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尹承德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对华关系:美外交政策主要亮点

2017-11-09
S3.jpg

11月8日,特朗普总统应习近平主席之邀将开启访华之旅。这是中美两国元首继4月佛罗里达海湖庄园会晤、7月汉堡G20峰会期间会晤之后,年内交往三步曲的压轴戏。此访将进一步从战略上增进两国和两国元首的相互了解和信任与友谊,取得实质性成果,推动双边关系迈上新台阶。

鉴于特在竞选期间和入主白宫之初,多次显示了对华超强硬态度,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他当政后中美关系将发生较大挫折甚至可能倒退。现在半年多过去了,事态发展与之相左,中美关系出现了历届美国总统上任第一年罕见的积极进展。特朗普在历届新总统中创造了多个“第一”:第一个在上台不到三个月就邀请中国元首赴美与其会晤,并以此为标志在最短时间结束了他上台后双边关系的磨合期;第一个上台不到一年即访华,并在年内同中国元首举行三次会晤;第一个在任内第一年即拒见“访美”的达赖喇嘛,达赖集团因此抱怨被美当作用完即扔的“擦桌布”,等等。以习特海湖庄园会晤为基础,年内中美关系取得重要乃至某些突破性进展。“庄园会晤”使两国元首建立了个人友谊和良好的工作关系,特朗普称他同习近平主席建立了“非凡的友谊”,相处“非常愉快”,这是很不寻常的,为两国关系的良性发展奠定了政治基础。两人宣布两国建立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制定了加强双边经贸关系的“百日计划”,这是前所未有的。各个对话机制都卓有成效地进行了首轮对话,“百日计划”取得了预期的成果,推动双边关系得到全面提升。这些为两国关系行稳致远开了一个好头。

中美关系的积极变化反映了特朗普在涉华问题上发生了两大转变,一是他的对华认知从主观性浅层次到客观性深层次的转变,二是他对华政策由非理性的感情冲动型到建设性务实主义型转变,因此特朗普从对华比前任更强硬变为比前任更友好。这种转变是由多重因素促成的。

其一,修好对华关系同其“美国第一”的施政理念相契合。中国经过近40年快速发展,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都已跃升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国,中美关系是影响美国发展与安全全局的主要外部因素。特别是两国在经济上高度相互依存,结成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利益共同体。据美国商会统计,中美整体经贸关系为美国提供了约260万个就业机会和5600亿美元的大市场。中国以美元为基础的庞大外汇储备和购买1万多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对维护美元的国际基础货币地位和平衡政府预算至关重要。特朗普要实现“美国第一”的目标,离不开同中国的合作。

其二,中国正确政策的感召作用。中国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和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打破了“强国必霸”的历史旧律,跳出了同守成大国争斗的“修昔底德陷阱”。习近平主席亲自向特朗普总统阐述中国的和平国策,强调中国崛起不会对美国和任何其他国家构成挑战和威胁,只会为其繁荣发展作出更大贡献。同时,中国对特朗普在特定时间对华过激以致挑衅态度保持战略定力,冷静以对,没有针锋相对以牙还牙,而是作出有理有利有节的回应,既坚持了原则立场,又给特朗普留面子。这些有利于推动特朗普迅速正面调整对华立场。

其三,特朗普创造政绩的需要。特朗普在外交上强调“美国第一”,推行有失偏颇的政策,四面出击,同包括盟国在内的诸多国家关系恶化,外交施政基本乏善可陈,引起国内不满。为挽回影响,突显其治国能力和政绩,需要制造外交重点、闪光点。选择改善同世界第二大国中国的关系就成了其“外交突围”的主要着力点。

其四,特朗普是纯商人出身,为美国政坛的非建制派,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色彩较淡,对坚持和平发展的中国崛起成见较少。

特朗普政府发展对华关系有一个良好开局和起点。但毋庸讳言,在他任内中美关系也不会一帆风顺。美发起对华贸易调查和推出南海巡航年度计划就可能对中美关系造成冲击。特朗普作为美国统治集团的代表,不会根本改变对华“接触加遏制”政策。但促使特朗普修好对华关系的主客观因素不会消减,在其任内中美以合作为主和两国关系将好于其前任的态势不会改变。中美关系总体向前向上发展的势头将继续并可能进一步抬升。