成为印度长期可靠的能源供应国。 照片为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前的合影。 (照片:美联社)

近来,美国政府高层频频发表谈话,鼓吹以“印太”取代“亚太”,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构想。背后的潜台词是要联合“相同价值观”的国家,共同牵制中国的发展。从各方情况来看,“印太”构想只是空洞的概念,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战略体系。

首先是“美国优先”与“印太”构想的主次之分。在特朗普语境里,“美国优先”是纲,而“印太”构想只是目。特朗普抵达亚洲之行的第一站日本后,立即发表演讲声称,此行将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以及与盟友之间的合作,力争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颇有些先声夺人之势。

美国舆论界普遍认为,在国务卿蒂勒森和总统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先后高调发表“印太”讲话,为特朗普演讲预作铺垫之后,特朗普在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将完整地提出一整套“印太”战略构想,作为未来几年美国亚洲战略的基础。然而,特朗普只是蜻蜓点水,与参会者分享“印太愿景”和“印太梦”。而演讲的大部分时间依然老调重弹,大谈特谈美国遭受贸易不公正待遇,被别国占了便宜,要大幅度削减贸易逆差等等,并没有涉及“印太”战略以及“印太”战略的宗旨、目标和实现的路径。可见,“印太”只是构想,并没有形成系统的战略。

事实上,“美国优先”才是特朗普的最大战略,解决贸易逆差是其执政的根本目标,尽快拿出政绩,向选民有个交待是其外交的重中之重。相较于“美国优先”战略,“印太”构想只是次要从属的,或者带有点缀性质,以安抚国内战略界和舆论界的诉求,拉升国内低迷的民众支持率。

无怪乎,参加美日印澳四方会晤的官员只是工作层级,主持人是日方官员,会后也没有发表联合声明。所有这些安排都显得十分低调。再说,四方会晤明摆着是冲着中国来的,如果大张旗鼓地搞,必然会影响中美合作和特朗普访华,所以只能在大而空的原则之下模糊处理。

此外,作为“印太”构想的机制保障,四方会晤的前景不明朗。四方会晤以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太”为主题,涉及基于规则的亚洲秩序、自由航行、遵守国际法、互联互通、海洋安全、朝核和反恐等七个议题。议题空泛,无实质内容,会晤也没有形成共识。会后各国发表的声明各不相同,有照本宣科的,有有所取舍的,透露出不同的政策取向。印度删除了自由航行、遵守国际法、海洋安全等三项,而日本则省略了互联互通。这决非是疏忽大意,背后有深层次的政策考量,值得深入研究。在互联互通问题上,日本做法可以理解,因为日方已表示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美澳印声明虽都提及互联互通,但各方的立场又各不相同。美方强调互联互通融资要符合国际法、国际标准、审慎融资政策;澳方刚刚发表的外交政策白皮书认同“一带一路”倡议;印方坚持不接受“一带一路”的立场。显然,相同的价值观并不等同于相同的利益取向,更不等同于相同的政策取向。四国在七个议题上是同床异梦,各有各的“小九九”,很难捏到一起去。

再者,特朗普政府说一套,做一套,令其公信力和领导力大打折扣。特朗普政府奉行贸易保护主义,退出TPP,重新谈判美韩和北美自贸协定等,所有这一切都与“印太”构想格格不入。很难指望其他国家会追随美国,参加构建“自由开放的印太”行列。

最后,中国塑造国际事务的能力已今非昔比。十年前,美日印澳四国也是在日本的游说下,在同一地方马尼拉举行局长级磋商,希望在印太地区建立新的战略对话机制。但是由于中国反对,开了一次会就不了了之。

十年之后,这四个国家都成了中国紧密的贸易伙伴,而且中国是每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印太地区乃至全球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中国。四国要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区域之间搭建一个战略弧,实现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里的两洋联动,以制约并延滞中国的发展,这是中国绝对不能接受的。十年前没有办到的,十年后也不会办得到。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四方会晤如十年之前一样,也没敲定下次会期的日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四国会晤机制,哪儿来的“印太”构想?更谈不上“印太”战略了。

马克吐温说,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有惊人的相似。“印太”构想,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成不了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